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缺草 作者:澀青梅

作者:澀青梅
  高三的第一次八校聯考,林草草考了個倒數第一,顧堯岑受邀去參加家長會。
  會上,班主任對其他家長都是一臉慈祥的鼓勵,唯獨到了顧堯岑時,則是一臉痛心疾首:“像你們這樣早婚早育的,對待子女就是不負責……”
  顧堯岑一臉淡定地打斷了她:“不好意思,我晚婚可能不會育。”
  “那那……那林草草是……”
  “哦,我妻子。”
  如果生命就是無數場意外,
  那么,林草草,你是我可遇不可求的意外。
  何其有幸。
  閱讀指南:
  1.就成熟優雅事業有成的御姐和里嬌外刺的小嬌妻的日常,格局很小的婚戀日常文。日常文!!!日常文!!!
  2.蘇蘇蘇,很很很蘇,非常蘇。會狗血,會狗血,會狗血。
  3.高能:現代架空,同性可婚!!!兩主角相差10歲,10歲,10歲!!!18和28!!!
  內容標簽: 歡喜冤家 天作之合 甜文 現代架空
  搜索關鍵字:主角:林草草、顧堯岑 ┃ 配角: ┃ 其它:蘇蘇蘇蘇蘇蘇蘇蘇蘇蘇

第1章
  今天是周五,指針還沒指向“5”這個數字,總裁辦公司外面已經傳出了影影綽綽的歡呼聲。自從大顧總這個女魔頭不在,由小顧總接任顧氏總裁職位起,顧氏員工就跟解了封印似的,一到周五就開始群魔亂舞。
  顧氏早先是做房地產發家的,在積累了一大筆原始資金后,就從房地產市場退出,開始研究新產業,發展到了如今,各個領域均有或多或少的投資,但主打的還是人工智能這一塊。
  當然,他們敢群魔亂舞,絕對不是因為不懼小顧總的淫威,而是對比女魔頭的鐵血殘暴統治,這位小顧總就好說話多了,雖然外表和那位大顧總的不近人情一脈相承,但人家至少不干涉工作之外的事,還通情達理地允許“只要任務完成的好,下班可以趁早”,比如像這種周五,像他們這種核心工作人員,工作績效好的小組還能花公司的錢去轟趴。
  “……上回三組去的那家旋轉餐廳太有格調了,一點都不適合咱們去放飛自我,這回換個地兒吧?”
  “那去哪里?”
  “大伙都想想。對了,你們誰去問問總裁?”
  短暫的面面相覷后。
  “快來下注,猜猜總裁今天以什么理由拒絕咱們的邀請。”
  “我賭總裁有約了……”
  “我賭總裁有事……”
  兩個理由,一半一半。
  五組組長大手一揮:“買定離手,賭注就是夢莎這季的新品。”
  “成交。”
  五組的組長深吸了一口氣之后,踩著高跟鞋優雅地朝總裁辦公室靠近了,抬手扣了扣門。
  人工智能作為顧氏的主打,每季度的新項目,都由總裁直接負責,雖這些項目組長對外只是一個組長,但顧氏員工都知道,顧氏的人工智能項目小組組長一般人都不敢得罪,因為都是總裁面前的紅人,除了總裁大秘書,他們才是和總裁辦公室靠的最近的人。
  門扣了三下后,里面傳來了一聲略顯冷清的女音,“進。”
  五組組長又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儀表,才擰著門把手推開了門,“顧總。”
  順著五組組長的視線看過去,只見她口中的顧總坐在書桌前,修長的手指敲擊在鍵盤上,頭微微低著,平面鏡下的丹鳳眼正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腦桌面,聽到她的話也沒有抬頭,沒什么情緒地吐了兩個字,“有事?”
  五組組長對她這副態度已經習以為常了,但還是有些小緊張,嚴謹了一下措辭,才極快地開了口:“是這樣的,這周績效評比結果出來了,我們五組得分最高,想問問顧總,今晚聚會,您來嗎?”
  聞言,端坐在電腦面前的顧堯岑敲擊鍵盤的手指微微一頓,繼而抬頭,摘下了平面鏡,清冷的丹鳳眼朝她看過去,“不來。”
  五組組長被她看得莫名心虛,但還是咬牙多問了一句,“您是沒空嗎?”
  顧堯岑身子往后靠了靠,搖了搖頭,好整以暇道:“不是,是有家室了。你知道的,有家室的人不適宜晚歸。”
  有家室了……家室了……了……
  五組組長腦子轟鳴了一聲,當了機。眼睛眨了半天,才費力道:“您您……有家室,了嗎?”
  “嗯。”顧堯岑點了點頭,又看向她,“李組長還有事嗎?”
  五組組長姓李,單名一個思,人送外號李四,算是公司一個活寶。
  “沒,沒事了。”李思搖了搖頭,僵硬地轉過身,同手同腳地往外走去。
  “對了……”
  “顧總請說。”李思反應慢半拍地轉過身來,掐了掐自己手心,不讓方才那個晴天霹靂劈得自己靈魂真出竅了。
  “方才我聽見你們在外打賭,賭我今天不去聚會的理由會是什么。要是我沒聽錯,好像你們都輸了吧?”
  李思身子一軟,趔趄了一下,幸好扶著一旁的小冰箱才沒儀態盡失,一張臉要哭不哭的,張著嘴不敢回答。
  老板始終是老板。
  撒謊是不敢的。
  可要實話實說,她也是不敢的。
  開玩笑,小顧總再好說話,到底也是女魔頭的侄女,侄女多似姑,要是知道她們拿她開涮……后果很嚴重。
  顧堯岑把她的反應盡收眼底,皺了皺眉,“李組長?”
  李思趕緊站直了身體,腦子里轉的飛快,思來想去,還是覺得應該知錯就改,“顧總,對不起,我知錯了,我們不該這樣開玩笑的。我保證,下次再也不敢了,這一次就算了吧……您要是實在生氣,就罰我一個人就好了。”
  顧堯岑挑了挑眉,“哦。你先回答我,你們是不是都輸了?”
  她問得不咸不淡的,李思摸不準她到底有沒有生氣,猶豫了一下,才重重地點點頭,“是……”
  顧堯岑下巴點了點,眼神瞥到電腦屏幕亮了一下,又拿上平面鏡戴好,握著鼠標點開了郵件,“既然都輸了,那賭注知道歸誰嗎?”
  李思生無可戀,夢莎是近幾年新起的一個珠寶品牌,算是新起之秀,因設計比那些老牌奢侈品更加大膽時尚,很受年輕女孩的追捧,價格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新品雖然還沒上市,但這個月有一半工資是別想了。
  “……知道。”
  顧堯岑偏頭看了她一眼,“下回可就不是賭注不賭注的問題了。”
  李思連連許諾,“絕對沒有下回了。”
  顧堯岑點了點頭,“還有事嗎?”
  “沒了沒了。”李思趕緊搖頭,“那顧總先忙,我先出去了。”
  “對了……”
  李思又趕緊轉過身來,“顧總請說。”
  “關于我有家室這件事……”顧堯岑頓了頓,“我可只告訴了李組長。”
  獨自懷揣了一個驚天大秘密的李思受寵若驚又覺得任重道遠,真是一個甜蜜的負擔啊,“顧總放心,我一定會守口如瓶的。”
  對于她的識趣,顧堯岑十分滿意,“你去忙吧。”
  隨著門“咔嚓”一聲合上,辦公室重新安靜了下來。
  顧堯岑煩躁地扔了手中的鼠標,從書桌角落里的雜物盒中翻出了手機,解了鎖,上面有十幾個未接來電。
  她一個個劃拉下去,十八個未接來電中,陌生號碼一個,家里保姆一個,剩下的都是她老媽宋女士的電話。
  在顧堯岑心里,她老媽以前還只有一個普通感冒那樣煩人,但現在和瘟疫一樣,讓她唯恐避之不及了。
  她盯著那些未接來電滑來滑去地看了一陣,誰的電話都沒有回,而是點進了社交軟件里,第一個點開的是微信,點開了最近聯系人里面置頂的那一個。
  置頂的聯系人昵稱叫“一根雜草兒”,頭像就是用黑色圓珠筆在白紙上畫的一團雜草,頭像與名字倒該死地相配。
  顧堯岑每每看到這個昵稱和頭像就忍不住眉頭微蹙,快速地掃了一眼,隨后手指極快地點進了這個人的朋友圈。
  刷新了半天,留給她的朋友圈就是一條長長的橫線。
  顧堯岑:“……”
  盯著這條代表這距離和代溝的橫線看了足足三十秒后,顧堯岑退出了微信,又點開了那只胖企鵝,這個胖企鵝還是她小學時流行的玩意兒,她由于常年不登,密碼也早就忘了,這還是前些日子,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回來的。
  沒辦法,現在的年輕人愛玩這個玩意兒。
  顧堯岑從聯系人里繼續翻出那根小草兒的頭像點進去,亂七八糟的背景刺地她眼睛疼,她瞪大眼睛翻了翻,點開最新說說,又點開最新留言,繼續點開最新相冊……
  嗯,都沒有更新。代表那位不省心的不良少女今天還沒有開始造作。
  顧堯岑輕輕吁了口氣,取下平面鏡揉了揉眼睛,這才退出社交軟件,點開了通訊錄,先給家里的保姆回了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保姆蘇姨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小姐?”
  “嗯,是我。”顧堯岑一邊捏著眉骨一邊道,“之前忙,沒注意看手機,家里有事嗎?”
  “大事倒也沒有,就是林小姐打電話回來說,今天不回來吃晚飯,她和朋友出去玩了。”
  顧堯岑只覺得太陽穴突突地疼,“我不是說不允許她周五下午出去鬼混嗎?”
  電話那邊的蘇姨安靜了兩秒,“我跟她說了的,但林小姐說夫人同意了。”
  “……好,我知道了。”顧堯岑捏著手機,深吸了一口氣,才平靜地掛了電話。
跳到:
上一篇:房東是前任 作者:璟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