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愛幻想 作者:池總渣

作者:池總渣

比如被愛妄想癥這個病。
可以有一個清秀佳人的小o,勤勤懇懇,日日打工,積極向上的過日子。
然后他就撿回了一個被人算計得腦袋傻乎乎的a回來。
a還是被自己心上人算計的,被搞壞了腦袋,人也傻了,又因為太傷心難過,加上小o的信息素味道跟心上人的很相似。
所以小a認錯人了。
小a就像個狗狗一樣,乖巧地纏著小o,每天用濕漉漉的眼睛看著小o,一口一個老婆。
如果有尾巴,都要纏到小o身上去的那種。
小o把腦袋壞掉的a帶去醫院檢查,發現腦袋壞掉了以后,又有點憐惜。
但是憐惜不能當飯吃,小o狠狠心,還是把小a送去警察局了,看有沒有人認領。
哪里有人認領哦,小a這種腦子不好的,就被送去流浪漢救助站了。
小o走的時候,坐的出租車,小a傻傻地追在后面,摔倒了也不哭,默默爬起來繼續追。
差點就把自己搞丟了。
把小a留在救助站后,小o本打算幾天再去看a。
結果一忙,又是半個月過去了。
等小o終于去看到,本來高大結實的一個男人,又瘦又臟,縮在角落里,臉上還有青紫,眼神驚恐。
小a是被其他流浪漢欺負了,他們欺負他腦子不好,還是個稀有a,有什么能比欺負一個a更讓人愉悅的事,平日里可沒有這種好事。
小o很生氣,但是救助站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一口咬死了小a是自己作的,關他們什么事。
小o只好把小a帶回家了,他怕把人留在那里,小a會死掉。
然而小a不再是半個月前粘人的小a了,他變得很怕人,小o抬個手,腦子不好的小a都會瑟縮著身子,抱著腦袋說疼,疼,不打了。
吃飯的時候,也不敢上桌,而是吃幾口就看看小o。
小o剛想說話,小a就嚇的把嘴里的東西吐到桌子上,說不吃了,他不該偷吃東西。
然后就鉆到桌子底下去了,看著小o的腳瑟瑟發抖,怕被踢。
小o把小a養了幾日,總算養的小a沒那么怕人了。
雖然小a腦子傻,但有些事教一教還是會的。
小o就教人怎么看電視,怎么疊被子,洗碗,晾衣服,他平日去上班的時候,小a就乖乖在家里看電視,等他回來。
小o下班回家的時候,就會去帶小a去買菜。
小a被收拾的干干凈凈,不說話的時候,還是很英俊的。
站在小o身邊,周圍的鄰居都以為他是小o的男朋友。
小o對這些說法也沒有解釋太多,他畢竟是個單身o,如果說小a只是他收養的流浪漢,周圍的人非但不會相信,說不定還會生出很多流言。
小o干脆默認了這個說法,大家也就不會有多余的好奇心。
后來小a又開始叫小o老婆了,小o否認了許多次,最后也無可奈何,不管他教小a多少東西,小a只有稱呼這個事上完全學不會。
吃完飯以后,小o還會帶小a下樓散步。
小a是一定要牽手的,還會給小o摘花。
小o看著小a雙手捧上來的野花:“給我的?”
小a笑得眼睛彎彎的,小聲堅定地說:“給你的。”
日子就這樣平靜地過去,直到小o**期來了。
他知道自己**期來的時候,照顧不好小a,便托朋友照顧小a幾天。
朋友把小a帶走,小o買好了抑制劑打算在家里度過,萬萬沒想到,晚上小a偷跑回家。
腦子壞掉的小a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他把小o給睡了。
成結,射入,只差標記。
小o懷孕了。
小a其實是很聽小o的話的,哪怕他上了小o,也是因為小o張開了雙腿,帶著一身香甜的石榴香味抱住了小a,在人耳邊用粘粘糊糊的聲音求小a進去。
但是沒有標記這個事,是因為小o爽完以后,總算清醒一點,讓小a別咬他。
**期一個禮拜,小a小o幾乎沒出門。
整個房子到處都是他們兩個信息素融合的味道。
小o以為自己會因為第一次丟掉而難過,實際上小o也沒有多難過。
他從漫長的**期醒來,發現小a因為他睡得太久,怎么也不醒,蹲在床邊擔心得啪嗒啪嗒掉眼淚的時候,小o就知道自己完了。
他淪陷了,他確實很在乎小a。
在乎到,哪怕他跟小a睡了,他被小a搞大了肚子,都沒辦法對這個人生氣。
小o確定自己懷孕以后,跟小a說肚子里有小寶寶了,等肚子大了就沒辦法去上班了,到時候他們一家三口沒飯吃怎么辦?
小a似懂非懂地看著他,第二天就不見了。
等小o把人找到,才發現小a傻乎乎地去工地里搬磚了。
原來是小a問鄰居怎么掙錢,鄰居跟小a來往這么久,也知道他腦袋有點問題。
不能用腦子,那就用體力,a的身體健壯,很適合搬磚。
小a搬了一天的磚,拿著那幾張鈔票開開心心地跑到了小o面前,說不會餓肚子了。
他會經常來工地,讓小o不用擔心。
小o看著小a曬傷的臉,心疼地直嘆氣。小a拿著那點工資,第一件事是給小o買了排骨和牛奶,小o懷孕以后喜歡這兩個。
小a也學會下廚了,排骨蒸得香香的,小a自己都舍不得吃,咽著口水讓小o吃。
自己就著湯汁拌飯,看著小o嚼排骨的時候,腮幫子肉嘟嘟的一鼓一鼓,心滿意足。
小o肚子八個月大的時候,小o就請了產假,呆在家中,偶爾接點翻譯活,勉強維持一下生活的樣子。
天氣也冷得厲害,小a還是出去打工。
搬磚,派傳單,給餐廳打工,賺點零碎錢。
小o很舍不得,但是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他們連生產費用都沒有存下來,小o還要去醫院生孩子。
再舍不得,小o還是每天都送小a出門。
小a跟著領居家的大哥,有大哥照應,雖然辛苦了些,但也不會吃多少苦。
小o就每天在家里做好飯,點上燈,等小a回家吃飯。
下雪的時候,因為工作,小a的雙手都凍出瘡來,他從來沒有抱怨過。
甚至買的第一幅手套,也是給家里的小o的。
晚上的時候,小a還把小o冷冰冰的雙腳放在自己的肚皮上,給他暖腳。
也會在小o半夜抽筋的時候,起來給他按摩。
小a腦子是不好,但是他對小o很好,比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要對他好。
小o還會跟小a討論孩子叫什么名字,小o是二月撿到的小a,小o說孩子叫二月好不好。
小a說好,只要你喜歡的,我都喜歡。
這樣喜歡小o的小a,在小o快要臨盆的時候,出門打工。
回來的路上被車撞了。
沒搶救過來。
醫院通知小o去認領尸體的時候,將小a的遺物交給了小o。
那是兩條沾血的圍巾。
一長一短。
給小o的,和小o肚子里的孩子的。
小o捂著生疼的肚子,在得知小a過世的當天,他生下了一個女兒,是個女a,取名二月。
等他從產床上清醒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一個禮拜了。
朋友坐在他床邊,讓他節哀。
醫院方已經將小a的尸體火化了,收成一個小小的盒子,給了小o。
小o愣愣地看著那個盒子,傻乎乎地說:“他還沒抱過女兒。”
朋友眼淚落下來了:“他抱不了了。”
小o:“我也沒有看他最后一眼。”
朋友:“你振作一點。”
小o沒有什么真實感,明明他沒有看到小a最后一面,為什么所有人都跟他說小a死了。
會不會是騙他的。
也許小a是被家人發現了,認了回去。
只是他家里人不喜歡他這個o,所以故意騙他,說小a死了。
電視上都是這么演的,說不定現實生活中更狗血。
小o在醫院里待了一個月,直到徹底沒錢,才從醫院出去。
車禍方賠了很大一筆錢,小o渾渾噩噩的,朋友勸小o和解,用錢來養孩子。
小o沒什么反應,卻也和解了。
他不明白為什么大家都這么堅信小a死了。
他不信。
他不信是有理由的,他親眼看見晚上的時候,月亮從窗子照進來那刻,小a就會出現。
穿著那天出門的衣服,干干凈凈地,沒有血也沒有傷,沖他傻乎乎地笑,還說他們的女兒很可愛。
小o有點委屈地跟小a說,大家都說他死了。
小a聽到這里往往都不說話,只是笑著看他。
護士聽到說話的聲音,敲開了房門,看了病房里的小o一眼。
只有他一個人,也不知道他在跟著誰說話,還是在自言自語。
一個月后,小o抱著女兒在友人的陪同下出院了。
他面色恬靜,氣質溫柔,瞧著就是個正常人。
負責他病房的護士拉著小姐妹閑聊,說小o不該出院的,應該去看心理醫生。
太可憐了,剛生了孩子就失去了自己的a,
小姐妹說,你也發現他經常對著空氣說話了?
護士點頭,肯定是傷心難過,出現幻覺了。
小o帶著小孩和那個小骨灰盒回到家中,許久沒來人的家灰塵密布,朋友安頓好小o以后就走了。
小o收拾了下房間,孩子哇哇大哭,小o又手忙腳亂地給孩子喂奶水。
一手抱著孩子,他望著面前的小a說,家里沒有米了,怎么辦。
小a溫柔道,我出去掙錢吧。
小o搖搖頭,不要,你在家,我不想你出去,你能照顧好孩子嗎,我出去打工。
小a傻乎乎地看著小o懷里的孩子,慢吞吞地說,我照顧不好二月。
他說,小o,我也照顧不好你。
小o急促地打斷了小a的話,抱緊了孩子,埋下頭去,我知道了,你不要說了。
小a溫柔又哀傷地看著小o,沒再繼續說話。
小o不愿意動用小a的賠償金,他覺得小a沒有死,他為什么要用賠償金這么不吉利的東西。
但是沒辦法,二月早產,身體很差,他要經常往醫院跑,一來二去,銀行卡上沒剩下多少錢了。
二月離不開大人,無可奈何,小o還是用了那筆錢。
取錢的那個下午,小o坐在屋里怔怔的發呆,他的a輕輕抱住了他,說沒關系,用吧,只要小o和二月好,就好。
二月三個月大的時候,小o抱著孩子去看醫生,在走廊上撞到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
那個男人一臉不耐煩,小o連連道歉,那個男人看清楚他的臉后,就很見了鬼一樣,結結巴巴說不出話啦。
小o心里雖然有些奇怪,但還是抱著孩子避到一邊,離開了。
走之前他抬頭看了那個男人一眼,又垂下了臉。
他抱著孩子離開一段距離后,對著懷里的二月說,那個叔叔和你爸爸長得有幾分像呢。
我們回家找你爸爸。
西裝男離開了醫院,打了電話給父親,低聲說:“爸,我剛剛撞見哥哥的那個o了,還有……哥的孩子。”
父親在電話里對弟弟說:“沒露出什么馬腳吧。”
弟弟:“沒有,但是他……”
父親:“回來。”
弟弟嘆息地掛了電話,回到家中,家里的氣氛并不好,他知道都是為了什么,因為三樓關著的哥。
哥哥被算計成了傻子,醫生都沒把握治好,繼承人成了這個樣子,最惱怒的是父親。同時還要對外隱瞞消息,以防對家算計。
弟弟換了身衣服,去了三樓,他哥被關在了其中一個房間里,日日想要出來。
剛開始暴躁的摔東西砸桌子,后來被打鎮定劑打怕了,終于肯乖下來。
跳到:
上一篇:隔墻有爾 作者:猛豬出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