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對 作者:太陽菌

作者:太陽菌
  近期妖族有大事發生,乃是貪狼殿下與涂山少主婚事。
  豈料兩族議親時,涂山少主臨時變卦,素手一指,指的是貪狼族長,言說:“我要她!”
  貪狼族極力勸阻,百般勸說,惱了蘇家人。
  這蘇家二哥喝道:“我妹妹天生九尾,伴祥瑞降生,乃我涂山至尊,怎么,配不上她?”
  晏家大哥見其無禮,怒道:“我妹妹生為銀狼,出生時群星朝賀,受全族愛戴,自然不是一般人比得!”
  蘇家大哥又道道:“我妹妹貌絕寰宇,人皇爭寵,萬妖獻媚,多少尊貴之人求而不得!”
  晏家的三哥回嗆:“我妹妹顏冠四方,俏女芳心許,俊朗魂兒丟,怎么,差你的?”
  蘇家哥哥說:“我妹妹天下第一嬌!”
  晏家哥哥道:“我妹妹世間第一妍!”
  誰家妹妹不是個寶,這是團寵與團寵的較量。
  兩方爭論不休,不防正主一口答應了。
  有妖評說:“這一個桃花眼,美目流盼,撥的人情絲泛泛,一個媚骨柔,分花拂柳,撩的人愛意濤濤,這兩人是天造的一對,地設的一雙,合該在一起,省的去禍害別人!”
  文案二:
  情之一字是百年緣不斷,盂山腳下把姻攔。
  晏歸之是貪狼之主,子民愛戴,蘇風吟是涂山至尊,族人寵溺。一匹銀狼,心思深沉,溫雅敦厚是面具,一只妖狐,嬌顏媚骨,撩人奪心是本性。原以為是強湊姻緣,其實是前情注定。
  蘇風吟道:“辜負了朝陽山的妖,可是會被我們咬碎了,吞到肚子里,吃的骨頭渣都不剩!”
  晏歸之道:“小狐貍,怎恁會勾引人。”
  情之一字是針尖對麥芒,冤家路更窄。
  晏杜若豪爽直率,桑嬈張揚恣意,一個嗜血傲狼,性情火爆,一個吞天巨蟒,脾性桀驁,干柴與烈火,是不打不相識。
  桑嬈道:“狗崽子!”
  晏杜若道:“賴皮蛇!”
  情之一字是一見鐘情,深愛無言。
  晏瓊玖口不能言,因此純粹溫順,久華心有傷痕,因此寡淡清冷,一個是貪狼六殿下,一個是冥界長公主。帶著愛憎的傷痕走過三百年,在路的盡頭遇見你,是上天給我的唯一仁慈。
  久華道:“瓊玖。”
  晏瓊玖淺笑,安靜而美好。

  內容標簽:情有獨鐘 天之驕子 仙俠修真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晏歸之(晏期)蘇風吟(蘇惜舞) ┃ 配角:晏瓊玖晏修靈晏杜若月皎月皓重巖莘生桑嬈 ┃ 其它:


第1章
  如今要說這妖界最熱鬧的事,那還是貪狼一族和涂山一族結親的大事。
  說這貪狼、涂山連著青牛、騰蛇,四族是妖界貴族,有上古神獸血脈,尊貴無比,萬妖敬仰。
  神族開天辟地,賜六合生息,少不得神獸的功勞。如今神界凋零,神獸盡殤,仙界念四族先祖恩德,賜四族族長仙號,受仙尊禮遇,給盡了四族面子。
  這如今貪狼涂山結親,那就是強強聯合,妖界雖是各族理各族事,井水不犯河水,但眾妖素來以強者為尊,聽聞兩族聯姻,好不艷羨。更別提這貪狼一族實力強勁頗有威望,又面容不俗,涂山一族,善占星卜算,有瑞獸血脈,迎回家中那都是攜祥帶福的,且那些個白狐,人身個個美艷非凡。這妖界如何不大肆議論兩族結親之事。
  ……
  莘生從廳內上樓來,剛過自己房門,遇見了月皓,問他:“歸之還沒起?”
  月皓說道:“族長還在睡。”
  莘生奇怪道:“今天是與涂山一族會晤商議親事的日子,她向來遵禮守時,今日怎么睡到這個時候。”
  月皓道:“族長昨日多喝了些酒。”
  “怎么一回事?”
  月皓說:“前些日子火獅族的小公主在人界受了傷,芒族長前來求藥,族長給了藥并讓季大人前去看望,如今人大好了。昨日芒族長設宴酬謝族長,桌上好一番敬酒,族長推辭不過,這才喝多了,午夜回來,倒頭就睡了。”
  莘生說道:“既然如此,就讓她歇著吧,議親一事交給長老去談。”
  這樣說了后莘生就要轉身下樓去,聽得一旁月皓叫:“族長!”
  莘生回身看,見晏歸之緩步走來,衣衫齊整,只是一頭銀發還披散著。
  這晏歸之乃是貪狼一族千萬年來獨一只的銀狼,族中人好不疼惜。
  到她這一輩兄妹七人,她是家中最小,兄姊愛護,年幼之時便繼承族長之位,心思沉穩,仙界賜號圣賢仙尊。
  人走近了,溫聲喚莘生道:“大嫂。”
  莘生見她還一臉倦容,憂心道:“你這一臉倦憊,還是去歇著,我下去跟他們說,讓長老們去就可以了。”
  晏歸之說道:“大嫂,幫我束發吧。”
  莘生推開了房門,將晏歸之引到妝臺坐下,月皓守在門外。晏歸之說:“涂山一族來結親的是少族長,深得寵愛,我們怠慢不得,不好不去。”
  晏歸之這樣說了,莘生就不再勸了。她拿起一旁木梳替晏歸之順發,晏歸之是銀狼,化成人形也是一頭銀發,連眉尖都帶些雪白。
  莘生嘆道:“都說這涂山一族的少族長、小公主,嬌艷妖姿,容貌絕世,就是仙宮里的清音仙尊也比不上。”
  晏歸之道:“她的大名時時聽說,倒不怎么見過。”
  莘生奇怪道:“她是涂山族至尊,又是世間絕色,萬千寵愛,怎么就看上我們家老三了?”
  晏歸之笑道:“大嫂,三哥雖然風流浮浪,但英朗俊俏,妖力強悍,地位尊貴,并非配不上涂山族這少族長。”
  莘生笑著搖頭,也不反駁晏歸之,拿著木簪挑出晏歸之一半頭發綰上,她柔聲說道:“你也成年了,說起來也該考慮考慮親事了。”
  晏歸之說道:“大嫂,我將將成年,再說二姐他們都沒影,輪著來也排不上我,怎么就來急我的事了。”
  莘生點了點晏歸之腦袋,嗔道:“我急!你二姐到六姐,我哪個不掛懷的。但你是族長,處理族中大小事物,頗多勞累,我們雖在你身邊,也不能照顧的面面俱到,就希望你身側有個體己之人,好好照顧你。”
  莘生問道:“你心中就沒個中意的人?不是說要你現在成親,只是你喜歡哪樣的人,起碼叫我們心中有個數。”
  晏歸之道:“我想要個大嫂這樣的。”
  “你這孩子,我和你說正經的,你在這尋我開心!”莘生笑罵道:“你說要我這樣的,尋一個我這樣的虎面黃臉婆,整日揪著你的耳朵教訓你才好!”
  晏歸之低笑道:“大嫂又說這樣的話,大嫂蕙質蘭心,玉貌絳唇,族中可少有人能比。”
  莘生道:“你這嘴啊,要是生做男兒不知要禍害多少人去。”
  兩人正說話,下面使了月皎上來催,站在門邊喊晏歸之,“族長,大殿下讓快些。”
  莘生說道:“催什么催!讓他只等著!”
  月皎見晏歸之已經起來了,也不急著下去,和月皓一左一右的守在門外。
  莘生給晏歸之梳理完畢,兩人起身,莘生又問詢說:“真就沒個喜歡的人?”
  晏歸之搖頭,莘生嘆息道:“緣分未到,也強求不得,就是不曉得你偏好哪樣的人物。”
  見莘生一臉關切,晏歸還是認真想了想,沉吟半晌,正經說道:“舉止溫柔,賢良正直便可。”
  ……
  兩族會晤,定在貪狼族的地界,那是貪狼族與涂山族地界的交界處,有貪狼族家臣把守。
  此次前去,除去族長晏歸之,同行的還有兩位長老,三位殿下和一眾下屬。
  這三位殿下,晏仁澤、晏修靈、晏辰寰分別是晏歸之的大哥、三哥和四哥,而這晏修靈便是涂山族的少族長有意要和親的對象,此一行的主要之人。
  晏歸之下來時,眾人都在了,向她行禮道:“族長。”
  晏歸之輕點了頭,去看她家的三位哥哥時,就見她這三哥撲倒在地,折扇放在后領里,灰塵滿面,狼狽非常。
  晏修靈拽著大哥晏仁澤的褲腳,假意嚎哭,連連叫道:“大哥,我不去,你饒了三弟吧。”
  四哥晏辰寰在一側抱臂,滿面漠然。
  晏仁澤指著晏修靈恨鐵不成鋼,喝道:“這是爹娘同涂山族長定下的,既然那涂山族的少族長有意與你,你就必須去,我貪狼族重信守諾,就沒得你不同意的份,趕緊給我起來,盡在這丟人現眼。”
  晏修靈道:“那涂山族的少族長妖艷非常,又恃寵而驕,三弟受不住啊,三弟還沒享受夠世間風月呢。”
  晏辰寰淡淡的說道:“這少族長絕世美貌可不正合三哥你的口味。”
  晏修靈側過頭來啐道:“瞎說!哥哥我愛嬌小可人的,不好她這一口!”回轉了頭來又一臉苦相,哭訴道:“大哥,那少族長被寵的乖張,據說只要一個不合心意就大打出手,我散漫慣了,這要是成了親,怕是不久就得命赴黃泉啊!”
  晏仁澤說道:“玩世不恭,正好治治你的性子!”
  晏修靈嚎干了嗓子見晏仁澤不為所動,又見晏歸之來了,意欲到她這來哀求,晏仁澤和晏辰寰一早看出他意圖,先他一步擋在晏歸之身前,瞪著他,一副他敢靠近半步就剝了他皮的森冷模樣。
  晏仁澤喝道:“你少來煩歸之!”
  晏修靈噌的爬起,拿出后頸處的折扇,啪的一聲打開,猛搖,氣道:“你們就是合起伙來欺負我!”
  晏歸之抿嘴輕笑,溫聲說道:“大哥,啟程吧,再拖怕晚了,讓涂山族人等就不好了。”
  晏仁澤點頭,同晏辰寰一左一右架著晏修靈的胳膊往外走,晏歸之跟上,一眾人在后,乘風駕云往邊界去了。
  上了路,晏修靈自知跑不脫,人老實了,只不過悶悶不樂,一人落在最后。晏歸之見了,過去叫道:“三哥。”
  晏修靈瞧了她一眼,只嘆口氣,并不說話。
  晏歸之說道:“三哥,何必愁眉不展,都說涂山少族長之貌絕無僅有,萬妖獻媚,博其歡心,難保你見了不動心。”
  晏修靈嘆說:“歸之,你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這涂山少族長絕世芳華,不若你娶了去!”
  晏歸之說道:“也不是不行……”
  晏修靈神色漸變,晏歸之話鋒一轉,笑道:“只是這涂山族長是對你有意,我不好代勞。”
  “你……”晏修靈拿著扇子輕敲了晏歸之一記,斥道:“你這丫頭,這時候了還要逗弄三哥。”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