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客棧整改報告 作者:李思危

作者:李思危
謝翡睡前看了本豪門換子小說,文中親子被接回家后作天作地,瘋狂針對身懷錦鯉血脈的養子,以至父親厭棄,母親嫌惡,自己還被高空墜物砸成植物人。
一覺醒來,謝翡穿成了炮灰親子,正躺在托養機構的病床上。他本以為活不過三章,卻意外繼承了一家非主流云集的妖怪客棧——
海馬霸總:聽說我懷了1800個崽?
水母賭王:出老千再也不怕剁手了!
土撥鼠歌手:啊啊啊我控制不住寄幾的尖叫!
從此,謝翡(被迫)投身于整改建設、經營管理、情感咨詢、糾紛調解工作。
后來,客棧刷遍各大頭條,因為一號房住著金牌制片人,二號房住著全城首富,三號房住著社會老大姐,四號房某人氣偶像正將謝老板困在沙發上,兇巴巴道:“有種再親我一下試試!”
謝翡:“啾咪。”
人氣偶像:“……親、親十下!”
這是主角穿成炮灰佛系打臉的故事,也是關于妖怪們的沙雕奇幻故事,甜甜der!
【閱讀指南】
①一盆沙雕味+一勺狗血味,群像放飛輕漫風?
②涉及傳說、妖怪一半有依據一半自編,輕松娛樂勿較真。

內容標簽: 奇幻魔幻 種田文 甜文 穿書
搜索關鍵字:主角:謝翡,郁離 ┃ 配角:湘妃,阿福 ┃ 其它:
作品簡介:
一覺醒來,謝翡穿越進一本錦鯉小說中,成為得罪主角的炮灰一枚。他本以為自己活不過三章,沒想到意外繼承一家妖怪云集的客棧,從此被迫投身于整改建設、經營管理、情感咨詢、糾紛調解工作,抱住小命的同時也找到了真愛,以及自己真正的身份。
本文是主角穿成炮灰佛系打臉的故事,也是關于妖怪們的沙雕奇幻故事,不但有各種意想不到的妖怪出現,還有新穎趣味的劇情發展。全文文筆流暢、文風詼諧、人物多樣且立體,非常值得一讀。
==================

  ☆、第1章 第 1 章

  “姓名?”
  “謝翡。”
  “年齡?”
  “18。”
  “確定想來我們客棧應聘?”
  “對。”接待臺前的白凈少年笑容燦爛,頰邊酒窩若隱若現。
  工作人員面無表情,如果只看他的殺馬特造型,你或許會懷疑這是招聘“tony老師”的現場,但事實上,這里卻是一家客棧。
  “等著,我去叫經理。”殺馬特單手插著褲袋,悠哉哉往后門去。臨到門前,他回身看了謝翡一眼,昏黃燈影模糊了他半邊輪廓,莫名顯出幾分陰森。
  轉眼,大堂就只留了謝翡一人。
  說是大堂其實很貼金了,房間攏共七八平,加上右南側打通的小茶室也就十來平。
  偏偏麻雀挺小五臟還不全,整間大堂除了斑駁脫漆的接待臺,就只剩墻上懸掛的數個相框——照片大多是黑白色,晃眼看還有穿秀禾服、長馬褂的人,映襯著潮濕泛黃的墻面,著實詭異。
  再瞧瞧接待臺上貼著499晚的價目表,謝翡感覺眼睛疼。
  可條件再差謝翡也只有忍著,他囊中空空,再不找份工就只能橋墩下打盹、馬路旁挺尸了。
  原地等了會兒,謝翡聽見高跟鞋的“踢踏”聲,隨著聲音越來越近,一抹紅色映入眼中。
  來的是位女性,約莫二十五六歲,一身大紅套裙,五官明艷奪目,與客棧陳舊破敗的環境格格不入。
  女人原本面有不耐,卻在走近后愣了愣,隨即眼波一轉,未語先笑。
  “謝先生?”
  謝翡微微躬身,禮貌又誠懇:“您好。”
  “我是客棧經理,姓湘。”女人的聲音軟糯婉轉,仿若撒嬌般甜膩,“三點水加一個相思的相,你可以選擇叫我阿湘,或者叫我……湘湘。”
  “湘姐。”謝翡選c。
  湘經理莞爾,指著一旁的茶室,“謝先生,我們去那邊談。”
  兩人坐下后,湘經理揭開茶壺蓋一瞧,回頭喊了聲:“阿福,泡兩杯茶。”
  “哦。”剛剛的殺馬特不知什么時候回來了,懶洋洋地應了聲,完全感覺不到對領導的尊重。
  謝翡隱晦地觀察湘經理,對方神色如常,笑盈盈介紹:“阿福是客棧的老員工,如果你順利入職,將來有不懂的都可以問他。”
  見謝翡乖巧點頭,湘經理又了解了一番他的個人情況,接著話鋒一轉:“我們客棧隸屬于大荒集團,目前集團尚處于發展階段,規模不大,相對的工作也比較清閑。客棧包吃包住,日夜倒班,除法定節假日外還有12天年假。至于薪水……你的月薪是稅前八千,季度獎和年終獎另算。”
  謝翡眼睛一亮,連酒窩都深了些。
  湘經理笑意更盛,“謝先生可以接受嗎?”
  “我可以!”
  這時,阿福端著茶過來了,湘經理遞了杯給謝翡:“你還有問題需要問我嗎?”
  謝翡想了想,大方提問:“公司有五險一金嗎?”
  “沒有。”湘經理無視少年的失望,淡定地吹了口浮沫:“我們有六險一金,含商業保險,要入職一個月以后再買哦。”
  謝翡一臉驚喜,“我沒問題了,謝謝湘姐。”
  “那行,身份證帶了吧?一會兒跟阿福去簽試用期合同。”
  謝翡微怔,“我合格了嗎?”
  “當然。”湘經理紅唇一揚,笑得頗有深意:“我對你很滿意。”
  一場面試僅僅用了十分鐘,接下來的簽約過程也很順利。
  謝翡拿著張門卡,聽阿福說:“你的房間還沒收拾,先住二樓客房,房門上掛了‘菊’字牌那間。”
  “好。”
  “我住一樓值班房,后門出去靠左一間。”阿福指了個方向,“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再帶你轉轉。”
  謝翡道了謝,見阿福沒有別的要交代,便先一步上樓了。
  二樓一共四間房,分別命名為“梅蘭竹菊”,謝翡找到自己那一間,刷卡,關門。
  燈亮起,謝翡站在門口打量著室內陳設——一張床、一套桌椅、一臺電視機、幾把衣架構成了房間的全部,灰白的墻面還殘留著幾個臟兮兮的鞋印……
  總而言之,“寒酸”二字足以概括。
  一間處處寫著“不靠譜”的野雞客棧,真有那么好的福利待遇?
  “嘁,鬼才信。”謝翡將隨身攜帶的麻布包一扔,四仰八叉平躺在床上。
  按照他的理解,工作清閑=沒客人;規模不大=員工僅有湘經理和阿福兩人;至于假期和薪水……水中月美嗎?但你永遠撈不著。
  盡管明知是坑,他還是義無反顧地跳了,無非是打著蹭住的主意——至少“包吃包住”應該沒騙人。
  謝翡吐了口氣,暗嘆時運不濟,命途多舛。
  想他一周前還是家網紅民宿的老板,家里十多間房隨便住,一朝穿越,居然淪落到蹭住了。
  沒錯,謝翡是穿越的,穿的還是本小說。
  他原本是個孤兒,自幼被爺爺奶奶撿回家撫養,全家靠著經營一間民宿過得還不錯。在他十六歲那年,爺爺奶奶相繼離世,謝翡選擇輟學回家專心打理民宿。
  六天前,他偶然看到a收藏夾里多了本陌生的小說,出于好奇翻了幾章,發現書中炮灰居然跟他同名同姓同年齡,甚至同樣是孤兒。但炮灰沒他好命,從小就在福利院長大,直到一對衣著光鮮的中年夫婦找上門,自稱是炮灰的親生父母,只因當年醫院工作失誤,才導致炮灰遺落在外十七年。
  理所當然,炮灰被接回了家,轉眼從孤兒升級為豪門闊少,開始作天作地,瘋狂針對家中鵲巢鳩占的養子,以至父親厭棄,母親嫌惡,最后還被高空墜物砸成了植物人。
  看到這里,謝翡直接刪書,孰料一覺醒來他人就躺在了托養機構的病床上,一群白大褂還圍著他高呼“醫學奇跡”。
  在接收了一段不屬于自己的記憶后,謝翡確認他穿進了昨晚看過的小說中,成了那個倒霉的炮灰。
  聽聞醫生已將他蘇醒的消息通知了家人,謝翡的心情可別提多酸爽了,因為他知道養子不僅僅是文中主角,更是覺醒了錦鯉血脈的氣運之子,擁有科學難以解釋的超自然力量。
  得罪了這樣的主角,他還有活路嗎?
  謝翡做好了承受最壞結果的心理準備,可一直到他漸漸康復,都未曾見到一個謝家人。
  他就像是被遺忘、或者說被遺棄了。
  謝翡當即做下一個決定——跑路。
  他帶上身份證和錢夾里所有現金,憑借網絡上學到的反偵察技巧從托養機構逃走,輾轉來到了兩千多公里以外的南山市。
  謝翡打聽到南山市內有一座大型影視基地,周邊民宿客棧林立,剛巧他急需賺錢續命,最適合他的工作自然是老本行。于是,他乘車前往了基地所在的邵陽鎮,沒想到鎮上到處都不招人,他又走了兩個多小時,才在距離基地較遠的夕寧村發現了這間“大荒客棧”。
  不論如何,他總算有了棲身之處,工作可以日后再換,暫時待著吧。
  謝翡翻身坐起,活動了下酸痛的肩,從麻布袋中取出唯一一套衣服,準備先洗個澡。可房間里沒有浴室,找遍了二樓也僅有個公共衛生間,他只好抱著衣服下樓求助阿福。
  大堂里沒人,謝翡直接轉出后門。門后是座庭院,院里無燈,月光下依稀可見植物雜亂的輪廓,四處伸展的枝干好似黑夜里生長的爪牙。
  他看向左邊,視野里矗立著一座孤零零的小屋,屋門半掩,門縫中并沒有光線透出,卻隱約傳來樂聲。
  等走得近些,謝翡終于聽清是一個男人在歇斯底里地縱情高歌,他只當那是阿福,正打算敲門,抬了一半的手卻僵住了。
  屋內,一只半人高的蝙蝠倒掛在房梁上,前爪還勾著臺iad。
跳到:
上一篇:穿成樹后我和反派戀愛了[穿書] 作者:詞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