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惡毒男配他老婆[穿書] 作者:本蘿北

作者:本蘿北
    這個世界上總有很多事情是無法解釋清楚的,就比如說夏扶薇為什么會穿越到自己看的小說里這件事。
    她只不過是昨晚邊看邊向舍友吐槽了一句,說這個跟自己同名同姓的悲情女配實在讓人不能理解。沒想到今日一睜眼,就直接魂穿到了這個角色身上。
    而且好巧不巧,就穿在了人家大婚之日。
    在京都一處古色古香的閨房內,幾個侍女正圍在夏扶薇的旁邊幫她梳妝打扮,忙作一團。而此時的夏扶薇正披霞戴冠坐在椅子上,一身典雅的大紅嫁衣更襯得女子朝顏映雪,腕白肌紅。
    “您真是我見過最美的新娘子!小姐本來就是京都第一美人,沈將軍他看了一定會喜歡的!”侍女婉兒看著梳妝好的夏扶薇,不由得贊嘆道。
    喜歡個鬼啊,夏扶薇心想。
    她看著銅鏡中的那個雙瞳似剪水,唇色朱櫻一點的自己。確如書中所寫那般笑比褒姒,魅骨天成,說是傾國傾城也毫不為過。
    只可惜她很清楚,這樣的容貌并不得沈亦安喜歡,不僅是不喜歡,甚至可以說是厭惡。否則那書中的夏扶薇也不會在自殺時都仍是完璧之身,簡直暴殄天物。
    所以這大婚之日,就是夏扶薇悲情的開端。
    在原書中,沈亦安不喜歡夏扶薇,但夏扶薇卻偏偏不信邪,拿圣旨逼著沈亦安娶了她。婚后受盡冷落,最終傷心欲絕服毒自盡。
    看書的時候她便在想,這女人又是何苦呢?
    更何況夏扶薇她爹又曾是名震武林的毒派掌門,后被圣上賜予侯位。因此,夏扶薇生來便極擅用毒,而并不是空有美貌。這等才貌雙絕,卻非得一心吊死在沈亦安那棵沒得感情又能凍死人的樹上。
    完全不能理解。
    更諷刺的是,都說毒與藥本是同宗,在世人心中卻總是一邪一正。夏扶薇原本懷善良之心,卻偏偏因為出身毒門而被人帶上了妖女的稱號。
    所以弄得世人都認為,這沈亦安不喜歡這妖女也實屬正常。
    她真是無話可說。
    “你說我今天想悔婚還來得及嗎?”
    想到這,夏扶薇就一臉苦兮兮地轉過頭問婉兒。
    “小姐你這是說什么胡話呢不是昨天晚上還高興的睡不著嗎?”侍女婉兒站在一旁皺了皺眉,費解道。
    “對啊,過一會兒沈少將可就要來接你了。這將軍美人,又是天子賜婚,多少人羨慕呀,估計要成為京都一段佳偶天成的傳奇呢。”
    另一位侍女緊跟著幫腔。
    呵呵,傳奇沒變成,夏扶薇那時自殺的消息倒是變成街頭巷尾的談資了。作者為突出沈亦安的冷血無情不近女色,還專門提了一下她死的時候仍是處子。
    ……果然配角無人權。
    “那要是我突然不想嫁了呢”夏扶薇狠狠咽了咽口水。
    “啊小姐你這是怎么了,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在這里跟我們瞎胡鬧著說說就罷了,出去了可千萬別這樣講,您忘了您當時是怎么求老爺去跟圣上提議的嗎這時要是悔婚可就是欺君之罪啊。”
    “……”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不過婉兒說的對,這個時候逃婚的確不可取。夏扶薇可不想自己剛穿過來就捅出個大簍子。既然沈亦安不喜歡她,只是掛個名的夫妻而已,那好像也沒什么好在意的。畢竟她又不像書里的那位夏扶薇一樣癡情,一哭二鬧三上吊的。自己能吃好喝好睡好就行。沈亦安不管她才好呢,自由自在,想干嘛就干嘛。
    夏扶薇這樣安慰自己道。
    ……
    幾個時辰后。
    伊人出嫁,十里紅妝。白馬金羈,翩翩公子。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