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相愛,為民除害 作者:清湯涮香菜

作者:清湯涮香菜
池小姐眼中的景小姐:狐貍精暴發戶
景小姐眼中的池小姐:財迷拜金女
一次意外過后,她們看對方的眼神開始變了……
兩個口嫌體正直的女人日久生情的愛情故事(日是動詞)
清晨,某酒店,總統套房的大床上……
池嘉穿好衣服:“景芮,就算全世界男人和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會看上你!”
景芮:“麻煩池小姐記住自己說過的話,以后別再來找我。”
次日,清晨,某酒店,總統套房的大床上…
池嘉穿好衣服,“我警告你這是最后一次!”
景芮:“池小姐,我也不想有下次。”
若干天后,兩人酒吧相遇。
景芮:“身份證帶了嗎?”
池嘉:“帶了……”
主CP:炸毛貪財小設計師X性感多金餐廳老板
副CP:歡脫癡情設計總監X溫婉可人御姐總裁

[入坑須知or避雷]
1.主副CP都是先做后愛,簡單粗暴,不喜勿入;HE,不拆CP;
2.非現實向的輕松甜文(總裁有很多時間談戀愛的那種),劇情偏騷氣帶顏色;行業描寫非專業,見諒;
3.有直掰彎情節,但不存在被男人傷才去選擇女人,愛一個人無關性別,僅此而已;

內容標簽: 都市情緣 歡喜冤家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池嘉;景芮 ┃ 配角:寧淺;溫堇;云昕;簡奕

第1章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開始更新啦,今年主要在寫偏暖甜的文,所以這次換個風格,寫一篇偏沙雕甜的。雖然《等你說愛我》寫過池景CP的故事,但還是建議獨立閱讀這篇文,細節上可能有些出入。另外,入坑前先看文案的跳坑須知哦~祝追文愉快,么么噠~~~
  開新小福利:香菜會在本章評論中隨機抽選五十名小天使,明晚八點各送出紅包一個,金額20晉江幣——1000晉江幣不等(扣手續費前)。
  盛夏傍晚,除了悶熱,還是悶熱。街頭的流浪狗吐著舌頭,呼哧呼哧走過。
  今天是七夕,傳統情人節。
  爛大街的情歌,滿世界的玫瑰,還有出雙入對的小情侶,空氣里彌漫一股戀愛的酸臭味。
  “師傅,就停在這。”一個穿著淺色休閑襯衫的女孩從出租車后座鉆出,腳步匆忙,似是有急事在身。
  天空愈發昏暗,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此刻,街頭歌手正抱著一把吉他,溫柔而深情地彈唱著,“我聽見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歌詞相當應景。
  在這個特殊的節日,池嘉覺得自己可能被綠了。
  站在華燈初上的街道,池嘉揚手擦了擦頭上的雨滴,邁著滿是火藥味的步伐,沖進了一家名叫“九號”的餐廳。
  方才那位抱著一大捧紅玫瑰走進餐廳的男人,是她交往快一年的男朋友江慎,但很明顯,那束花不是為她準備的。
  要不是今天提前收工,池嘉一路尾隨江慎到了這里,還趕不上這么一出好戲。
  九號是L市頗有名氣的小資餐廳,池嘉從來沒來吃過,卻也知道他們家的招牌菜是什么。還有,據說九號餐廳的老板是個實打實的大美人,所以生意才這樣火爆。
  在如今這個看臉的社會,顏值也是資本。
  “小姐,請問您有預約嗎?”服務生溫和有禮的接待,哪知道迎來的卻是一位勢如猛虎的客人。
  “我找人。”池嘉干脆利落甩下三個字,徑直沖進了餐廳。
  “哎!小姐……”
  餐廳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復式兩層,布置得頗有情人節氛圍。
  出于職業病,池嘉第一反應竟然是這家店的裝潢設計可圈可點,但她今天是來捉奸,沒時間細細欣賞。
  19號桌,池嘉很快發現了目標,她并沒有立即采取行動。
  果不其然,江慎正把那捧騷氣滿滿的紅玫瑰,往一個女人的手里送,而那個女人……
  池嘉愣在原地,對方很漂亮,漂亮得就像狐貍精本人,尤其是玲瓏有致的身材,在黑色緊身裙的包裹下,勾勒著幾乎完美的曲線。
  那是女人最嫉妒的身材,對于胸前一片坦蕩的池嘉而言,更是如此。
  池嘉突然升起一股挫敗感,都說輸人不輸陣,她恨自己今天沒有好好擼個妝,再盛裝打扮,這會兒穿著襯衫牛仔褲灰頭土臉就跑來了,多沒氣勢。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真的被綠了!
  站在19號桌前,景芮打量著眼前正向自己送花獻殷勤的男人,紅唇勾著淺笑,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眉眼如畫,但又多了幾分嫵媚,五官搭配在一起恰到好處,薄唇輕抿,成熟中帶著慵懶性感的韻味。毋庸置疑,這樣的女人笑起來,非常令人賞心悅目,且勾人。
  就連一旁的池嘉也默認了對方夠漂亮,但漂亮又怎么了?一看這面相就是狐貍精,池嘉目不轉睛盯著19號桌方向,越發篤定了自己內心的想法。
  “送給你的。其實每次來這吃飯,我都在關注你,你真的很漂亮。”江慎現在眼里只有面前的人,哪里注意到他身后跟來的池嘉,更預知不了一觸即發的暴風雨。
  景芮沒有去接花,而是繼續保持微笑,右手摸了摸左臂,頗有興致的和對方聊著,“江先生,你知道嗎?我們餐廳的食材都是由我親自挑選的,我挑選食材的標準很嚴格。”
  見對方有興趣和自己搭話,江慎覺得機會來了,他笑道,“我當然知道,否則也不會有那么多人慕名而來。”
  “我挑人的眼光更嚴格。”
  景芮臉上一如既往的撩人笑容,讓江慎自信不少,他用耐人尋味語氣問道,似調情一樣,“哦?有多嚴格啊?”
  頓了頓,景芮目光自上而下又打量了對方一番,然后緩緩湊到他耳邊,慢吞吞的賞了他四個字:“你不夠格。”
  猝不及防,江慎的笑容凝固在臉上,相當尷尬。這才明白,她一直對自己笑,原來單純只是一種不屑。
  見那兩人俯首帖耳眉來眼去,池嘉終于忍無可忍,她大步向前,順手拿了鄰桌一杯紅酒,一聲不吭舉著酒杯從江慎頭頂往下澆。
  反應夠快,姿勢夠帥。可光這樣,還是不解氣。
  紅色液體順著頭發往下滴,江慎不回頭還好,一回頭,還來不及反應發生了什么,又兜了一記火辣辣的耳光。
  池嘉的動作一氣呵成。
  “啪”的一聲,引來一眾目光圍觀,看熱鬧不嫌事多。
  池嘉甩了甩手,力的作用相互,剛才那一耳光扇太用力,手麻。
  “小嘉……”
  池嘉沒給江慎說話的機會,換只手咬牙“啪”的一下,爽快又給出了一巴掌,“給你打對稱!”
  圍觀群眾一陣唏噓。
  形形色色,景芮什么場面沒見過,眼前這一出戲,似乎有點看明白了,只是這小姑娘看著清瘦,脾氣倒挺不好惹。
  池嘉打小性格就這樣,性子直,脾氣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誰要是敢惹她,她也不是省油的燈。
  “你誤會了……”江慎揉著臉,還企圖辯解。
  “你可以啊!”池嘉看了眼景芮,氣不打一處來,她一面說一面推著江慎,“一晚上約兩個,效率挺高!”
  “你聽我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打算下班以后帶你來這邊吃飯,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你別這么沖動好不好……”
  池嘉皺眉,遲疑了一陣。
  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景芮哂笑著朝江慎說了一句,“你可沒告訴我你有女朋友。”
  這句補刀非常及時。
  一聽景芮這話,池嘉完全炸了,頭腦一亂,差點就信了渣男的話,她用小高跟在江慎的腳背上又踩又碾,一股狠勁,“你惡心!”
  罵完,轉頭就走。
  “啊……”江慎疼得齜牙咧嘴,他瞪了景芮一眼。
  景芮卻只是撩著頭發笑了笑,依然嫵媚動人。
  “小嘉……”江慎扔了紅玫瑰,一瘸一拐追了出去。
  餐廳的鬧劇告一段落,又歸于平靜。
  景芮望著那女孩憤然離開的高挑背影,好一陣,直至對方消失在眼前,她才轉頭低聲交代服務生,“收拾一下,19號桌的訂單撤了。”
  雨下了片刻便停了。
  空氣清新,神清氣爽。
  池嘉沖出餐廳時,手腕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死死拽住,她回頭,甩開江慎的手,吼道,“別碰我。”
  “我跟她真的沒什么。”
  池嘉還是一股腦往前走,江慎就在后邊追,一邊追一邊解釋,“我知道錯了,我發誓,以后一定跟其他女人保持距離。”
  “江慎,話不能亂說,別還沒到家就被雷給劈了。”池嘉停下腳步,冷笑,“還有,分了吧,以后你愛找誰就找誰。”
  態度果決。
  池嘉不喜歡拖泥帶水,有些事情,一旦打破了的底線,她能比誰都絕情,就好比現在,沒什么舊情可談,也沒什么好留戀,更沒有回旋的余地。
  “我不答應,我不能沒有你……”
  這句話簡直能歸入渣男經典語錄,但池嘉不是戀愛腦,這招沒用。前一秒還在跟其他女人調情,下一秒就扮演癡情情圣,川劇變臉都不帶這么快,池嘉翻了個白眼,“你惡不惡心?”
  “那就是個誤會,我就開個玩笑……原諒我這一次吧。”
  她有眼睛自己會看,池嘉不想聽任何辯解,“滾!少來膈應我。”
  怎么哀求認錯都沒用,情形到了這一步,江慎干脆也吐出了自己心里的“苦水”,“池嘉,你想想,但凡是個正常男人誰受得了你?!我們在一起都一年了,你連根手指頭都不讓我碰……”
  好啊,終于坦露心跡了。
  這些話徹底觸及了池嘉的雷區,無異于火上澆油,她揚頭反問,“所以喜歡我是假的,想睡我才是真的,對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用解釋。你自由了,以后你想睡誰就去睡誰,沒人管。”池嘉一個瀟灑的轉身,攔了輛車,揚長而去。
  一切聯系方式,都拉黑。
  情人節分手,說起來也是個難忘的經歷。
  大學四年,池嘉也黃過好幾段感情,差點榮獲“渣男收割機”的頭銜。今天的事情,只能再一次印證她媽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票子比感情重要,面包比愛情靠譜。
  離開九號,池嘉沒有回家哭一場發泄,不值得。她直接打車回了公司,開機,繼續對著屏幕,加班做改了無數次的效果圖,仿佛今晚什么也沒發生過。
  她心里固然有些堵,但與其花時間傷春悲秋,還不如多接點單子,充實自己的小金庫。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