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月光后只想分手[穿書] 作者:煥時

作者:煥時
  顧千染穿了,穿進了一本小說里。
  這本小說正是妹妹忽悠他看的狗血替身耽美小說,里面的炮灰白月光與他同名。
  顧千染穿成了這個白月光。
  不過穿的時間點不太對,酷炫狂霸的未來霸總現在還是只繞著白月光學長轉的小奶狗。
  為了讓小奶狗順利黑化,顧千染只好配合著原劇情,準備在攻媽拿一百萬砸他的時候收錢走人。
  結果……
  誰能告訴他這個一口一個兒媳婦的女人是誰?
  為什么所有人都認可他們在一起?
  面對與原書完全不同的劇情,顧千染:害怕.JPG
  為了讓劇情順利發展,還是得分個手再說!
  顧千染記憶中的霸總ver.晏律:給你一千萬,做我的情人。
  顧千染面前的小奶狗ver.晏律:學長,這是我的零花錢,都給你!
  顧千染:怎么好像看到了后面尾巴在搖……
  閱讀說明:
  1、小甜餅,不糾結,寵就完事兒。
  2、攻喜歡的是受。
  3、劇情為什么會變,以后會說。
  內容標簽: 豪門世家 甜文 穿書 校園
  搜索關鍵字:主角:顧千染,晏律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顧千染睜開眼睛,揉了揉額頭,奇怪,他怎么睡著了?
  本還在納悶,但是抬眼隨意一掃,他又蹙起眉來,這是哪?他記得他睡著之前,是在圖書館查資料的,怎么一覺醒來換了地方?
  這里是……咖啡館?顧千染正在怔愣,耳邊忽然響起一個聲音。
  “你就是顧千染?”
  顧千染扭頭的一瞬間,就被滿眼的珠光寶氣閃了一下。他下意識點頭:“我是。”
  雍容華貴的婦人瞇著眼睛打量了他一會兒,自我介紹說:“我是晏律的母親。”
  晏律?聽著有點耳熟。
  顧千染不動聲色地挑了一下眉,隨后起身,說道:“您好,請坐!”
  晏夫人走到他對面的位子,對他一點頭,然后優雅地坐了下去。“你也坐。”她說。
  顧千染依言坐下。
  “你知道我今天為什么來找你嗎?”晏夫人的聲音冷淡,聽上去還有些傲慢。
  顧千染搖頭。
  晏夫人笑了一下,說道:“你在和我兒子交往吧。”并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顧千染沉默。
  “你不要以為你不說話我就不知道了。”晏夫人盯著他,“我告訴你,我可什么都知道。你們剛交往三天,是我兒子告的白。”
  “他很喜歡你,整天圍著你轉,就算回到家,也是三句話不離你。”晏夫人說著,舌尖抵在牙齒上嘖了一聲,語氣似是不屑,“他身為晏家的繼承人,真是一點也不沉穩。”
  顧千染靜靜地聽她說,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晏夫人拿過手包,從里面取出一張銀行卡,說道:“這里面是五百萬。”
  顧千染看著那張被推到自己面前的卡片,情緒終于有了波動:“五百萬?!”不是應該是一百萬嗎?
  “對,五百萬。”晏夫人重復了一遍,隨后看著他揚起唇角,“怎么,嫌少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等他否定完,晏夫人又從包里拿出一張卡,“這里是另外五百萬,兩張加起來,你不會再嫌少了吧?”
  “您……”顧千染微蹙起眉頭,“到底想做什么?”
  現在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聽到他的問題,晏夫人揚了一下眉,開口:“我知道你的父親生病住院了,你需要錢。把這些錢拿去,給你父親治病,然后……”
  她的話沒來得及說完,就被一聲氣急敗壞的呼喊給打斷了。
  “媽!”
  顧千染循聲望去,他看到一個少年正氣喘吁吁地向他們跑來。
  那少年約莫十六七歲,穿著干凈的白襯衫,一頭短發很是利落,然而額前落下的碎發又顯出幾分隨意,看著他,顧千染下意識地想到了一個名字。
  晏夫人看到少年,又驚又喜:“小律,你怎么來了?”
  果然,是他的“男朋友”,晏律——等等,年紀對不上!
  “媽,你怎么能這樣!”晏律對母親埋怨了一句,然后轉向顧千染,用焦急的視線在他身上掃描一遍,邊掃邊問,“學長,你沒事吧?”
  顧千染搖頭:“我沒事。”
  晏夫人的語氣飽含不滿:“什么叫我怎么這樣,我怎么樣了?”
  “你背著我私下來見學長!”晏律護著自己心愛的學長,兇巴巴地沖自己母親。
  晏夫人一看他這個樣子,委屈了:“嗚嗚嗚你這個不孝子,有了媳婦忘了娘,居然這樣兇我,你爸爸都不舍得兇我……”
  “你不要裝委屈,這件事就是你的錯!”晏律繼續對她批判。
  晏夫人更委屈了:“還不是你一直把我兒媳婦藏著掩著,都不肯帶回家給我和你爸爸看……我想看看我未來兒媳婦什么樣,所以才來見他的嘛……”
  兒媳婦?
  顧千染的眼角一跳,這個詞里包含的認同感和親近感也太多了吧?
  難道她不是來拆散他們的?
  晏律一見她這樣,頓時無奈起來:“我不是和你們說過了,我和學長才剛剛交往,現在見家長還太早,更何況學長也沒做好準備你就這么來了,萬一嚇到他怎么辦!”
  “可他剛剛和我見面的時候也沒嚇到他啊!”晏夫人還是覺得委屈,她分明是如此和善的好婆婆!
  晏律不信她,轉身問顧千染:“學長,我媽都跟你說了什么?”
  顧千染盯著桌上的那兩張卡:“她要給我錢。”
  “給錢?”晏律懷疑地看向母親。
  晏夫人連忙解釋:“我這不是聽說親家公生病了嗎,然后我就跟你爸一合計,拿錢給親家公治病!”
  “給一千萬治病?”顧千染質疑。
  “多的就當是我給兒媳婦的見面禮。”晏夫人笑瞇瞇的。
  你們有錢人給的見面禮這么大的嗎?顧千染暗想。
  晏律聽了解釋以后點點頭,拿起那兩張卡遞給他:“學長,那你就收下吧。”
  不是,你就沒覺得有什么不對嗎親?
  顧千染看著遞到自己面前的卡,嚴詞拒絕:“不,我不能要。”要了就沒法分手了。
  晏律把卡扔回給母親,“媽,學長不是庸俗的人,他不愛錢。”
  顧千染心想他怎么不知道自己這么不食人間煙火。
  晏夫人臉紅了,努力解釋:“那個,兒媳婦,你誤會了!我不是想拿錢侮辱你,這是我的一點心意——你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們可以換!你喜歡什么?珠寶首飾?古玩文物?豪車名表?”
  顧千染都不知道該做什么表情了,只能看向晏律。
  晏律自動把他的目光解讀為求助,對他溫柔地笑了笑,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然后義正言辭地對母親說:“媽,你不用這樣,學長他不喜歡這些。”
  “那……”晏夫人也求助兒子,“兒媳婦要什么啊?”
  晏律說:“你什么都不用給,學長知道你對他好,知道你的心意。”
  “是的,阿姨,您的的心意我心領了。”顧千染微笑,“但是您說的那些東西我用不上,所以真的不用了。”
  晏夫人很是感動:“兒媳婦,你人真好!”
  顧千染剛想抗議讓她別再叫自己兒媳婦了,結果還沒說話,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媽媽”。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顧千染對他們歉意一笑,然后接起了電話。剛接通,顧千染就聽到那邊傳來一陣凄凄慘慘的哭聲。
  “嗚嗚嗚小千嗚嗚……”一個女聲抽抽噎噎的哭著。
  顧千染蹙眉,問道:“媽,怎么了?”
  “嗚嗚嗚小千,你爸他……嗚嗚嗚……”話說到一半,又哭了。
  顧千染安撫她:“媽,您別急,我爸他怎么了?”
  “嗚嗚剛剛醫生說要給你爸做手術……”顧媽媽總算是把話說全了,但是說完之后又開始哭,哭的連人都不理了。
  “做手術?!”顧千染重復了一遍。
  聽到這句話,晏律和晏夫人都不由緊張起來,豎著耳朵想要偷聽點什么。
  “喂媽,你別光哭,你把事情說清楚。”顧千染對著電話說了半天,可還是沒有回應。
  “不行,我媽光顧著哭,沒辦法問出具體情況。”顧千染把手機拿下來,對那兩人說,“看來我要去一趟醫院了,不好意思,我先失陪。”
  顧千染說完就想走,可是晏律先一步抓住了他的手腕。他望著顧千染,眼底盡是深情,他說:“學長,我陪你一起去。”
  顧千染本想拒絕,但是看到對方堅定又溫柔的神情,一猶豫,還是點點頭,“好吧。”
  他看向晏夫人,抱歉地說:“阿姨,不好意思,我們先走了。”
  “等一下!”晏夫人叫住他們。
  “媽,你又怎么了?”晏律問。
  “我的車就在外面,我送你們去!”晏夫人說著就拿著手包站了起來,“親家公遇到這么危險的事情,我必須得去看看!對了,還得打電話通知你爸!”
  雖然很著急,但是顧千染聽到這話還是很無語,八字有一撇了嗎,就親家公兒媳婦的叫得這么熱鬧,要是到時候他們分手了,那得多尷尬。
  作者有話要說:  想象中:
  攻媽:給你一百萬,離開我兒子。
  顧千染:好的,阿姨。
跳到:
上一篇:穿回來后我嫁入了豪門 作者:無衣yoy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