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喪先生[末世] 作者:絳月星

作者:絳月星
  2020年6月12日凌晨五點,凡渡并沒有像上輩子那樣手足無措。
  他將行李收拾好,然后在鬧鐘響起之時微笑著打開了大門。
  門外是到死都暗戀著他的男人。
  同時也是一只高級感染者。
  從前只當他是神經病,這輩子,凡渡決定對他好點。
  他面不改色的領養了這只喪尸,然后開啟了建基地,納人口,飼養變異獸,開荒種田發家致富的日子。
  還有最重要的:
  #論親手養成喪尸王是什么樣的體驗#
  深沉腹黑受vs忠犬病嬌攻
  食用指南:
  1.喪尸末日搞建設,古早口味晶核異能設定,但有些許不同
  2.受不算光偉正青年,攻是喪尸,請自行避雷
  3.蘇爽文,盡我所能甜甜甜_(:з」∠)_

  內容標簽: 重生 末世 甜文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凡渡,秦湛 ┃ 配角: ┃ 其它:

  作品簡評:
  凡渡重生回了末世開始前,他并沒有手足無措,而是將行李收拾好,在鬧鐘響起之時微笑著打開了大門。門外是到死都暗戀著他的男人,同時也是一只高級感染者。從前只當他是神經病,這輩子,凡渡決定對他好點。他面不改色的領養了這只喪尸,然后開啟了建基地,納人口,飼養變異獸,開荒種田發家致富的日子。
  該文是末世背景下的故事,文筆流暢,情感細膩,劇情松弛有度,設定新穎出彩。講述兩個立場本該相反的人相知相愛,互相信任,一起建設未來。故事有溫馨有熱血,值得一看。
  ==================

第1章 重生
  華夏東北部.春城。
  國內最近總是大雨滂沱,但最多的還是夾著一絲陰郁的多云天氣。因為長時間曬不到陽光,陽臺上的盆栽都有些蔫了。
  而它的主人正痛苦的在床上翻滾,肢體抽搐,好像有無形的閃電在劈在身上。
  凡渡緊閉著眼睛,聲聲震天的炸雷在混沌的夢境中交融,耳畔仿佛飄過了僧人搖動轉經筒時頌唱的低語。他的腦海越來越亂,身上如同纏繞著索命梵音一般。
  受難者猛然驚醒,幾乎是在睜開眼的一瞬間就迅速爬起身來,他警惕地環視其四周,確認安全后才暫時松了一口氣。
  凡渡低喘著,心臟蹦的活似要從嘴里吐出來,一摸腦袋,滿手都是濕淋淋的汗水。
  腦海里尖銳的刺痛不停的攻擊著這副脆弱的身體,他趕緊閉上眼冥思盤坐了一會兒,這才緩過勁。此時身上又是一層疼出來的冷汗,睡衣也貼在身上微微發粘。
  凡渡的呼吸已經平靜下來,但是思緒仍舊混亂,唯一的感想就是——空氣真好。
  這個房間已經緊鎖了三天,再加上最近暴雨,已經泛出了不小的霉味,可是凡渡足足有十多年沒聞到過不含有血腥和惡臭的空氣了。
  他看看自己白凈,沒有留下任何疤痕的雙手,又看了看這陌生且熟悉的房間,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
  他跌跌撞撞的推開衛生間的大門,一開蓮蓬頭,激蕩而出的涼水瞬間就把他的疲意激醒了九分。
  抬頭望去,鏡子里的男生有著一頭雜亂的半長黑毛,恰好掩蓋住了他來之不易的精神頭兒,那雙黑亮卻充滿疲態的眼睛下烏蒙蒙一圈。沒用充足的營養來供給的臉龐變得有棱有角,削尖似的下巴長著一些稀疏的胡茬。
  明明是張很好看的臉,但卻被頹色覆滿。
  坐在馬桶蓋上,凡渡看著憔悴的青年,鏡子里的人也看向他。
  “這是……我。”
  凡渡狠狠擰了一下大腿,很好,痛覺神經還沒變得那么遲鈍。
  他揉揉額角,已經明白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奇妙的事情。
  他重生了。
  凡渡冷笑一聲,對此等神異之事表現的十足鎮定:“再下一次地獄,這是酷刑?”
  躺在冰冷的床板上,被無數人包圍起來灌輸能量。每一條經脈都脹痛難忍,最后以飽和方式自爆的死法,可比被喪尸啃食痛苦得多。
  他就著水龍頭喝了幾口自來水,讓干燥的嘴唇濕潤起來,然后循著記憶在臥室的枕頭底下找到了手機。
  可憐的屏幕布滿裂紋,凡渡按了幾下鍵,發現它是關機狀態。重新開機后,剛解鎖屏幕,鋪天蓋地的99+就讓他皺起了眉頭。
  不過他沒有看消息,只是返回主界面看了看日期。
  上面顯示的時間是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日。
  離菌種爆發還有十三天。
  凡渡非常冷靜,他打開冰箱搜尋食物,發現里面只有一袋切片面包。他像末日來臨之前一樣,把藍莓果醬細細抹在上面,兩片合在一起,大口咬了下去。
  作為自然系的進化者,他并不缺少食物,若是其他人重生,恐怕第一件事就是吃到痛哭流涕吧。
  將一整袋面包都吃光,凡渡舔了舔手指。期間手機一直在響,但他都沒有關心,他全部的情感都被一只喪尸吸引住了。
  在末世的第一天,凡渡開門便見到了出現在人生中的第一只感染者。
  時間久遠,凡渡已經不知道對方是如何來迎接自己的了。
  是紳士的伸出手?還是發出不似人類的吠叫聲試圖吸引注意?不過凡渡卻知道自己的反應,那肯定是尖叫著甩開他,然后迅速逃離他的保護范圍,還自以為安全了。
  “這一次你還會來找我嗎?”
  凡渡喃喃自語,幾乎將面包的包裝袋揉碎。
  作為活到最后的一批人,他知道對未來的思路和規劃是當務之急,手忙腳亂的迎接末世,存活率幾乎為零。
  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在這短短的十三天之內收集到所有對自己有利的東西,并且依靠上一輩子的經驗將沒能到手的也牢牢握緊。
  然后……
  拉著那只喪尸走就沒問題了。
  凡渡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他信任的只有自己的隊友。現在隊友們散落在天南海北,唯一可以迅速拉攏的就是那只天賦異稟的喪尸。
  說起來有些奇怪,但是凡渡他,被這只喪尸喜歡上了。
  在上輩子的瀕死之刻,濱海基地被徹底攻陷,前來營救凡渡的居然是喪尸。
  只不過太晚了,晶核到達臨界點,伴隨著劇痛,已經產生了裂紋。
  凡渡認出了他,這只高級喪尸一直騷擾自己,但又不表露出敵意,凡渡一度認為這只喪尸是腦子有問題,沒想到答案卻是這樣的。
  “不要怕,我陪著你。”
  進化者的能量對喪尸來說是毀滅性的,那只喪尸不躲不閃,就這樣和他一起迎來了終末。
  凡渡已經看不清他的樣子,但是這個聲音讓他想起了很多往事。似乎從小到大,這個聲音都在身邊陪伴著自己,這讓凡渡抽絲剝繭一般的發現了很多事。
  在他父母還沒有過世的時候,他就很喜歡和鄰居家的小哥哥玩耍,后來搬了家就再也沒有聯系。只不過仔細回憶的話,這個聲音和只在微信里交流的房東很像,和學校對面的咖啡店老板很像,和實習時遇見的的學長更像……
  而且在疫情徹底爆發的那一夜,出現在自己家門口的第一只喪尸也是他。
  答案已經顯而易見了。
  凡渡把這只喪尸的信任等級放到了最高級,因為他直到死亡都沒有傷害過自己。
  正常人面對這種跟蹤狂一樣的行徑,一定是非常恐懼和不安的。可是凡渡不同,經過末世的錘煉,他知道感情這種東西是最容易破碎的。他見到了不少大難臨頭時歇斯底里的伴侶,也許昨日還在說著甜言蜜語海誓山盟,今天就在互相大罵,嘴里吐著最惡毒的詛咒了。
  但是這只喪尸,絕對是最佳同伴。
  作者有話要說:  先發一章,月末正式連載,作者坑品有保障,請放心收藏!!!
  愛大家!!!


第2章 籌備
  凡渡用手指敲擊著桌面,嘴角不自覺的流露出一絲笑意。
  在末世想要和其他人建立特殊的關系,首先就要考慮被背叛的后果,但作為這輩子的先知者,他明白只有這只喪尸不會背叛自己。
  有一個可以全心信任的人,這種感覺讓凡渡心情好了不少。
  他拿出手機,點開了吵鬧不休的社交軟件,不停閃爍的消息將凡渡帶回了十年前的回憶里,當年的今天發生了什么事呢。
  【不要在意,如果你很難過的話,我就過來陪你。】
  一條新消息讓凡渡起了點興趣,因為發件人是實習時遇見的學長,也是凡渡的重點懷疑對象。
  他挑挑眉,并沒有回復,只是繼續看了看其他的消息,不出意外全都是看客的辱罵和譏諷。他想起來了,這是他在學校“出名”的那一天。
  看來造成的轟動還真不小。里面甚至有一條林子軒的“道歉”。
  【不好意思啊,是我過激了,但是也請你之后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林子軒。
  這三個字在以前或許會讓他心神不寧,又或許春波蕩漾。但是現在,這具身體的主人是經歷了末世的凡渡,而他心里只有一輪死水。
  凡渡盯著這條信息,面上不顯,仍是神情淡漠,心里卻冷笑一聲。
  回憶徹底清晰明了。
  他曾經愛慕一位學長,也知道學長是個直男,他內心無比痛苦的壓抑著這份感情。可是學長總是暗示和逗弄他,給了他敢于告白的勇氣。
  然而學長真的只是玩玩而已,不僅把他大罵了一頓,還鬧得沸沸揚揚,所有人都以為凡渡是個纏著林子軒不放的、不知好歹的死同性戀。
  他崩潰似的逃回了租房,窩在家中不聞不問了三天。
  怪不得在鏡子里那么憔悴。
  凡渡扔掉手機,回想起這段往事,他只覺得自己好笑。
  在末世的未來,林子軒這個名字并沒有傳到凡渡的耳朵里,也許這位讓他心動的男同學,在末日來臨不久就被拆吃入腹了吧。
  既然如此,對他也就沒有任何作用了。
  凡渡深吸了一口氣,他踱步到窗前,推開窗子讓冷冽的風吹進來,纖細的雨絲也隨著風一起拂在他的臉上。
  耷拉著葉子的盆栽因為凡渡的靠近,幾乎是肉眼可見的挺拔了起來。
  “奇怪,晶核明明已經自爆了。”
  凡渡沉吟了一聲,以指尖觸碰葉片。瞬間,無形的能量便直直灌入盆栽當中。
  眼前的景象足以把普通人嚇壞,植物在接收了能量的之后,立刻爆發出了磅礴的生命力,綠色枝條不過幾秒就瘋狂的竄長起來,現在已經從窗口蔓延到整個地面,在地板上覆上了一層綠色的地毯。
  枝條在探索的過程中絞裂了床板,桌腿也被它死死纏住,而植物末端的新芽仍在不斷生長,活像是進入了食人花的片場。
  “……”
  凡渡有些驚訝,他收回手指,切斷了能量的供給。
  閃電從云層中劈過,將屋子照亮了一瞬,蠢蠢欲動的枝條似乎在昭示著什么。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