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修羅場 作者:柒殤祭

作者:柒殤祭
  江靜影以為離婚后,從此與魏沉璧再不相交。
  直到“魏沉璧拿下金鳳獎后遇難”消息鋪天蓋地,又被她的助理找上門來。
  “我們用過很多方法,始終無法喚醒她的意識,請問您能來試一試么?”
  她沉默許久,終于頷首。
  *
  進入對方意識的頭一天,江靜影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刁難”。
  酒吧內。
  她左手被二十歲模樣的魏沉璧拉住,對方紅唇似火,裙擺搖曳,勾著她的下巴問:
  “怎么現在才來?”
  右邊不遠處,十八歲左右的魏沉璧隔著人群,遠遠地看著她,沉默地抿著唇,仿佛當面確認戀人的背叛。
  夾在中間的江靜影:“……”
  這是哪來的修羅場?!
  【我愿從此長眠不醒,只為在天光盡頭再次擁抱你】
  閱讀須知:
  1.感謝我親愛的同桌做的封面,本人御用美工=w=
  2.喜歡我就收藏我吧!
  3.1v1,he,巨甜。
  4.推薦我夾的文,特好看!《跟情敵保持距離失敗》by一只花夾子!給我去看!!!
  內容標簽:破鏡重圓 婚戀 甜文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江靜影,魏沉璧 ┃ 配角:LJ公司全員,群眾 ┃ 其它:修羅場那些事兒,刺激就完事兒了

第1章 重逢
  “針對魏沉璧遭遇車禍一事,記者近日再次致電了LJ公司,7月21日,魏沉璧斬獲第104屆金鳳獎最佳女主角后,回家途中不幸遭遇車禍,一行4死5傷……”
  “……現在讓我們連線智慧生物科技公司,該公司推出的‘喚醒’技術是目前唯一能夠讓長期昏迷患者及植物人清醒的技術,目前大眾猜測魏沉璧依然在昏迷期,不知這項技術能否提供幫助……”
  電視新聞上,女主持人用略有些惋惜的聲音背著稿,是客廳里唯一的聲響。
  電視外,北歐風的灰白色調家具將整個屋子飾得格外冷淡,就連雙人沙發上坐著的那個一身正裝的身影也同樣如此——
  純白的上衣只有簡單的緞帶為花邊,好在她腰身勁瘦、事業線完美、脖頸修長優雅,將這正裝穿出了堪稱完美的效果,室內最亮的顏色,竟然在她的耳墜上。
  鏤空的纖薄純金葉子層層疊疊,線條靈動恣意,微微搖曳,成功將她那近乎冷淡、不近人情的冷漠氣質,轉為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禁欲意味,平白引得人生出探索心。
  此刻,她正微斂著眼眸,拿著薄薄的黑色手機,指尖在屏幕上不時按動輸入什么,神色里看不出情緒,瞧著像是在處理公事。
  于是,旁邊單人沙發上的來客頗有些坐不住了,身子小幅度地在沙發里晃了晃,她笑著再次開口喊道:“江……小姐?”
  朱莉自打進了這屋子,就像是被人憑空從盆地丟到高原那般,感到一陣窒息和缺氧,而讓她產生這種感覺的,正是這房子的主人,坐在另一側的江靜影。
  三年前,她作為貼身助理被公司分到魏沉璧身邊,但從未聽對方提起過眼前這人,直到如今魏沉璧出事在醫院昏迷不醒,公司耗費大量人力財力,暗地里到專門的機構里尋找精神力與之匹配的“喚醒者”,試圖利用最新的技術進入魏沉璧的精神世界將她喚醒,結果卻都宣告失敗。
  不得已之下,公司給她派了一個任務:
  拜訪DL集團的現任執行官,江靜影。
  公司內部資料曾顯示,此人曾與魏沉璧維持過一段長達三年的婚姻。
  更重要的是,她的精神力與魏沉璧的匹配程度是最高的SSS級,如果連她都無法成功,LJ公司只能忍痛失去魏沉璧這棵搖錢樹。
  朱莉在來之前,對這位江小姐有許多猜測,她想,能讓魏老師在許多年前偷偷帶著人在一個爪哇小國領證,甚至藏了那么多年沒再提的人,會是遺失的白月光,還是不愿觸碰的黑歷史?
  直到見到眼前這人——
  年輕,沉穩,精英風范盡顯。
  沖動二字似乎與她半點沾不上邊,愛情、婚姻之類的字眼更是于她遙不可及。
  朱莉心中不禁有些沮喪,她想,是后者吧。
  也許當年這位江小姐與沉璧,是出于什么特別的目的而不得不走一段形婚。
  她心頭開始打鼓,覺得說服對方來幫忙的成功率,變得更渺茫了一些。
  果不其然,就在朱莉出聲之后,江靜影只稍微一抬眸,黝黑的瞳仁如落入寒芒,語氣冷淡道:“稍等。”
  朱莉只能不報希望地等著,眼看著對方又敲了幾分鐘的手機,而后還到陽臺上打了半小時的電話。
  她沮喪地看了看墻上貼著的黑色大鐘,絕望地看著那指針離午飯點越來越近——
  “刷拉。”
  陽臺上的透明門再次被拉開,江靜影耳側略微帶卷的長發被門外的逆風吹得飛起,她動了動唇,聲音還是一貫的冷冽:
  “什么時候開始?”
  “我暫時請一周假,夠嗎?”
  朱莉愣了愣,很快,她的眼中迸出希望的光芒,從沙發上彈起來,她對江靜影用近乎感激的語調說道:“暫時夠的!如果您同意的話,最快今晚九點可以安排!”
  聽見她的話,江靜影安靜了一會兒,才從喉間溢出一聲差點讓人捕捉不到的回答:
  “嗯。”
  ……
  私人醫院內。
  江靜影隔著透明玻璃看向室內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印象中熱烈而張揚的顏色如今被鋪天蓋地的雪白圍繞,終于黯淡了幾分。
  她安靜地躺在病床上,闔著的眼皮擋住了那雙靈動的眼眸,只依稀能從那氧氣面罩霧白的遮擋里辨出,她的模樣比起多年前又成熟稍許。
  三年來,江靜影只隔著無數個屏幕看過這張臉,如今是現實中兩人離得最近的一次,只是……
  對方卻如此虛弱地躺在病床上,透明的氧氣罩里呼出的白霧一聚一散,平白讓人覺出脆弱來,那人就這么靜靜躺著,不知外頭世事天翻地覆。
  朱莉硬著頭皮湊到江靜影身邊,同她說一會兒進入睡眠艙之后的注意事項:
  “……潛意識世界非常危險,尤其魏老師的精神力很強,一般人的精神世界至多三重,魏老師的卻還未探測出來,因為先前請來的喚醒者至多走到第二重……”
  “她意識不到自己在沉睡,不可以強行提醒,否則會被潛意識排斥,最好順應她的意志……”
  “根據之前幾位‘喚醒者’的記錄來看,第一位‘喚醒者’剛進入就被滔天海浪淹沒,窒息而出;第二位進入的是舞臺場景,因為接不上希臘話劇臺詞被其他演員一劍刺死;第三位……”
  念到前人經驗的時候,朱莉的聲音越來越小。
  她偷偷打量江靜影,不覺得眼前這位DL執行官像是個游泳健將,于是保存著一絲僥幸問道:“您有觀看話劇表演的業余愛好嗎?”
  江靜影淡淡撇她一眼,話語和眼神一樣涼:“沒有。”
  朱莉:“……”
  她擠出笑容,不知是否在自我安慰:“沒關系……您和魏老師匹配程度高,可以進入她的潛意識世界三次,加、加油。”
  江靜影略微彎了彎唇,不知是不是被她那句自己都虛的“加油”所逗笑,準備進入睡眠艙之前,她又回頭看了看病房內的人——
  多年不見,不知道這人的求生欲,是否還和以前一樣強。
  ……
  江靜影閉上眼睛,意識在黑暗中不斷地下沉。
  那過程漫長又難捱,讓她連呼吸都忘了,等到失重感傳來,腳底碰到地面,才被嗆得咳了咳,睜開眼睛,目光里帶了一層淺淺的茫然。
  聲音、色彩一同回歸,炫目的彩色燈光從四面八方閃來,周遭人在喧天的音樂聲里甩著頭發扭著腰,還有人從她的身旁匆匆跑過,狠撞了一下她的肩膀。
  江靜影霎時一踉蹌,下意識地抬手撐住面前的尖角桌臺,看了看周圍,立刻反應過來這是什么場景——酒吧。
  沒有滔天的洪水,也不必她念什么奇怪的戲劇臺詞。
  江靜影莫名松了一口氣。
  下一刻,有人從后面搭上她的肩膀,大紅寇色的指甲襯得手指格外白,江靜影順著這力道轉身看去,霎時間瞳孔一縮。
  來人海藻般的長發披散,大波浪的曲折處透出暗藍的色紋,黑曜石的菱形耳墜隨著動作的晃動隱約反射出星點光芒,黑發、紅裙、包括深色的口紅,都顯出她皮膚像是白瓷一般透亮,仿佛海-妖登臨人世。
  那人傾身過來,鎖骨處的透明魚線串著的一顆細珠子恰好從陰影凹陷處落出,前后輕輕晃了晃,晃得江靜影有些發暈,喉頭動了動,遲疑著喊出那個名字:
  “魏……沉璧。”
  后兩個字被滔天的音樂聲掩去,誰也聽不出她有些發澀的語氣。
  那人沖她張揚地笑,眼角眉梢都寫著纏綿,食指略勾了勾她的下巴,恰在音樂切換時,好整以暇地問道:
  “怎么現在才來?”
  “等你哄我,怎么這么難,嗯?”
  江靜影怔了怔,仿佛一個未拿著劇本就對上鏡頭的演員,面上不禁出現幾分無措。
  說話間,魏沉璧打量著眼前人的衣著,不知道這人穿著這樣一套刻板的西裝是怎么被門口酒保放進來的,倒是耳墜選的不錯,她抬手輕輕彈了彈江靜影的金葉子耳墜,笑著罵她一句:
  “老古板。”
  彼時音樂聲又響了起來,江靜影聽不清她的話,只疑惑地對上她的眸光。
  看到她黑漆漆的眸子里泛出的與冷傲模樣截然不同的單純無辜,魏沉璧心中登時有些發癢,不由瞪她一眼:“每次哄我都來這一套,不就是想騙我親親你嗎……”
  什么?
  江靜影有些愕然。
  還未來得及反應,已被對方抓住前襟衣領,雙唇貼來的剎那,江靜影被這久違的柔軟攫取,一時間雙眸有些失神,就被人破了防備,肆意掠奪柔軟、攻城略地。
  燈紅酒綠的角落里,兩人的呼吸聲近距離地交融在一起,和著背景音樂的鼓點聲,不知是誰的心跳先亂了,跟著那越來越快到的鼓點節奏一同響起。
  直到一吻結束,江靜影唇瓣微啟,緩緩喘氣,下意識地抬手按在魏沉璧的肩頭,阻止對方再來一次的動作——
  亂了。
  都亂了。
  她明明是來喚醒這人的,為什么自己倒先在對方的世界里沉淪?
  江靜影深呼吸了幾口氣,正想弄清楚眼下的境地,好想出應對法子,卻在下一瞬,感覺背后發涼,仿佛被一條毒-蛇盯上。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