媳婦好難追 作者:小香蔥

作者:小香蔥
  夏凌在娛樂圈混得風生水起,卻也混了個聲名狼藉。
  她花邊新聞不斷,屢屢占據各大門戶網站的頭條,熱度居高不下。向來一笑置之的她,現在慌得一批。
  原因無他,暗戀近十年的溫書驀地就成了她助理。
  她越追,她越逃。越追,就越逃。
  精心策劃的撩妹十八式全成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追妻每每受挫的夏凌都要在小本本記下一筆,我這是造的什么孽啊。QAQ
  CP:看似多情實則忠犬的小可憐攻*外表軟萌技能爆表的叮當貓受
  內容標簽:都市情緣 情有獨鐘 娛樂圈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夏凌,溫書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靜靜,我可能要辭職了。”
  傍晚的天空并不陰暗,反倒澄澈得分外明亮。
  被夕陽籠罩的半山別墅區沐浴在晚霞中,連屋瓦草木都染上一層薄薄的紅暈,一如溫書白皙透粉的臉頰。
  爬了將近半小時的山坡,溫書氣息不穩,連說話都是喘的。
  半山別墅區治安森嚴,未登記車輛不讓進門,出租車只能將她放在小區門口,由她自己走到別墅的a區10棟。
  溫書耳邊掛著耳機,攥著紙巾擦去額角的細汗,氣喘吁吁“干不下去了。”
  邱藝靜聽著那端細密的喘息聲,一愣“怎么了。”
  “婭姐把夏凌房子的鑰匙給我了,她讓我做好準備。”
  那端沉默,溫書不聲不響又拋下一枚重型炸彈“我現在就在去夏凌家的路上……”
  “等等。”邱藝靜艱難消化完這一連串的消息,瞠目結舌“你才做夏凌的助理多久,三天?”
  溫書補充“今天是第四天。”
  “……”邱藝靜舔了舔干燥的唇“她有沒有說你去夏凌那兒做什么?”
  “沒有,她只讓我做好準備。”
  準備——
  邱藝靜難得慌張了。叫入職三天的新員工去老板家里準備一下,是想做什么?
  眾所周知,夏凌是演藝圈難得顏值與實力兼備的三料影后,年輕輕輕就拿下飛天獎、金龍獎及百花獎這三大重量級獎項,合作過的導演及演員都對她贊不絕口,揚名國內外。
  與夏影后名氣并駕齊驅的還有她的私生活。
  傳言夏凌私底下亂得不行,放眼整個娛樂圈,凡是臉不錯或身材不錯的藝人都被她給睡了。
  男女不限,葷素不忌。
  無論是清純掛還是妖艷掛通通都是她的菜。
  邱藝靜想著溫書那張人畜無害的小臉,臉上難掩擔憂。
  夏凌要是想對溫書下手……
  轉眼間就到了第9棟,溫書將手里擦汗的紙巾揉成一團,道“我掛了。”
  “誒——”
  “興許沒我們想得那么糟。”
  溫書信手一擲,紙團精準躺到垃圾箱里,她拍了拍手“夏凌她連我長什么模樣都不知道,我準備什么。”
  電話掛斷,邱藝靜只得咽回沒來得及出口的話。
  興許成為夏凌工作室一員的必要條件就是給老板暖床呢。
  夕陽西下,斜陽將山坡上的影子拉得越來越長,溫書從包里摸出鏡子,對著鏡子檢查臉上的妝。
  鏡中人眼含春水,面若桃花,巴掌大的小臉就如花骨朵般悄然綻放,誘人采擷。
  這未免太艷麗了些——
  溫書蹙眉,拿紙巾抿掉大半口紅,唇瓣恢復成原本的淡粉色。
  她隨手將及肩的卷發扎成馬尾,皮筋綁住,走進10號別墅花園似的庭院中。
  抬頭往上看,是一幢頗為氣派的復式別墅,幾扇歐式雕花小窗將窗簾拉得密不透風,隱約透著詭異,給人以“進得去卻出不來”的感覺。
  溫書抿唇,掏出鑰匙進屋。
  玄關燈應聲而開,溫書下意識一咯噔,后知后覺是自己嚇自己后,她脫去帆布鞋赤腳踩了進去。
  七月的天,外面太陽毒辣,別墅的地板卻仍鋪著一層厚厚的地毯。
  溫書皙白的雙腳陷進地毯里,悄無聲息。
  大概走到拐角處的樓梯,溫書停下腳步,不打算往下走了。
  一是不太禮貌,二是——
  整棟別墅透著詭異的安靜,四下皆昏暗,許是心理作用作祟,這兒活像電視劇中的兇宅。
  溫書退回沙發的位置,坐了下來。
  墻上的時鐘緩緩指向六點,溫書視線落及室內。
  裝修風格整體偏北歐現代,偶有幾個比較大膽出挑的顏色,醒目在大片的明黃色和暗灰色輝映之間,破壞這片低調的奢華。
  這里沒人。
  溫書收回視線,拿手機給夏凌的一助沈青撥去電話。
  響了許久,才接通。
  溫書率先出聲“沈姐姐好,我是溫書,前幾天是您面試的我”不卑不亢的嗓音,聽來很舒服。
  沈青想了會兒才想起來“噢,什么事?”
  “是這樣的,婭姐讓我來夏凌家準備一下,可我第一次接任務太緊張,一時忘了婭姐讓我準備什么。”
  準備什么——
  其實就這個問題溫書問過劉婭婕三次,可她每次都含糊其辭,眼神躲閃,不像交代一項正經任務。
  當著沈青的面,她這個新來的小透明自然不能說老人的壞話,只能將鍋往自己身上甩。
  沈青“你到夏凌家了?”
  “嗯,快了。”
  沈青沉吟了會兒“夏凌她這時候估計還在飛機上,你開門進去,把衛生打掃一下,開窗通通風,走的時候記得把窗戶關上,再把中央空調打開就行了。”
  溫書一怔“……好的。”
  “噢。”沈青又想起什么“記得別亂動東西,也別隨意挪位置,夏凌最討厭這個。”
  “好。”
  和溫書預想的很不一樣,她自嘲笑了下,放眼縱觀整間別墅,估算打掃要花的時間。
  單純就這半開放式的廚房而言,沒半個小時絕對拿不下。
  沿著拐角處的樓梯往二樓走,溫書決定先去臥室通風。
  沿路一直走到走廊的最里間,有一間臥房房門半掩,溫書半遲疑著推開門。
  門推了一半,愣住。屋內有人。
  正對著房門的暗灰色大床上,一身穿紅色吊帶睡裙的女人背對著她,垂散著一頭棕色微卷的長發,大開著雙腿騎在一只棕色的熊玩偶身上。
  溫書從后只能看到她細膩白皙的雙腿。
  倏地,她匐下腰,手撐在熊的兩側,腰肢軟得像一條蛇。紅色裙擺上移,露出丁點裹住蜜桃臀瓣的淺粉內褲。
  溫書紅著臉別開眼去,不經意間瞥見她連蜷縮在后的腳趾尖都是粉色。
  如貓嚀的呻吟劃破臥室的寧靜,緊隨其后的是她愈漸放肆的喘息聲。如鼓點,密密麻麻撞擊著她的心。
  溫書攥著拳頭,緊閉著雙眼,紅著耳根聽完了一整場床戲。
  結束時,夏凌探長手將床頭柜上的dv取過來,盤著雙腿坐在床上,檢查她剛演的這段床戲情感表達是否到位。
  播到一半時,鏡頭里突然出現一個人。她嚇了一跳。
  夏凌轉過頭去,被汗濕的額發還濕濕嗒嗒黏在額際,性感的紅唇輕張著,胸脯起伏,眼睛卻是一動不動盯著溫書。
  溫書視死如歸地閉了閉眼,深深鞠了一躬“夏姐您好,我是新來的助理,我叫溫書。”
  溫書。夏凌同時在心中默念這個名字。
  她眼神掠過面前這女孩的每一寸肌膚,輕張的下嘴唇微微顫抖著。手指需死命攥著身下的床單,才得以沒在她面前失態。
  幸虧溫書還在鞠躬解釋她的罪行,從始至終沒抬起頭。
  夏凌邁腳下床,赤腳踩在白色柔軟的地毯上下意識踉蹌了下,又很快理著裙擺站直,走上前去。
  “嗯,我知……”
  聲音還藏著些情欲中的甜膩,夏凌懊惱側過頭去,悶聲咳了兩下。
  溫書終于抬起頭看她。
  堪堪及腿根的吊帶睡裙,欺霜賽雪的白皙肌膚,還有前凸后翹的惹火身材……私生活混亂不堪好像還很合理的。
  這樣的尤物被一個人獨占太可惜了。溫書腦中不由冒出這種念頭,又及時甩了甩頭。
  兩人對視,尷尬上頭,溫書一下子紅了臉。她極快挪開視線,解釋“我以為您還在飛機上。婭姐讓我來幫您打掃衛生。我以為臥室沒人。”
  亂七八糟解釋一通,夏凌的注意力還是她紅潤的臉頰。
  當著她的面,她剛剛在做什么?
  這次出國是去試一部電影的女一號,導演對她其他地方都挺滿意,唯獨對床戲頗有微詞。嫌她對男主角不夠主動,還嫌她太放不開。
  試鏡提早結束,夏凌索性訂了更早的航班回國。
  從機場到家,本想好好睡一覺倒時差,誰知腦中總是想起那場如鯁在喉的床戲,不甘心,索性找來dv和玩偶熊在床上演練。
  誰知……
  “剛剛是在演戲。”夏凌有些局促,轉身指著那玩偶熊給她看“有一場戲不太滿意,一直在想怎么演好。”
  溫書垂在地上的視線一凝,眼睫顫動。
  她是在解釋嗎?
  她抬起頭,微笑“嗯,您演的很好,我被吸引到了。”
  ……確定不是嚇到嗎?
  夏凌觀察著她的表情,發覺她也在偷偷看她,暗咬著紅唇移開視線。
  溫書尷尬閉了閉眼“那夏姐……我先去忙了。”
  她繞過她想去開窗通風,驀地被她叫住,溫書背部一僵。
  夏凌也不想糾結這種問題,但她聽起來實在別扭“你為什么叫我……姐?”
  誠然,面前這人尤其顯小。
  巴掌大的小臉,杏眼大而清澈,嘴唇小而飽滿,還是淺淺的粉色。清新淡妝勾勒得五官尤其精致,低馬尾和素色連衣裙,說是高中生都有人信。
  但,還是不應該叫姐。
  溫書有一瞬間的愣神,隨即道“抱歉,我自作主張了。”畢竟是女明星,或許對年紀很敏感。
  夏琳懊惱萬分。“沒事。我的意思是,叫我夏凌就好。”
  “夏……”溫書一時間喊不出來,沖她笑了下。“我先去忙了。”
  “好。”
  溫書開完窗就出去了,夏凌回想起剛才的見面,連磋磨演技的心思都沒了,給沈青打去電話。
  “溫書怎么回事?”
  “你在家啊?什么時候回來的。”她很驚訝。
  “嗯。”夏凌答得敷衍,性急又問了遍“溫書怎么回事?”
  “新招來的助理。怎么,你不滿意嗎?”
  “沒有。”夏凌煩悶扶額。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