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不修仙了(GL) 作者:東方度

作者:東方度
  渡劫失敗的白漠輕,放棄修仙后進公司成了一枚小職員,遇到了一個寡情冷性的女人,那女人,對誰都冷漠,和誰都保持距離,除了白漠輕。
  CP:蕭刑x白漠輕
  暗戀,糖醋文
  內容標簽:情有獨鐘 仙俠修真 甜文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白漠輕,蕭刑 ┃ 配角:緋月(小橘貓),云夙,司寇言,葉歌嵐,安懷谷,安懷澗,唐悅,薛世楚 ┃ 其它:百合,修仙,暗戀,總裁

第1章
  H市的天,說變就變,前一刻晴空萬里,后一秒下起滂沱大雨,雨打在車窗玻璃上,能見度不過兩米,閃爍的雙跳燈堵起長龍,忽然,天空傳來一聲雷鳴,震得人心生懼意。
  市中心地段最好的小區,雍華苑,其最高樓的二十八層,有一個女子抱胸站在窗前,墨色長發散開,柔順地披在肩頭,她冷漠的眼眸里,倒影著遠處云中景象。
  一個身襲月白道袍的女子,周身浮現霧白光罩,張開雙手,準備承受雷劫。
  若是沒有記錯,這是那個修仙者第一千次渡劫,這一次如果渡劫失敗,她不再降為凡人,而是身歸混沌,魂飛魄散。
  “這一界,是不允許修仙者成仙的。”女子冷漠的眼眸里有一絲不忍,輕嘆了口氣,神識穿過雨幕,直上九霄。
  女子身為天道執行者,降劫是她的職責之一,看著白漠輕,召出了雷劫云,其中蘊含著九九八十一道化仙劫力。
  雷云在白漠輕頭頂匯聚,轟隆,第一道雷,洗身,精準地打在她身上,霧白光罩出現幾道裂紋,抖了抖,很快恢復。
  第二道雷,破命,緊跟而至,白漠輕輕而易舉地受下了。
  第十八道雷劫,一道靛藍強光擊破光罩的那一瞬間,白漠輕祭出破天鼎,抗住雷劫。
  雷劫一道接著一道,不給人任何喘息的機會,這一界的靈氣稀薄,白漠輕好不容易才到化仙期,卻怎么也渡不過這化仙劫。
  挨過八十道雷劫,雷云坍塌,一輪紫色的光浮現,那是最后一道劫,只剩下半條命的白漠輕,眼神希冀地望著紫云,最后一道劫了,只要挨過這道劫,她便能化仙,然后離開這一界,去往仙界。
  傳說,仙界廣袤無垠,靈氣充裕,成仙后,可在任何界域穿梭。
  電閃雷鳴,狂風呼嘯,雨勢驟強,地面上已沒有行人,所有車輛停在原地,車內的人,開著暖風卻依然瑟瑟發抖,手機信號打著一個叉,發不出消息,看了眼車窗外,大約只有等雨停了才會恢復。
  轟隆隆,轟隆隆,最后一道雷劫醞釀了須臾,以摧枯拉朽之勢狠狠擊向白漠輕。
  破天鼎瞬息間被擊成齏粉,隨著散開的雷劫之力消散。
  這是白漠輕的本命法寶,裂了可補,碎了可修,但若是消散……
  白漠輕苦笑,還是,渡不過這化仙劫,身體搖晃,身下的托力頓無,白漠輕不可控制地墜向大地。
  風在耳邊呼嘯,雨無情地打濕她的軀體,生命之力緩緩散開,意識漸漸離體,白漠輕知道,她將歸于混沌,或融于空氣,或消于水,或混于黃土。
  張開雙手,接受這結局。
  可終究還是,心不甘,意難平。
  如果能重來一次,她一定不修仙了,帶著半仙修為,像個凡人一樣逍遙自在地過完一生。
  可惜沒機會了。
  忽然,身體墜入了一片柔軟之中,白漠輕無法睜開眼,也無法用神識窺探,只有身體的感官存著依稀感覺,她感覺到有人抱住了她,那人抬指按在她眉心骨上,一道暖流從眉心處緩緩流入。
  白漠輕感覺到了生命的力量,她融入了萬物,又從萬物中脫離,生命之力在她神臺凝聚,透明模糊的魂魄漸漸清晰。
  在再一次失去意識之前,干凈清澈清涼如水卻溫柔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你會沒事的。”溫熱的氣息帶著蘭花的淺香,撲鼻而來。
  隨即,萬物歸于寧靜,白漠輕昏迷。
  雨漸漸小去,H市的交通恢復,避雨的行人撐著傘走出,不過片刻,云散太陽出,天竟然晴了。
  白漠輕漸漸蘇醒,還未睜開眼,刺鼻的消毒水味先涌入了她胸腔,白漠輕挪動腦袋,眼神茫然地看了看周圍。
  淺藍色屏風簾,潔白的床鋪,滴滴不停的儀器聲從四面八方傳來,這里,是醫院?
  低頭打量了眼衣服,她的月白道袍變回了普通的襯衫長褲。
  怎么會在醫院?
  一道微不可聞的腳步聲由遠及近,白漠輕抬眸,簾子正好掀開。
  一個長相溫婉身穿白大褂一看就是醫生的女人走了進來,白漠輕斂眉審視地看著她,不語。
  白襯衫,白大褂,黑色西裝褲,白色平板鞋,頭發過肩,身上沒有靈氣。
  “你醒了?這里是醫院,我在上班的路上看到你躺在路邊,就把你帶來醫院了。”女醫生開口,她說話的聲音和語氣溫緩舒和,與她的長相相符。
  踱步走到床旁邊,說道:“我檢查下你的心臟。”不等白漠輕同意,戴上聽診器,俯身將聽診頭按在白漠輕心口上。
  仔細聽過白漠輕的心臟跳動聲和肺部呼吸音后,直起身說道:“聽聲音沒什么問題。”
  見白漠輕抿唇不語,收起聽診器說道:“既然醒了,去查個血常規,然后,再做個心臟CT檢查下心臟。”將卷好的聽診器塞回口袋里,“以前有過什么病史嗎?”
  白漠輕搖了搖頭,目光落在女醫生左胸上,那里掛著她的工作證,H市第二人民醫院,薛世楚,神經內科醫師。
  發現白漠輕看自己的工作證,薛世楚下意識跟著低頭看了眼,抬頭說道:“能下床嗎?如果不能,我去幫你掛號繳費。”扯了下衣襟。
  白漠輕收回目光,坐起身說:“謝謝,我沒事了。”
  看她意思,是準備離開醫院了,薛世楚退了一步,“突然暈倒在路邊,身體一定有問題,不查清楚,下一次,就不知道還有沒有命了。”
  白漠輕穿好鞋子,起身說道:“謝謝,我沒事,只是太疲勞了。”
  薛世楚個子很高,即使穿平底鞋,也有一米七六,而白漠輕略矮于她,穿了鞋子在一米七四左右。
  “疲勞過度容易導致心臟驟停,從而猝死。”兩人面對著面,薛世楚近距離看著白漠輕眼眸,發現她眼睛漆黑如墨,現在,已經很少有人是純黑的眼眸了。
  凝視她的眼眸,仿佛能看到漩渦,靈魂被她吸引。
  薛世楚偏頭躲避了下她的目光,回眸說道:“注意休息,感覺身體不對,一定要及時來醫院。”
  如今醫患關系緊張,薛世楚側身讓道,并不打算強留下她做檢查。
  白漠輕點頭,“好,謝謝薛大夫。”轉身掀開簾子準備離開,身后,薛世楚忽然喊住了她,“等等,留個名字和電話吧。”
  白漠輕回頭,猶豫了下,說:“白漠輕,沒有電話。”
  對于白漠輕沒有電話的說辭,薛世楚并沒有質疑什么,從口袋里掏出一本藍色便利貼,快速地寫了名字和號碼,撕下來遞給她說:“這是我的號碼,隨時可以聯系我。”
  小小的紙上,薛世楚三個字蒼勁有力地印在上面,帶著淡淡的墨水香,剛剛寫字的時候,白漠輕就發現了,薛世楚用的是鋼筆。
  將紙塞進褲袋里,白漠輕再一次道謝,“謝謝,如果有事,就麻煩薛大夫了。”微微欠身點了下頭,告辭。
  到處都充斥著消毒水的味道,白漠輕走出病房后沒有立即離開醫院,左右看了看走廊兩個方向,去了洗手間。
  洗手間里有人,白漠輕在洗漱臺前慢慢洗手,等洗手間的人都出去了,凝神用神識查探身體情況。
  魂魄完整,生命力強盛,只是……修為好像少了大半。
  耳畔,忽然響起那個溫柔的聲音,你會沒事的。
  白漠輕皺眉,據她所知,這一界其他修仙者的修為遠遠在她之下,只有她到了渡劫化仙期,到底是誰有這能耐救下自己?
  見到薛世楚的第一眼,白漠輕以為救自己的那個人是她,但當她開口發出第一個音,她便確定,那個人不是她。
  難道是某一個修為高深不愿透露姓名的修仙者?
  亦或者是,自己并沒有渡劫?
  白漠輕閉上眼,以神念移形,空氣微微波動,半秒后再睜開眼,她回到了自己的家。
  離開了醫院,空氣里再沒有難聞的消毒水味道,白漠輕走到落地窗前,抬頭看向天際。
  艷陽高照,白云悠悠,除了積水的地面顯示之前下過大雨,她看不到半點雷劫的痕跡,就好似,她今日沒有渡劫過一般。
  抬手,掌心浮現一道青芒,白漠輕看著掌心,她無法祭出破天鼎,更感應不到破天鼎,一切的一切,都證明著,她渡劫了,并且失敗了。
  可她沒有身消魄隕,沒有歸于混沌,她還活著,除了修為少了,本命法寶沒了,她還好好活著。
  眉心,那人指尖的暖意猶在,白漠輕抬手撫摸眉心,閉上眼,描繪著那個人的動作。
  她,是耗費她的修為救了自己嗎?
  想起瀕死時心中所想,白漠輕莞爾,放下手,也許都是幻覺,是上天垂憐,憐她千次不化仙,給她一個做凡人的機會。
  輕嘆了口氣,“既然還活著,那就當個凡人吧,不修仙了。”握起掌心,隨著她的動作,青芒消失。
  隨之而來,是一系列當凡人的問題,
  修仙太久,白漠輕已經忘記該怎么做一個凡人,沒有朋友,沒有親人,漫長的歲月里,她除了修煉,便是渡劫。
  而凡人……
  白漠輕看著遠處那些行色匆匆的人影,為生活奔波,為生活喜怒哀樂,心里不禁有些茫然,自己也要這樣嗎?
  轉頭看著安靜的房間,這里沒有半點凡人的煙火氣息,閑置的廚房,從買下這套房子到現在,沒進去過一次,擺設的電視,從未打開過,她只用得到浴室和臥室,卻也只是洗澡然后在床上打坐修煉而已。
  沒有電腦,沒有手機,沒有任何通訊工具,也沒有任何交通工具,找人靠神識,出行靠神念。
  要做凡人,她就得改變一切,融入她們之中。
  想想這渡了一千次都沒渡過去的化仙劫,當凡人應該容易多了。
  花了幾天的時間,白漠輕準備好了所有會用得到的東西,握著手機,白漠輕開始考慮下一步,找工作。
  閉上眼,借助神念,尋找需要人的地方,驚訝地發現,到處都需要人……
  神識掃過整個H市,最后落于一幢高樓上,白漠輕輕念玻璃墻壁上幾個龍飛鳳舞的鎏金大字,蕭氏集團。
  睜開眼,有了目標。
  剛選好去處,手機忽然震動,屏幕上薛大夫三個字跳了出來,白漠輕看著那三個字皺起了眉,臉上有一絲猶豫。
  在手機快自動掛斷的時候,白漠輕點了接聽,手機放到耳邊,喊道:“薛大夫。”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