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后我渣了渣攻 作者:李顏奚

作者:李顏奚
  #穿進狗血渣賤文里怎么辦#
  林舟穿進一本修真背景的狗血渣賤文中,成為書中替渣師弟擋劍,被渣師弟當成發泄工具,流淚又流血,依然愛到深處無怨尤的賤受林輕舟。
  為渣男而死時,還要露出心甘情愿的美麗微笑。
  林舟:“......我不干!”
  系統(憐憫.JPG):OOC一時爽,爽完火葬場。
  一語成讖。
  不過,火葬場不是林舟的,而是渣男的。
  林舟終于硬著頭皮不要臉地做完任務,本打算功成身退,劈柴喂馬,遠離渣男保平安。
  渣師弟寒祁卻死皮賴臉地纏了上來,踹都踹不走:“師兄,你應該從一而終!”
  林舟擺了擺手:“不好意思,我喜歡半途而廢。”

  前期陰狠邪魅后期深情忠犬攻X一直表面冷靜淡定內心狂吐槽美貌受
  1v1,主受,HE

  【食用指南】
  1.請看清文案,看清主角欄再進,本文不換攻,不換攻!!
  2.劇情狗血,文風小白,慎入;
  3.邏輯君茍延殘喘中,請勿深究;
  4.棄文勿告知,拒絕人參公雞,攻擊我的,全部反彈,反彈。

  內容標簽: 天作之合 仙俠修真 系統 穿書
  搜索關鍵字:主角:林輕舟(受)、寒祁(攻) ┃ 配角:聞棠,殷昔白等等 ┃ 其它:
  ==================

第1章
  浮玉山,凌霄峰。
  微風吹過,仙霧縹緲的清幽竹林里,葉聲颯颯。
  一個身著白色素衣的青年,手里緊緊攥著一瓶藥,眉頭輕蹙。
  他踩著窸窸窣窣的枯枝敗葉,腳步不甚利落地向竹林深處走去,似乎身有重傷。
  【宿主,你是去送藥,不是去上墳,怎么表情這么難看?】系統233溫馨提示道。
  “不,我覺得我是去送命。”林輕舟的表情比哭還難看。
  竹林深處,冷泉生煙。
  薄霧掩映間,只見一個玄色身影手執泛著寒光的長劍,招式凌厲,劍風呼嘯,兔起鶻落間,青竹倒了一大片。
  緊接著,他收住最后一個招式站定。
  與書中描寫如出一轍,鬢若刀裁,修眉如劍,薄唇緊抿,是一副俊朗無雙的好相貌。
  腰間懸著他從不離身的墨色玉佩,他身份的象征,上京城寒氏嫡長孫。
  眼眸深邃,如深不可測的寒潭,眸光冰冷,斜斜朝不速之客瞥來。
  林輕舟在數丈之外,縱使有心理準備,還是不禁渾身血液一僵,腳步一頓。
  身臨其境比白紙黑字帶來的感受更為強烈,更為直擊心靈。
  【宿主,目標人物是你以后的道侶,他不可能殺你。】233系統再次貼心提醒。
  “不,我是被逼的,那個殺氣騰騰的人不可能成為我的......”
  “道侶”兩個字,他實在是說不出口。
  然而系統直接忽視了他的反抗,【宿主,別磨蹭,快上去送藥走劇情,OOC會被譴返原世界!】
  “他那可以九天攬月、五洋捉鱉的樣子,根本不需要藥好嗎......”
  林輕舟雖然心里萬般不情愿,但硬著頭皮努力露出溫柔的笑,朝那個冷峻狠厲的青年走去。
  在他幾步外站定,伸出手,要將手里的白瓷瓶遞給眼前的人:
  “寒師弟,這是上好的楓露丹,可以治你的......”
  話未說完,手中瓷瓶被寒祁接過,拿在手里惦了惦。
  倨傲眼神下,掌心裹住瓷瓶,凝聚靈力,轉瞬之間,瓷瓶化為齏粉。
  粉末從他的指縫中溜走,流散如星。
  “自輕自賤。”
  這身份貴重的人,高高在上地俯視林輕舟,輕輕吐出幾個字。
  他的回答在林輕舟預料之中。
  但他仍舊要演戲,“寒師弟,我只是關心你的傷勢。”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心思。”
  寒祁口氣雖不見得多鄙夷,但是目中神色卻暴露出他真實的態度。
  嘲弄。
  或許還有嫌惡。
  你知道個鬼,我其實是想把藥瓶子懟到你臉上去!
  林輕舟腹誹道。
  他裝出極不自然、不敢直視寒祁的樣子,臉一別開,望向別處:
  “身為師兄,照顧師弟是我應當做的,并無他意。”
  “既如此,怎不見你對聞師弟如此熱切?”寒祁毫不留情地拆穿他的謊言。
  此人惡性突生,邁著無聲蛩音向他靠近一步,溫熱的鼻息噴在他的頸側,輕之又輕“嗯?”了一聲。
  激起林輕舟的一身雞皮疙瘩。
  此人實在不是什么善茬。
  林輕舟后退一步,聲若蚊蠅,支支吾吾,“我...我...”
  糟糕,忘詞了!
  說話就好好說,靠我這么近干嘛?
  不過還好,不算崩人設,林輕舟性格內斂怯懦,暗戀寒祁多年,在心上人面前,一時緊張,期期艾艾也算正常。
  “回答不上來么?”寒祁勾起嘴角,咄咄逼人。
  【宿主,該你說話啦。】系統小聲提醒道。
  “我忘詞了,提詞一下。”
  【從你剛才忘詞開始,已經無法參照原著,劇情在崩壞范圍內可以自由發揮。】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要跟原著一字不差。”
  換言之,只要不崩壞人設,還是有發揮余地的。
  林輕舟剛思及此,尚來不及說話,肩頭一沉,被寒祁用力按到了一桿青竹上。
  青竹不堪重負,發出即將折斷的“吱嘎”聲。
  “我替你答。”
  寒祁欺身上前,吐息溫熱,眼底卻冷冽一片,“因為聞師弟一窮二白,天資不高,又于宗主之位無望,你無可索取。”
  林輕舟心里頓時萬馬奔騰而過。
  這本叫《仙劍問情》的渣賤文的畫風就是這樣。
  渣攻寒祁從來不好好站著說話,明明沒對林輕舟動情,動輒做出將人‘按到墻上’,‘壓在樹上’,‘挑起他的下巴’等等動作。
  臉上還一概都是冰冷又洞悉一切的表情。
  “腦殘吧。”
  林輕舟心里這么想,一不小心說出口。
  霎時,他腦中響起一片煩人的烏啦警報聲。
  【OOC警告,OOC警告,宿主,林輕舟不會對寒祁說出這樣的話,針對宿主的OOC行為,念及初犯,系統將小施薄懲,以示警告。】
  林輕舟:......
  林輕舟在識海中,還想與系統套個近乎。
  結果沒來得及。
  他身體一輕,猝不及防,被寒祁一把扔進了身側白煙滾滾的冷泉里。
  時值初冬,冰泉冷澀,林輕舟霎時渾身一個激靈,抖如篩糠。
  他先前因為替寒祁擋劍,腹部受了重創,真元有損,體質虛弱,身上還發著高燒,冰水又滲過包裹傷口的紗布,刺激未愈的傷口。
  登時,他疼得嘴唇發白,面無血色。
  “少用方言罵我,別以為我不知道。”寒祁站在冷泉旁,居高臨下道。
  方言......
  林輕舟:“......”
  寒祁望向他頂著一張沾滿水漬的無血色面龐,又看一眼他全身泡在水中的狼狽樣,毫不動容,“以后不許近我三尺內,否則.....”
  威脅話語還未說完,寒祁輕輕冷哼一聲,頭也不回地大步離去。
  林輕舟不以為意。
  不經意一個低頭,瞧見水面上的人影,不由輕微失神。
  水中人,面容白皙,秀眉如畫,長睫如羽,一雙眼瞳烏黑水亮,眼角是一顆米粒大小的淚痣,抬眼垂眸間,勾人心魄。
  之前看小說時,早已知悉,這林輕舟擁有絕世美貌,是書中的第一大美人。
  但還是嚴重低估了他的顏值水平,實際情況比他腦補的更加驚艷,更為動人。
  不過,寒祁并非為色所昏之人,這盛世美顏也沒能讓原主在寒祁處得到什么好的對待。
  甩開紛亂思緒,林輕舟憑著原主留下少許的記憶,有點狼狽地捏了個訣,想從冷泉里出來。
  結果升至半空,由于腹部傷口嚴重,傷及丹田,真元運轉滯澀,撲通一聲,又掉了回去,濺了他一臉冷冰冰的水。
  這就是系統說的小施薄懲?
  “辣雞系統。”林輕舟毫無形象,不甚雅觀地從冷泉里手腳并用地爬上岸,咬牙切齒的想。
  【宿主,最近上面嚴打,過度縱容宿主的OOC行為,會被關進小黑屋的。】233系統識破他的想法,也不生氣,解釋道。
  “送藥任務我已經完成了,是不是接下來只要我再做兩個防OOC任務,我就能擁有這個角色的自主支配權?”
  林輕舟擰著自己**的衣袍,一面頭昏腦漲地朝竹林外走去,一面問著識海中的系統。
  【理論上是這樣的。】
  “接下來的防OOC任務是什么?”林輕舟問。
  系統卻說【無法提前發布任務。】
  林輕舟還要追問,它卻像死機了一樣,再不出來。
  趕緊做完防OOC任務,趕緊遠離寒祁,寒祁不是說以后要離他三尺遠,三尺哪里夠?
  這本名叫《仙劍問情》的小說集狗血之大成,原主完全被狗血蒙了心,一路跪舔渣攻,
  從來沒得過寒祁的一個好臉色不說,絕境被拋棄,還被寒祁送給某反派暖床。原主的一顆心被扎得千瘡百孔,風吹過,都漏風。
  原主悲痛,原主抑郁,然后......
  當然是選擇原諒他啦。
  這誰頂得住?
  林輕舟發著呆,一路出了清幽竹林。
  踏過青石橋板,是一大片廣闊平坦的藥田,阡陌縱橫,五花八門的仙花靈草羅列期間,流光溢彩的仙氣若有若無地飄散著。
  置身其間,仙花靈草的悠悠清香鋪天蓋地而來。
  修真界珍稀罕見的仙草,這片藥田都能找出七八。
  循著記憶,林輕舟步履沉重地朝自己所住的院落的方向走去,身上傷口不知何時滲出了紅色的血,在他的白衣上洇染出一朵朵紅梅。
跳到:
上一篇:妖怪客棧整改報告 作者:李思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