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學圈的嬌軟大佬穿進了戀愛游戲 作者:淡櫻

作者:淡櫻
    茶苓被重重地摔到了地上,腦袋也不知磕到了什么,“砰”的一聲,跟被塞在深山老林的寺廟里的大口鐘內似的,嗡嗡嗡地作響。
    隨之而來的是眼冒金星。
    茶苓整個人都蒙圈了。
    “啊,對不起,苓苓你沒事吧?你是不是最近吃胖了?我攙扶你一路特別費勁,剛剛沒使上勁來……你沒摔疼哪吧?”
    說話的人是個女人,聲音有點粗。
    說話間,手也拉住了茶苓,沒等茶苓反應過來,她微微用力,已經直接把她從地上拉了起來。茶苓只覺整個人都使不上勁來,身體和腳步都是輕飄飄的。
    女人又繼續說:“我送你去房間休息吧,唉,你真是的,不會喝酒就別喝這么多,在肖總面前表現得再好又有什么用?這些年來愛慕肖總的女人如過江之鯽,但是能入得了肖總的眼的,一個沒有。你進公司才短短幾個月,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咱們的肖總,心里有個白月光。你就別肖想了,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才是正經事。”
    蘇梅捏了把茶苓的腰肢,不盈一握的柔軟,小腹平坦,比起自己因為久坐而藏不住的兩層肉肚子,完全不是一個手感。
    站在房間門口的蘇梅想著就有些來氣,咬咬牙,用房卡開了門,扶著茶苓走到了床邊。茶苓今天做了個精致的發型,剛剛因為摔地上了,此刻躺在床上略微凌亂,但看上去仍舊有種別樣的美,勾得人心癢癢的。
    蘇梅擰擰眉頭,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呸了句:“狐貍精。”伸手想把她的頭發弄得更亂。
    未料昏昏沉沉的茶苓卻忽然握住了她的手。
    蘇梅被嚇了一跳,試探地喊了句:“苓苓?”
    茶苓沒有應她。
    蘇梅看著她緊閉的眼,微微松了口氣,掙脫開她的手,離開了房間。房門一關,躺在床上的茶苓睜開了眼。
    ·
    現在的茶苓已經不是原身的茶苓。
    就在幾分鐘前,她還在自己五百平別墅的衣帽間里猶豫著穿香奈兒夏季的高定連衣裙搭配什么樣的帽子和鞋子好,最后定了一雙經典款的小高跟,還有小禮帽。
    當她站在車鑰匙柜前挑車鑰匙時,穿了。
    茶苓很遺憾。
    她那身搭配絕對能上微博熱門,她甚至能想到微博熱搜是什么內容——
    #茶苓捉鬼新搭配#
    作為一個常年上微博熱搜的人,茶苓已經見慣不怪。她小時候家境貧困,憑借著過人的天賦擠進了玄學圈,短短幾年時間成為了玄學圈里的大佬,求她上門看風水算命捉鬼的人絡繹不絕,而她本人也沒什么特別的愛好,除了買買買之外。
    就在昨天有人雇她辦事,出手十分闊綽,先付了三百萬定金,事成之后再付五百萬,八百萬高價解決一個鬼,再劃算不過。
    雇主是女孩兒,是個游戲開發商兼游戲腳本作者,以她為首的團隊開發的一個戀愛游戲《所有人都為我神魂顛倒》爆紅了,賺得盆滿缽滿。
    而就在這個時候,這個游戲鬧鬼了。
    每一個把這個游戲玩通關的人都會在午夜夢回時見到一抹看不到臉的鬼影,留著一頭冷棕色的及腰長發,穿著一條如火般鮮艷的紅裙。而這抹鬼影,每一夜的夢里都會離自己更近一點,十步的距離,九步的距離,八步的距離……等到最后一步時,便再也無法醒來。
    玩過這個游戲的人都知道,冷棕色長發,紅裙,是這款戀愛游戲里的惡毒女配的打扮標配。
    茶苓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不用掐指一算都知道這是什么回事。
    無非是游戲本身為了玩家的爽點,不考慮邏輯,一味地踐踏配角,導致配角本身心生怨氣,成了靈。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