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異能發家致富[重生] 作者:懶就

作者:懶就
  被虐身虐心逐出家門的嬌滴滴豪門小公子一朝重生歸來,被戳瞎的眼睛竟然莫名痊愈了,更詭異的是,他開始能看見石頭里的翡翠!
  五百塊買來的廢料石頭,轉眼切出價值百萬的翡翠。
  頂級富豪也為之震動的翡翠公盤,上億資金砸不出半點水花,在這里他比翡翠還耀眼。
  本以為昔日被嬌寵的一事無成的小公子會落魄街頭,卻沒想到他早已站在了所有人的前面!
  手撕小綠茶,腳踩黑心蓮。
  強勢逆襲,打臉虐渣。
  *
  某日,小公子陶醉地摸著自己的一屋子翡翠,撿他回家的大少終于忍無可忍,扛起來扔到了床上,冷聲問道:“看夠沒?”
  小公子眨巴眼勾住他脖子:“看不夠。”
  “乖,叫老公,那條翡翠礦我給你買下來。”
  *
  神仙難斷寸玉。一塊未經開窗的翡翠原石,誰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唯有切開,才能看到是翡翠,還是頑石。
  一塊石頭,一朝暴富,一夜破產,這是瘋子們才敢玩的游戲。

  內容標簽: 異能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蘇格,沈遇 ┃ 配角:作者專欄《穿書后我又穿回來了》求預收 ┃ 其它:
  ==================

第1章
  蘇格聽到身邊隱隱約約的對話聲,感受到眼睛上劇烈的疼痛時有些發愣。
  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他記得眼盲的自己由保姆扶著出去散步曬太陽,忽然聽到陣刺耳的車胎摩擦聲,下秒,在自家保姆驚恐的尖叫聲,蘇格還沒來得及感受那幾乎要將身體碾碎的疼痛,就已經失去了意識。
  被救了嗎?可是為什么身上沒什么痛感,反倒眼睛痛的厲害呢?明明出車禍撞的是身體啊。
  旁邊幾聲咔擦聲喚回了蘇格的思緒,他知道那是相機按下快門的聲音,不由屏住呼吸仔細聽旁邊人的對話。
  “把照片給那女人發過去,眼睛確定瞎了吧?”
  “傷成這樣還不瞎,怎么可能?”
  眼睛?他的眼睛,早在年前就被刺瞎了,兇手至今都沒有找到——等等!蘇格僵住了身體,意識到有什么不對。
  旁邊的幾個人為什么說起自己的眼睛?
  明明發生了車禍,可是身上并沒有車禍后的疼痛,反而眼睛上那股新鮮傷口的疼痛熟悉又陌生。
  蘇格隱約猜出發生了什么,又覺得難以置信。
  他車禍死了,而后回到了年前,眼睛出事的那個夜晚?
  “你,你們……”蘇格含混發出聲音,動了動身子,發現手腳都被繩子綁住了,嘴上也從后腦勺往前繞了兩圈繩子。
  交談的幾個男人靜了瞬,其個小聲道:“這小子怎么醒了,咱們剛剛說的是不是被聽到……?”
  另個男人開口:“聽到就聽到,咱們說什么了?瞅你那慫樣。”
  蘇格聽著他們的話,漸漸確信,自己真的重生了。
  年前,他因為和父親慪氣被趕出家門,隨后不久在暗巷被人迷暈,眼睛被刺傷。這期間他直沒有意識,再醒來時就是在醫院的病床上。
  醫生、警察圍在他的病床前,從他們的敘述,蘇格知道了兩件事:是自己的眼睛失明了,二是兇手不知道是誰。
  現在重生回來,意識半途蘇醒,才讓他聽到了這幾個男人的對話。
  上輩子,也是這幾個人刺傷自己的吧。
  重生的時間點讓人難以接受,為什么剛巧是現在?哪怕早兩天也好啊,躲過這遭劫難,不用忍受失明的痛苦。
  可是眼睛上的疼痛提醒他,切都晚了。他的眼睛已經被毀了。
  蘇格禁不住抽噎,如果這悲劇重來遭,他寧愿自己在車禍死掉好了。
  蘇家的小公子蘇格,前二十年嬌生慣養,活得自在滋潤,除了個后媽和討厭弟弟,以及老糊涂的爹時不時要跟他吵頓,生活幾乎沒有什么糟心事。
  失明是他人生的轉折點。那之后生活完全走向了另個軌道,被家里傭人忽視、被弟弟欺辱、被父親厭棄……
  現在,又要重復遍這樣的人生嗎?
  至少,讓他活的明白些,究竟是誰要害他吧。
  蘇格想起意識剛恢復時,那幾聲拍照的聲音,以及這幾個男人口的“那個女人”。
  上輩子關于自己被什么人所傷,絲毫線索都沒有,但現在,他卻意外抓住了些點。
  是個女人要害自己,并且不為旁的,只想毀了自己的眼睛。
  是誰?蘇格勉力思考著,他沒出事前少年心性意氣風發,說話不好聽得罪過些人,但絕對不至于苦大仇深要害他到這種程度。
  “誰……雇的你們……?”蘇格抽著氣,斷斷續續問道。
  “嘿,職業操守,這可不能告訴你。”旁邊的男人用手背拍了拍他臉頰,因為那觸感愣住了,沒收回手又蹭了兩下,“還挺滑。”
  聽著男人惡劣的笑聲,蘇格皺眉抑制不住上涌的惡心感,頭往邊偏去,“她給你多……少錢,我……雙倍,告訴我……”
  “真當哥們傻呢?還雙倍,這錢我可不敢收,收了捂不熱警察就得找上門。”另個男人吐了口痰笑道,也伸手過去摸蘇格的臉。
  蘇格往后縮,含糊罵著:“滾……”
  “給臉不要臉!”男人呸了聲,拳撞上了蘇格肚子,蘇格痛的眼淚大顆大顆滾出來,身子蜷縮的更厲害了,他頭抵著地面,臉上沾上不少塵土。
  蘇家的小公子自幼養尊處優,細皮嫩肉,樣貌比起娛樂圈當紅小鮮肉也是不逞多讓,哪怕此時滿臉的血,那張臉上還是帶著天生的傲慢,只是因為疼痛和此時的處境,眉宇間有些色厲內荏的不安,配上那抑制不住的惶惶哭聲更顯得脆弱。
  因為被粗繩勒的太久,他的嘴角磨破了皮,臉頰上也留下了道深深的勒痕。手腳被同樣的粗繩捆住,躺倒在地的小公子頭發凌亂,唾液吞咽不下從口淌下來,這場面讓幾個男人都不由吞了吞口水。
  “這小子長得真漂亮。”
  “比發廊的妞還漂亮。”
  幾個男人望著受傷的蘇格,忽然嘿嘿笑了起來:“本來昏過去跟個尸體樣,還沒啥感覺,現在醒過來了,別說,這小模樣小表情還真挺有味道!”
  “瞎都瞎了,再給哥幾個爽爽吧!”
  因為疼痛而思緒遲緩,又因為什么都看不見聽覺變得敏銳起來,蘇格清晰聽到幾道抽出皮帶的聲音。
  “老子還沒玩過男人呢哈哈!”
  終于意識到這幾個人想做什么,蘇格又驚又怒,只粗糙的手摸上他下巴,蘇格勉強扭開頭從喉嚨里擠出聲音:“滾——滾開!”
  “喲,還當自己是蘇家的貴公子呢?”
  “識相點就乖乖聽話,還少吃點苦頭。”
  個男人拿著皮帶碰了兩下蘇格的臉,因為他手腳被綁住,拉扯衣服變得有些困難,幾個男人直接上手撕扯,布料撕拉的聲音在夜晚格外明顯。
  “你們……敢!”蘇格也不知自己是疼還是氣了,渾身發著抖掙扎。
  疼痛因為掙扎更加明顯,蘇格頭昏昏沉沉,身體綿軟。
  “喂,不會出人命吧?”其間有個男人看到蘇格要暈過去的模樣,有些擔心地問道。廢了眼睛是回事,出了人命又是另回事了,這故意傷人和殺人可完全是兩個概念。
  “瞎個眼而已,不至于。哪個先上?”
  “我先來,完事了請你們喝酒!”男人嘿嘿笑著,迫不及待往上兜了兜褲腰帶。
  耳除了面前男人們惡心的笑聲,就只有夏天風拂過樹葉的沙沙聲和不知名的蟲叫聲,周圍聽不到點行人聲、汽車聲。這里不知道是哪個犄角旮旯,想也知道不會有人過來。
  蘇格近乎絕望,這還不如不重生死了算了。
  *
  月亮在云間若隱若現,遠郊的公路上半天不見車影。
  好半晌,終于有車輛的引擎聲打破了郊外深夜的寂靜。
  沈遇望著窗外飛速倒退的景象,駛到處分岔路口,司機本要順著來時的路往左邊開,沈遇忽地眉心跳,望向右側那條明顯窄很多、水泥都沒鋪上的路。
  “停下。”沈遇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他蹙眉,朝司機吩咐道。
  “爺?”司機下意識踩了剎車,從后視鏡看了眼沈遇,小心翼翼開口,“怎么了?”
  坐在后排的四個保鏢也直起身子。
  沈遇望著右側的小道,不明白心頭突然出現的焦躁從何而來,揉了揉眉心道:“往右。”
  司機愣了下,沒敢質疑他的話,把著方向盤往平日里根本不會有人的右邊小道開去。
  這條路坎坷不平,汽車上下顛簸、左右搖晃。沈遇望著窗外,越沿著這條路往里,心頭那股說不上來的感覺就越強烈。就好像,前方有什么重要的事物在等待著自己。
  就在蘇格以為不會有人的時候,汽車引擎的聲音由遠及近,他動了動手指,混沌的意識勉強清醒了點。
  幾人還在撕扯他的衣服,夜晚的涼風個勁往衣領里灌去。
  聽到汽車聲他們聲音放小,手上動作也停了,顯然是想等車跑遠了再繼續。
  “唔!救!”蘇格的掙扎劇烈了幾分,想要發出聲音吸引注意。
  個男人捏住他下巴,惡狠狠道:“想干嘛?指望有人救你,你他媽想都別——”
  他的聲音停住,仿佛下被人掐住了嗓子。
  蘇格勉強感受到有兩道強光往這邊照射,汽車引擎的聲音在夜晚格外明顯。
  是遠光燈,那輛車停在了不遠處!
  接著蘇格就聽到了陣急促的腳步聲,整齊間含著凜凜威嚴。
  “你們是誰?”剛剛耀武揚威的幾個男人慌慌張張,“想干嘛?”
  “操!別過來了,信不信——”
  □□碰撞的沉悶聲音傳來,車上下來的保鏢沒有廢話直接上手,動作強勁有力。
  幾個男人的花架子自然敵不過這些訓練有素的保鏢,沒幾下就被打得求饒。
  保鏢們制住男人們后就聲不吭站在旁邊,似乎在等著誰的指示。
  蘇格覺得全身都疼的厲害,剛剛那陣混亂像發生在另個世界的事,身邊突然的安靜讓他恍惚覺得似乎得救了。
  有腳步聲不急不緩地走過來,有節奏的在寂靜的夜晚里:“噠——噠——”。
  最后停在了他面前。蘇格耳尖微動,聽到身前的人似乎彎下了腰,下秒嘴上套著的粗繩就被解開了。
  蘇格微張著唇喘氣,仰著頭看不清眼前人什么樣子,他的手腕還被繩子綁著,只能勉強用手指摸索到眼前人的衣角,央求地帶著哭聲說:“救我,求你救我。”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