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以為我也重生了 作者:九流書生

作者:九流書生
    “經過了這么多個世界,終于獲得了這次重生的機會,恭喜你了。”虛空中傳來略顯蒼老的聲音,那聲音笑道,“鳳凰涅,浴火重生。”
    “嗯。”齊姝微微撩起眼皮,面無表情道,“我也很高興能得到重生的機會,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我這人向來說話算話,我只拿走屬于我的,不差分毫。”
    那蒼老的聲音笑了,漸漸的消散在虛空之中。
    齊姝的唇角勾起一個冰冷的弧度,雙眸暗藏野性。
    她的手中握有一本已經快要翻爛的書,上面隱隱還能看出《白兔嬌妻帶球跑》的字樣。
    這本書,是她悲劇的根源,她死后便進入了這片虛空,才知道自己痛苦的一生都是這本書造成的,在這本書里,她只是一個該死的惡毒女配。
    小說是圍繞一個叫做齊媛媛的女主展開的故事,而這位齊媛媛,就是偷走了本該屬于齊姝人生的小偷,她占據了齊姝的位置,享受著齊姝本該擁有的愛,得到了本該屬于齊姝的一切,最后……還害死了齊姝。
    這可真是諷刺。
    齊家是s市有名的富豪,十幾年前,齊家夫人在醫院待產時,遇到了一個可憐的中年孕婦,這中年孕婦屬于高齡產婦,而且還是獨自一人,齊母處于好心,就為她也付了醫藥費,安排了病房。
    誰知,這便埋下了禍根。齊母生產當天,這中年孕婦也生產了,她趁著齊母還在昏睡中,偷偷調換了兩人的孩子,這一招貍貓換太子,徹底換掉了齊姝和齊媛媛兩人的命運。
    真千金在貧民窟里服侍自己的養母,小小年紀掙錢養家,而假千金住在小城堡一般的別墅里,享受著旁人無法企及的生活。
    如果說著中年婦女調換了嬰兒之后,好好將齊姝撫養長大,齊姝也不至于性情如此偏激,這中年婦女將齊姝偷走后,的確是擔心了一段時候,但是后來在新聞里,看到“恭喜齊氏集團喜得千金”的消息,心頭才松了口氣,這也就是齊姝噩夢的開始。
    從她有記憶以來,就沒有一天不挨打,吃飯挨打,喝水挨打,就連有時候半夜都會被拖起來打一頓。
    她小時候經常聽的一句話就是自家養母說,“我劉敏的女兒,才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你算是什么!敗家玩意!”
    劉敏,就是那位偷換孩子的中年婦女。
    而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到有一天,陰差陽錯下,她遇到了出來做慈善事業的齊母,由于兩人極像的原因,這件事情便曝光了。
    齊姝以為自己認回了親生母親,這就是幸福的開始,誰知道,這不過是走進了第二個噩夢而已。
    在齊家,她仿佛才是那個外人,無論是父母還是哥哥,都對齊媛媛愛護有加,而對她,就像是養了一只寵物狗,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她努力學習,想要引起家人的重視,但是這只不過是自己騙自己罷了,不過好在,她在學校里認識了一個男生,一時便陷入了進去,然而在一次重要的期末考試時,齊媛媛坐在她的前面,明明是齊媛媛作弊,可齊媛媛卻哭得梨花帶雨,指著她說,“齊姝,雖然你是我妹妹,但是你也不能栽贓我啊,這個小抄明明就是你的啊……”
    她百口莫辯,而那男生一臉憤怒的看著她,一字一句的說,“齊姝,你真惡心,你這卑劣的抄襲者。”
    沒有人給她解釋的機會,所有人都在齊媛媛的眼淚下,判定了她就是罪人。
    無論她付出了多少努力,一旦遇到了齊媛媛,她就像是一個小丑一般,被別人嘲弄,諷刺。
    后來,她漸漸的發現,無論是商界大佬,還是當紅流量明星,甚至是一只她撿回來的流浪狗,在遇到齊媛媛時,都會情不自禁的喜歡她。
    全世界仿佛都圍繞著齊媛媛轉,而她齊姝,只是跳梁小丑。無論她做什么,只要齊媛媛出現,她就必然是壞人的角色。
跳到:
上一篇:穿成反派昏君的鶴寵[穿書] 作者:扶風琉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