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風靡了星際修真兩界 作者:浮安衾

作者:浮安衾
  因父不詳,還礙了天下第一尊者的眼,木澍濡煢煢孑立,最后被師兄們迫害關進秘境。
  沒想到秘境里的上古兇獸都是小可愛,這里還聯通了科技高度發達的星際。
  呆萌全能小機器人滿地跑,種田養花蓋房子。
  外兇內萌小兇獸層出不窮,蹭飯送寶打壞蛋。
  還有星際光粒子、中原子、超高音武器護身。
  木澍濡不但沒死,還過上了神仙日子。
  星際大佬所在荒星一棵草都活不了?
  養的小花剛成小妖正調皮,正適合開墾荒星。
  星際人民能把一棵小樹捧成國寶?
  秘境中千百年的樹木遍地是,綠化星球最適合。
  星際人民不知天然食材是什么味道?
  木澍濡直播美食美酒美景,風靡了整個星際。
  后來—
  一劍破蒼穹的尊者,笨手笨腳地拿著糖葫蘆,“你是我兒子,跟我回家可好?”
  機甲之父開星皇帝,帶領機甲戰隊一字排開,“他是我王后,你敢帶走試試?”
  修仙花妖受VS星際天才攻
  內容標簽: 種田文 星際 甜文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木澍濡 ┃ 配角:荊星闌 ┃ 其它:甜
  作品簡評:
  修仙世界中的小花妖被師兄陷害困在了秘境中。星際時代的機甲大師因一場事故,被放逐到一個寸草不生的荒星上。秘境和荒星因為同頻地震有了交集,小花妖和機甲大師可以互相看到彼此,并且可以傳遞物品。兩人最初利用各自擁有的資源,來交易、合作,互相幫助,互相喜歡,小花妖最終來到星際,和大師一起建設荒星,把荒星建設成美麗的星球。
  修仙世界的仙美與星際時代高科技的碰撞新奇有趣,文中小萌物層出不窮,小機器人呆萌可愛,小靈獸的反差萌更是讓人捧腹不已。人物形象立體豐滿,故事情節精彩連連,歡聲笑語之中藏著點滴淚意。唯美的愛情,偉大的親情,無私的友情,共同鉤織出一個溫暖的故事。

第1章
  幽霧秘境中,秘法珍寶俯拾皆是,可四個沃雪派的弟子形色匆匆地從一洞府中飛出,對滿地的靈藥視而不見。
  “秘境馬上就要關閉了。”一個白衣長袖的青年說:“我們要快點到開闊的平地上。”
  他是幾個人中年紀最大的,也是他們的大師兄。
  幽霧秘境自七年前開啟一次后,這是第二次開放。
  七年前那次,讓整個修真大陸都知道了這個新出世的秘境的價值,初次進入秘境的那一批人,都滿載而歸,傳說這一秘境中,危險程度低,秘寶卻比比皆是,以至于這次想進秘境人太多,他們沃雪派也只有八個名額,在秘境分成兩隊。
  秘境關閉時,只有在開闊的平地上,才能被安全送出。
  四人飛到洞府口,皆是松了一口氣,前面就是平地,他們能順利離開秘境了。
  秘境,不定時開放,但每次開放的時間都是固定的,在開放時間內,修士可進入探秘尋寶,一旦到秘境關閉,必須立即離開,如果秘境關閉沒能離開,被留在秘境中,被秘境碾壓,可能會魂飛魄散。
  在四人放松之余,其中一個修士,勾了勾嘴角,眼中暗光一閃,衣袖中一條捆仙繩直奔他們之中最下的一個修士。
  那個年輕的修士,在這種時刻,完全沒設防,輕而易舉地被捆住了。
  “二師兄?”被捆住的少年,只驚訝了一瞬,繼而臉色慘白,“二師兄,在秘境中你就不要捉弄我了。”
  他生的絕美,這樣狼狽也掩蓋不住他的出塵之姿。
  白衣上沾染了點點灰塵,粗糙的捆仙繩縛住極為纖細的腰身,臉上的慘白,眼尾的淚痣,因水靈根眼睛里永遠氤氳著的一層水霧,都讓他如清韻山水畫,呈現出回味無窮的美感。
  他叫木澍濡,是沃雪派拿到名額的弟子中最小的一個。
  “呵。”二師兄輕笑一聲,嘲諷厭惡凝成他臉上的表情,“這種時刻,我可沒心情跟一個野種開玩笑。”
  他的厭惡如實質,木澍濡臉上的慘白更重了一分。
  秘境開始震動,這是秘境即將關閉的前兆,被牢牢捆住的木澍濡著急地看向另外兩人,那是他的大師兄、五師兄。
  五師兄邊向外看,邊冷淡地說:“既然七師弟要留在這里了,不如把你收集的資源給師兄們吧。”
  木澍濡抿了抿唇,把最后的希望放在大師兄身上,沃雪派的大師兄,為人磊落,質性灑脫,這個時候也猶豫了一瞬。
  “這有點過分。”他說:“到時候怎么跟掌門交代?”
  平日里在宗門中,他們欺負就罷了,還沒必要害死他,不管怎么說,他是沃雪派的弟子。
  木澍濡剛松口氣,二師兄笑道:“大師兄,你以為掌門想看到他嗎?他就是沃雪派的老鼠屎,也是寒乾尊者身上的恥辱,讓他消失在秘境是最好的。”
  木澍濡心里一緊,寒乾尊者是大師兄最為敬佩的人,果然,大師兄更加猶豫了。
  “大師兄,我雖然資質比不上你們,這么多年在宗門也一直勤勤懇懇地修煉,從不惹是生非。”他著急地爭取活命的機會。
  木澍濡的聲音軟中帶清,正如他所說的,宗門中沒有一個人喜歡他,在最初嘗試和他們拉近關系失敗后,他就窩在自己的院里修煉,安安靜靜,恍若隱形人。
  他是沃雪派內門弟子中最安靜乖巧的一個,如果不是因為他的出身,他一定是宗門最受寵愛的小師弟。
  秘境震動地越來越激烈,大師兄糾結掙扎之時,二師兄眼里裝滿陰霾,出其不意地一腳把他踢進洞里。
  “唉,他身上的資源!”六師兄可惜地喊。
  “快走!”大師兄大喝一聲,也來不及再管被踢進洞里的人,秘境就要關閉了。
  三人飛速地消失在洞口,剛出現在平地之上,立即被傳送出秘境。
  秘境關閉了。
  秘境外面幾家歡喜幾家憂,能出來的都滿載而歸,在秘境中遇險的宗門長老們也只能惋惜。
  “秘境波動怎么這么大?”有個門派的長老驚訝道。
  秘境已經關閉,他們還能感受到其中的波動,里面必然已經翻江倒海。
  沃雪派幾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只有大師兄神色復雜地看向秘境方向。
  他想起初見木澍濡的時候,那時候五歲的木澍濡抱著一盆水仙花,小短腿艱難地邁過房間的門檻,大大的眼睛笑成月牙的形狀,盆里清水倒影在眼睛里,微微蕩漾,小梨渦若隱若現。
  “大師兄,這是我養的水仙花,送給你。”
  那是一盆清艷至極的水仙,不難看出是他用心呵養出來的,他努力舉著花盆,慢吞吞地,用奶聲奶氣地聲音說:“我叫木澍濡,澍濡兩個字不好寫,也不好讀,大師兄可以叫我木木。”
  那盆水仙,當場就被二師弟給推翻了。
  花盆摔壞,水流了一地,水仙花在地上東倒西歪,木澍濡受到驚嚇,咬著手指不敢說話,眼里是霧蒙蒙的心疼。
  好像是最心愛的東西被摔壞,驚慌之中的可憐兮兮模樣一直留在他心底。
  強行從記憶中回神,他看向遠處面無表情的寒乾尊者,告訴自己他沒做錯。
  寒乾尊者,君子端方,天縱之才,是修真界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唯一一個二百歲之前踏入化神期的修士,他身上不該有任何污點。
  木澍濡就是這個修真界北斗之尊身上的唯一污點。
  尊者是厭惡他的吧,在秘境開啟前,也曾當眾嘲諷地問木澍濡,“你憑什么得到的名額?和你母親一樣憑臉嗎?”
  木澍濡當時穿著比東海蛟絲還要耀眼的白衣,外衣潔白柔軟,柔軟的光澤映襯出雪一般的皮膚,熠熠生輝,動人心魂,明明都是白衣,只有他的格外不同。
  修仙之人不該過分注重身外之物,也只有他,分明沒有一個人會在乎他,卻從頭到腳的精致,精致得麻煩。
  他自然是不敢頂嘴尊者的,只低著頭,盯著自己同樣柔軟的鞋子。
  秘境徹底沒了生息,木澍濡沒出來,從頭到尾沒有一個人提到他。
  于此同時,秘境之中,如外面所料,天崩地裂的震動著,洞府坍塌,木澍濡滾到外面,捆仙繩在秘境關閉后自動脫落,即使這樣他也站不起來。
  秘境瘋狂地震動著,雷陣狂鳴,一道道裂痕飛快蔓延,秘境好像要爆炸一樣。
  秘境容不下一個活人,就像偌大的修真大陸容不下一個他。
  木澍濡一只手緊緊抓住一條粗壯的藤蔓,以防自己被震飛出去,手指用力到發白,另一只手握住佩劍插在地上固定。
  容不下一個……人?
  木澍濡絕望的眼里一點點亮了起來。
  他松開手中的劍,雙手抓緊藤蔓,一眨眼之間,木澍濡消失了,藤蔓下一株水仙花扎進布滿靈植的土地里,和靈植肩并肩,親親密密,假裝自己是一株秘境里土生土長的水仙。
  秘境中的幾個大佬:“……。”
  木澍濡是個花妖,這個秘密宗門里沒人知道,正如他們都不知道被稱為上清仙子的他母親,也是一個花妖。
  接近一個時辰的劇烈震動終于停息,小水仙探頭探腦向四周觀望,確定秘境真的是風平浪靜,周圍也沒有危險之后,小水仙兩條長葉撐著土地,將自己從地里□□。
  他抖抖身上的泥土,一躍跳入前面的溪水中,春天的溪水,帶著微微涼意,不至于冰涼,是小水仙最愛的溫度,他任憑清澈的溪水輕柔地沖擊自己的身體,在水中舒展身肢。
  等身上干干凈凈后,小水仙向外走,邊走邊變成一個還像少年模樣的人,他身邊蹦跶出一個肥嘟嘟、圓潤潤,只有巴掌大的小靈獸,小靈獸翻了個跟頭,被柔軟的衣服整個蓋住。
  那是它拿出來,讓小花妖穿上的衣服。
  小靈獸的母親是靈蠶,父親是太歲,目前看起來像個靈蠶寶寶,小花妖從小到大所有的衣服,都取材于它的靈蠶絲,看著飄逸,摸著柔軟,還水火不侵。
  等小花妖穿好衣服后,靈蠶寶寶飛到他的手掌中,它看著是個光禿禿的蛋,只是這個蛋異常柔軟,小花妖用手顛一顛,它身上的軟軟的肉,就一層層碧波漣漪般蕩起來。
  這個時候,它圓潤的身子就會伸出兩條細細的小條,抱著小花妖的手指。
  這是他從小到大最喜歡的動作,癱坐在小花妖的手掌中,抱著他的手指。
  小花妖摸著身上柔軟的衣服,喃喃道:“不管別人怎么說,我就是要穿唔唔的靈蠶絲做的衣服。”
  靈蠶寶寶親親密密地抱著天底下最美的手指:“唔唔!”
  因為靈蠶寶寶只會發出“唔唔”的聲音,所以小花妖給它起名為唔唔。
  小花妖大概是有點傷心的,當時寒乾尊者那么說他,他不敢造次,只能低頭聽著,可他也像大師兄一樣,曾經把寒乾尊者當成神一樣的人,敬畏非常。
跳到:
上一篇:與頂流男神組cp后[穿書] 作者:五枚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