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來后我嫁入了豪門 作者:無衣yoyo

作者:無衣yoyo
  【震驚!某大學一不起眼男生突然性情大變,顏值吊打校草,成功嫁入豪門,這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扭曲?】
  白玉澤:我終于從那個鬼地方穿回來了!迫切需要找個男朋友!要求:帥,有錢,狂野!
  聞城: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
  一直活的很憋屈的白玉澤穿越了,穿成一只深淵中的男魅魔,會魔法,身嬌體軟,開了十級美顏,專治各種不服。
  然后他又穿回來了。
  依然會魔法,身嬌體軟,開了十級美顏…專治各種不服。
  ————
  一開始豪門大佬們都當聞家大少是色令智昏,后來他們才知道,白玉澤哪是什么灰姑娘,他明明是披了灰姑娘皮的神仙教母啊!!!
  【1】酷炫吊炸天立了一堆flag豪門攻VS貌美又會玩畫風十分清奇魅魔受
  【2】蘇爽傻白甜
  內容標簽: 靈異神怪 穿越時空 美食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白玉澤,聞城 ┃ 配角:很多 ┃ 其它:魅魔受,爽文,豪門
  作品強推:一直活的很憋屈的白玉澤穿越了,穿成一只異世界的男魅魔,會魔法,身嬌體軟,開了十級美顏,專治各種不服。現在他又穿回來了。依然會魔法,身嬌體軟,開了十級美顏…專治各種不服。
  本文的風格詼諧搞笑,披著灰姑娘皮的神仙教母受與自我要求極高的攻,彼此吸引的同時,形如一對歡喜冤家,在經歷過無數啼笑皆非的故事以后,終于修成正果。攜手虐渣渣,酸爽傻白甜。喜歡看爽文小甜餅的讀者,精彩不容錯過~

第1章
  “哦~哦哦~啪啪啪~啊啊啊~噗噗~”
  白玉澤又一次在睡夢中被高亢的淫叫聲吵醒,他眉心皺起,只覺得煩躁得要命。這幫記吃不記打、天天就知道胡搞亂搞的混賬!警告過多少回不許到他跟前礙眼,敢情都當耳旁風了?
  他毫不手軟,聚起魔力,招來一團冰水混合物順著聲源來處砸去!
  咦?
  魔力怎么變弱這么多?
  但效果卻出奇的好,幾聲慘叫從右下方傳來——
  “臥槽白玉澤你有病吧!大冬天的你潑冷水?”
  “啊啊啊這踏馬是什么水啊!怎么這么涼!還有冰碴子呢……”
  “老子要是被你搞萎了,一定閹了你!”
  “看個片兒而已,反應這么大,要不要給你弄塊貞節牌坊掛脖子上啊!”
  叫罵聲,抽紙聲,還有在兵荒馬亂中頑強繼續的啪啪聲……
  一直懶得睜眼的白玉澤終于反應過來到底哪里不對,他詐尸一樣在上鋪坐起來,環視室內一圈,最后盯著那幾個猶自喋喋不休的男生,表情詭異極了:“是、你、們?!”
  塊頭最大的孫明把擦水的紙巾往地上一丟,胡嚕了一下腦袋:“呵,這話倒新鮮了,不是我們還能是誰?麻利兒的滾下來賠禮道歉,衣服你洗宵夜你請,不然信不信我現在就去接盆水潑你床上?”
  在全體成員都讀大二的7號樓B棟302宿舍,白玉澤的地位向來排末尾,只有在快期末的時候稍有上升,那也是因為他成績好,都指著他提供筆記好不掛科的。日常情況下,這個成天頂著個鍋蓋頭,黑框眼鏡,衣著老土,內向不合群,天天除了鉆圖書館啃書就是到處打工賺錢,陰氣森森,無趣的要死的呆逼男生,誰都懶得多看他一眼。
  大學生不像中學生一樣幼稚,霸凌搞得比較隱晦,以往同宿舍的人頂多不愛搭理他,指使他帶個飯拿個快遞什么的。再比如像今天這樣,都知道他病的不輕需要好好休息,可聚眾看片兒依然百無禁忌,甚至額外拉了兩個別的宿舍的兄弟共襄盛舉。
  所以可以想象,這樣的人竟然敢往他們頭上潑冷水!自覺被挑釁了的他們有多暴跳如雷!
  白玉澤此時卻一點心虛害怕的樣子都沒有,他正專注地將兩只細白的手掌在眼前攤開,翻過來覆過去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接著突然無比愉悅地低聲悶笑起來,笑得整張床都在抖。
  其他人:???
  不等他們對白玉澤火上澆油的竊笑做出反應,床上的人就被子一掀,嗖——地按住床邊護欄跳了下來,兩只腳剛好落在棉拖鞋上。他根本視所有人如無物,在自己的桌子上翻了片刻,就找出了正在充電的手機,開機解鎖,手法生疏地點、滑了幾下。
  “2018年11月7日……晚十一點零八分……”
  “喂——”孫明十分火大地揮著巴掌沖他狠狠一拍,“跟你說話呢,你丫裝什么聾啊?”
  但他就跟后背長了眼睛一樣,往旁邊一挪,這巴掌就拍空了,反讓孫明收不住力,趔趄了一下。
  白玉澤靠著桌子緩慢地回過身來,手機已經被他丟在臺上,左手正很珍惜地捏著一只蔫吧蘋果,右手則拎著把水果刀在指尖利落地挽了個花,嘴角笑岑岑,眼神涼颼颼地在所有人臉上過一遍,然后下巴朝某處一點:“哦,道歉是吧,剛才病迷糊了沒控制好身體反射,潑了你們一杯水真對不起。但請你們馬上把它關掉,好嗎?這聲音真讓人煩躁啊。”
  這聲音真讓人煩躁???而且你管現在這狀態叫病迷糊了???
  仔細聽的話,他的吐字略微有點生硬,還一字一頓有點慢,就跟出國多年的人再次說漢語似的。
  但就是這種生硬感,配上他不合時宜的笑容和舉動,才更顯得詭異十足——真特么能讓人飛速聯想到“某沉默寡言大學生突然變態,手持水果刀怒殺數名同學為哪般”的社會新聞標題啊!
  對面的看片兄弟團寒毛都炸起來了,面面相覷,都本能地停止了叫罵。
  見氣氛尷尬下不來臺,外宿舍的那兩個硬著頭皮打起了圓場:“算了算了,都是同學,各退一步吧……也沒濕多少,趕緊回去洗個澡就行了,別感冒了……下回再約啊。”
  視頻終于關掉了,人也走了一半,整個世界都清凈了。
  白玉澤吹著口哨繼續給蘋果削皮,三兩下削好了,刀子丟到桌子上,他一邊咔嚓咔嚓啃著,一邊隨手翻自己的桌子,教科書,小掛飾,甚至兩盆巴掌大的小盆栽——一盆種著仙人球一盆種著多肉,每個都看的津津有味,跟不是他自己的一樣,透著茫然,透著驚喜,透著暢快,愈發把幾個暗中觀察的同寢室友嚇得不輕。
  雖然他們暗中吐槽過幾次這小子早晚得瘋,可萬萬沒料到他會瘋得這么早……
  誰也不知道白玉澤這會兒想的卻是:蒼天有眼,我終于從那個鬼地方穿回來了哈哈哈!
  說起穿越這個事兒,要不是親身經歷過,打死他也不信這是真的。
  他清晰地記得自己穿越的那天,就是2018年的11月7日,因為沒注意天氣預報,衣服穿少了,受了寒,感冒兼具發燒,就請了假回宿舍休息。因為經常有不定時打進來的騷擾電話,怕被吵醒,手機也關掉了,吃的藥效力很強,他裹著被子哆嗦了好久,也不知是什么時候失去意識的。
  等再醒過來,白玉澤就驚悚地發現自己穿成了一只幼年男魅魔——應該是魅魔吧?他自己翻譯的。
  算了,名字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他之前,整個魅魔族群就沒男性,全是身材火爆的妹子!這些妹子的日常,一句話總結:不是在啪啪啪,就是在去往啪啪啪的路上。啪啪啪的對象什么奇葩物種都有,體型大的比大象還夸張,體型小的則堪比吉娃娃,露天作業,百無禁忌,隨機配對,數量不限。白玉澤一個好好的社會主義小青年,哪見過這陣仗啊!三觀全都喂了狗,惡心的飯都吃不下,天天幻想著餓死了是不是就能穿回去了。
  可惜,不吃是吧?給你灌!
  吃的還是毛、鱗沒弄干凈,半生不熟還有血色的肉泥,做法粗獷,腥騷氣直沖腦門兒,灌完就把嘴給你堵上,想吐都吐不出來,什么時候消化完了什么時候松開。
  最慘的是,白玉澤這個異類,還要成天被“人”圍觀,把他當成啪啪啪之間的余興節目。
  哇,男魅魔哎!(捏捏捏,咕嘰咕嘰)
  哇,所有魅魔的魔法屬性都是火、土、黑暗,跟深淵物種的畫風特別一致,只有他是水、木、光明屬性啊!哈哈哈水、木也就罷了,但一個魅魔竟然是光明屬性,怎么這么搞笑……
  哇,你看他皮膚好白的,又細膩瑩潤,頭發好黑,仔細看相貌也很特殊,不像魅魔,也不像地表上的人形種族……能不能跟他玩一玩啊?什么,太小了會壞?再等等?
  哇,他竟然不愛吃火蜥肉?那綠魔蛇肉呢?又吐了?奇怪啊,明明這么鮮嫩多汁!
  哇,他哭了喲喲喲,真有意思,眼淚流這么多,真不愧是水元素親合體……哎,再哭一會兒吧,再哭一會兒,還挺好看的……
  白玉澤很快就不一心求死了,反激起了一身戾氣。都特么穿越了還這么廢物!渾渾噩噩,毫無尊嚴,任人擺布,每天就知道哭哭哭喪喪喪有屁用!穿越界大寫的恥辱!
  不在沉默中變壞,就在沉默中變態。
  在異世界的深淵一呆十幾年,白玉澤是既變壞又變態,整個人設徹底崩掉了。
  原來他是個什么人?
  無論是問鄰居,問同學,問老師……大概率得到的答案都是“沉默寡言、出身可鄙,天天不知道在想啥的書呆子”。
  白玉澤的身世十分狗血。
  他們家其實相當有錢,親爹是做生意的,家產上億,開豪車住豪宅,說出去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可惜,他卻是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
  據說,當年他媽仗著年輕漂亮,毫無廉恥地勾引了他的富豪爹,肚子大了以后還敢上門示威,想趁機上位。可惜她高估了自己的能耐,偷雞不成蝕把米,在跟原配夫人的撕扯中,兩個大月份孕婦齊齊摔倒,送醫院搶救,小三生了個兒子大出血死了,原配生了個女兒安全出院。
跳到:
上一篇:講男講女[快穿] 作者:任我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