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依賴癥 作者:飛翔的大白熊

作者:飛翔的大白熊
  向渡穿到自己和死對頭同人文里。
  睜開眼,發現自己的對頭躺在身邊,然后發現自己屁股疼!
  禽獸!
  更是聽說文里他和邊灃是親親密密恩恩愛愛甜甜蜜蜜的模范夫夫,一生一世一雙人。
  嘶……向渡拿煙的手微微顫抖。
  可,爽到是挺爽的。
  然而——
  享受了半個月,在向渡體驗過完美夫夫生活,對邊灃的信息素近乎產生了依賴后,向渡又穿回來了!!
  穿回來一周后向渡彎了,分化了,從beta分化成Omega。
  最蛋疼的是,信息素,也戒不掉了。
  *
  原本邊灃喜歡用A信息素壓著向渡,處處給他使絆子,逗他找樂子。
  每次向渡都氣得一蹦三尺高。
  然而現在————
  剛聞到邊灃信息素的向渡差點腿軟下跪,破口大罵:“你特么的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散發信息素!傷風敗俗!!”
  邊灃:“???”
  【前期Beta后期分化Omega炸毛暴躁低情商受X騷包寵妻狂魔Alpha攻】
  【雙向暗戀小甜餅】
  【排雷】:
  逗樂小白文,看個樂呵。
  高亮:【非雙潔,潔黨勿入】,看對眼后只有對方。
  【不生子】,私設多多。
  倆人都不完美,大概會有很多缺點。
  內容標簽:幻想空間 歡喜冤家 甜文 穿書
  搜索關鍵字:主角:向渡,邊灃(feng)┃配角:陸與行,古鈞,商木清,穆揚,阮驍,┃其它:abo,死對頭,信息素

第一章
  十一點半,夜色正濃,被城市光污染少得可憐的星星孤零零地掛在星空。
  向渡剛加班結束,從電梯里走了出來。
  咒罵聲從剛打開的電梯門里傳出來。
  “這是什么玩意……?”
  向渡坐電梯的同時刷了刷手機,失手點進一本小說,這大概是同事失手轉發給他的。
  點進去之后,看的東西對于向渡這個直男來說,是虛無的馬賽克。
  如果放在最近很火的晉江,或許早已被鎖干凈下架了。
  因為竟然是香.艷且看起來十分擁有誘惑力的成.人描寫。
  結果他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如果這文里被壓在下頭人的名字不是向渡,那他估計還能淡定點。
  而更不巧的是,上頭的那個,是向渡的死對頭,邊灃!
  向渡真想自戳雙目:操,我一個純純直男,看的什么辣眼睛玩意呢?
  正在這時————
  “哎哎哎,快走開!”樓上有人喊了一聲。
  向渡記得樓上是個咖啡廳,平日都開得挺晚,現在差不多歇業。
  他下意識抬頭,抬頭的同時,緊跟著這個聲音的是一個巨型淺綠色雕花花瓶。
  向渡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它砸到自個腦門上。
  他只有一個想法:媽耶!你別砸臉啊!
  傷筋動骨一百天,砸到臉怎么算?
  ……
  向渡醒來的第一感覺就是腰酸,腿酸。
  再一動,屁股疼?
  屁股?
  他瞬間全然驚醒。
  牽一發而動全身,腰部以下全都麻麻的。鼻尖飄來濃厚信息素的味道。
  強勢的侵略性中帶著舒適的溫柔,夾雜著絲絲曖昧的味道,讓人很容易放松警惕。
  這個味道怎么怎么熟悉……
  目視之處全是漆黑一片,不知道哪里來的熟悉感,伸手去開了臺燈,一轉頭,懵了。
  向渡旁邊躺了個男人,雖然是背對著他,可能看到輪廓,肌肉緊實,背部脊背的肌肉紋理線條緊繃著,側線像是那雕花山子,鬼斧神工。
  男人像是一頭沉睡的雄獅,對向渡露出最容易受敵的背面。
  感覺到向渡醒來,邊灃轉過身來,睜開眼,那雙略微上揚的細長眼角此刻卻沒有令人討厭的高傲,眼中全然是滿滿的愛意。
  “怎么了?是哪兒疼么?”聲音低沉沙啞,有著事后的慵懶,讓人雞皮疙瘩掉一地。
  等等,真的是……邊灃?
  沒錯,他死都不會忘記邊灃這張臉的。
  向渡說不出來來,他從沒見過這樣的邊灃。
  平日里,邊灃都是一副臭德行,全身上下堆砌著奢侈品,哪怕是領口的扣子,也是寶格麗的。
  最喜歡下巴懟人,鼻孔看人。
  談合同、看設計的時候更是,簡直要把資料戳他腦門上。
  而現在,那個聲線里帶著慵懶和絲絲性感的人,是邊灃?
  向渡頭皮發麻,這是什么種類的現實魔幻?
  邊灃看向渡愣愣的,白皙臉上還殘留著事后側潮紅,輕輕一笑,瞇著眼伸出手來:“怎么了?”
  “住手!!”向渡大喊一聲,邊灃瞬間清醒睜開眼,黑眸一沉,有些自責:“怎么了?真你弄疼你了?”
  向渡只想抽根煙靜一靜,可他其實不抽煙。
  他脫口而出:“疼,屁股疼。”
  邊灃笑起來,低沉的笑,笑聲像是晚風拂過,從頭皮到腳尖都蹦起來了。
  有點讓向渡想揍他,可又覺著肉麻的很,渾身上下都很別扭!
  “我問你……怎么在我家里?”向渡深吸一口氣問。
  邊灃挑眉,有點莫名其妙,反問:“怎么,你不是一直別扭不愿意住我哪兒,說我爸總揶揄你,要不,過幾天搬到我山頂別墅去?”
  這里的確是向渡的家,但是擺設卻與前一天還住著的時候截然不同,家具變化了不少。
  就像墻角的兩只青花瓷瓶絕對不是他的風格。
  當然,是因為買不起。
  向渡自認是個直男,鋼管直,他是一個beta,有過前女友,好幾任,都是較小軟萌型,目標是想要個女兒和兒子。
  邊灃是個alpha,性取向,男。其他資料不詳,是他的合作公司的ceo,驕縱欠扁的有錢人。
  現在,向渡不明白自己現在的狀況。
  等等!他突然靈感一閃,腦子里閃過一個大膽的想法,這個場景似曾相似!
  同人文里——————
  “邊灃是個寵妻狂魔,向渡生氣的時候喜歡砸花瓶,便買了兩只又大又圓的纏枝蓮紋青花瓷瓶擺在家里。
  這一對一只九十九萬,寓意長長久久,就等著被砸。
  可惜向渡聽到了九十九萬,每次發火的時候都讓自己保持理智。
  沒想到這個花瓶還有敗火的效果。”
  向渡對錢很敏感,所以當初瞄到那篇小說時,就注意到這個九十九萬,特意看得仔細。
  所以現在,向渡指著纏枝蓮紋青花瓷瓶問邊灃:“這個多少錢?”
  “九十九一只。”邊灃說。
  “九十九塊?批發的?”
  邊灃以為向渡想逗他開心,寵溺地笑了一下:“九十九萬。”
  向渡眼前一黑,差點摔下床去,邊灃眼疾手快將他一撈,撈了回來,“怎么了?這么有精神?再來?”
  向渡臉色爆紅,腦子里嗡嗡作響:“不了不了!!”
  他直起身來看著自己穿著睡褲,稍微緩了緩,拿起睡衣下了床,“我去陽臺……涼快一下。”
  陽臺的風,清冷醒人,向渡腦子瞬間清醒,他好像真的穿越到書里,至少邊灃不可能用兩個九十九萬的大瓶子來耍他玩。
  而且平日里,他倆一般見面就是劍拔弩張,根本不可能這么心平氣和的對話。
  回到房間,邊灃正起身喝水,也遞給了他。
  邊灃嗓子潤了潤,說:“早點睡,你沒忘記明天是什么日子吧?”
  向渡愣住,下意識問:“什么日子?”
  邊灃瞇起眼睛,看起來有些危險:“你不會真的忘了吧?”
  向渡:“我……”
  瑪德,他根本就不知道,能記住就能有鬼了!
  邊灃勾了勾手指,“過來一下。”
  “怎么了?”向渡猶豫了一下,還是往前磨蹭了兩步。
  下一刻猝不及防被一把拉了上去。
  “你你你,要干嘛?明天到底什么日子?”
  邊灃呵呵一笑:“懲罰,罰了之后我告訴你。”
  然后邊灃一口啃在他脖子后的腺體上。
  事情來得太快,向渡幾乎沒辦法反抗,力量太過于懸殊,況且就算力量不懸殊,他恐怕也無法反抗。
  因為信息素涌了上來了。
  手腳發麻,無法動彈。
  等等?他?腺體?信息素?
  什么???
  向渡瞬間記起來,那個小說里,自己是個omega!
  “操……我特么!”甜甜的草莓味散發出來,頃刻間將整個屋子填滿,像是甜蜜素一般,竟然特別的香甜。
  這是一種什么感覺,沒法形容,因為向渡從未有過如此體驗。
  原來omega的發熱期是這樣的?
  坦白來說,不算太舒服,因為整個人都感覺燙燙的,像是中暑。
  想要降降溫,卻鋪天蓋地的顫栗感,讓人無法動彈,信息素在血液里亂撞,渾身都癱軟了下來。
  甜甜草莓味和木質香氣纏繞在一起,像是在空氣中炸開了煙花。
  在失去正常意識之前,向渡只剩一個想法:他為毛是草莓味?
  向渡是絕望,巨大的恐懼包裹著他,居然和自己的死對頭進行了和諧的敏感詞。
  而且不止一次,不知道幾次。
  最慘的是,他雖然身不由己,但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并且最后感覺到開心。
  他告訴自己這是小說的設定!
  對!沒錯!
  以往,邊灃總喜歡用alpha的信息素壓他,邊灃的信息素像是一股子沉香木的木質香夾雜這一些新鮮海風的味道。
  可倒霉的是,身為beta的向渡會聞到這股子信息素的味道。
  因為如此,他厭惡木頭的味道到極致,將家里所有的木質家具都換了,換成了塑料的,陶瓷的,金屬的。
  但現在,一聞到就頭皮發麻,全身僵直。
  嘶,牙疼,不對,屁股疼。
  身為一個beta,他沒有太強烈的欲望,和女朋友交往也都是正常交往,大概一周一次到兩次,十分和諧。
  然而在這本小說里,他成了omega,一個后期分化成omega的beta。
  分化是會有,但是就像是動物王國里的白化病動物。
  很少,少之又少。
  分化之后的人和常人無異,但也有分化之后,又變回來,反反復復來回橫跳的存在。
  但是一般來說,分化期大概會在成年前后,向渡早就過了這個時期。
  從浴室里出來,向渡倒頭躺倒在沙發上,蜷成一團。
  向渡皮膚很白,大概是基因遺傳,怎么曬也不黑。
  雖然困得不行,但是向渡不敢靠近那張床,也沒有任何精力搭理其他。
跳到:
上一篇:偏寵夫郎 作者:白日坐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