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和他的戲精男友[娛樂圈] 作者:救心丸

作者:救心丸
同人不同命,竹馬榮獲影帝的時候,路星火只成就了娛樂圈第一戲精的笑話。
  路星火眼紅是真,開心更真,一時他飲酒醉,錯把影帝竹馬睡。
  南逐:意外,咱兩鐵哥們,就算了吧。
  路星火能怎么辦啊!真的是十幾年的好基友啊,當然是選擇原諒他。
  南逐:上次意外得非常和諧,我們要不要以后也互相解決下?
  路星火瞬間就懵逼了,可是他不能壓抑自己的天性啊,確實很舒服啊。
  暗戀十年的悶騷流氓影帝攻&gay里gay氣卻堅持自己是直男的戲精受
  ①努力一路甜甜甜蘇蘇蘇~
  ②每晚12點之前,日更~
  內容標簽: 強強 青梅竹馬 娛樂圈 業界精英
  搜索關鍵字:主角:路星火,南逐 ┃ 配角: ┃ 其它:互黑互懟
  ==================
第1章
  他叫路星火。
  第一個意思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偉大的共產主義革命終將燒遍全球。
  第二個意思是預祝國家早日登陸火星。
  這個名字,象征著他爸媽那兩個奮斗在國家科研道路上的航天人對自己唯一的繼承人的美好期待。
  可惜,別人家負負得正,他家偏偏正正得負。
  兩個學霸生下一個學渣,用他爸的話說就是,“我覺得我智商180已經夠高了,沒想到我兒子青出于藍,是個250。”
  路星火從小就很自卑,在航天小學,全班60個同學,59個學霸和1個學渣。
  前面59個人,幾乎就是全科滿分,并列第一第二第三,而他,穩坐最末。
  他爸媽糾結了六年,終于得出了孩子比較晚熟,航天小學這樣競爭壓力太大的學校不適合他,于是送他上了市里不是特別出名的一所省重點中學。
  在那里,路星火終于不是倒數了,能排到中游了。
  這對路星火來說,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何況他還認識了南逐,一個除了顏值沒有任何優點的好基友。
  可惜,快活了六年,臨到高考,又要天天吃鴨梨了。
  老爸老媽認真的考察了清華、浙大、哈工大、上海交大、北航,然后發現,他一個都考不上。
  老爸想了很久,三個晚上沒睡覺,最后跟他詳談了一下。
  “兒子,大學沒關系的。到時候讀個研,依舊能到我們院里,繼承我的衣缽。”
  路星火一聽說讀完大學還要讀研,很可能還要再學七年數學,頓時覺得整個人生都灰暗了。
  于是他毅然決然的跟著南逐去電影學院面試了,然后憑借著他“靈氣逼人”的演技,居然被錄取了。
  路星火不知道老師是怎么看出他靈氣逼人的,他只知道自己怕是要成為死人了。
  只是玩玩的,純屬散心的,怎么就過了呢。
  不過想到也許以后再也不用學數學了,路星火還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跟他爸說了上電影學院的事情。
  那真是山崩地裂黃河枯,鬼哭狼嚎萬墳空,他爸他媽差點沒因為要不要打死他這個問題而離婚。
  最后他媽聲嘶力竭的喊:“不學工怎么了,你真想讓這孩子給我們丟一輩子人啊。他不學工,以后就再也不用跟那些同事的孩子比了,我們也能抬抬頭了。”
  好吧,雖然路星火很丟人,但是爸爸媽媽還是愛他的,最終同意了讓他上電影學院。
  路星火開開心心的跟南逐一起上了電影學院,然后發現以前從沒考過他的南逐,一進電影學院就瞬間把他超過去了。
  剛進學校就片約不斷,一畢業就成了老戲骨,五年不到拿遍了國內的影帝獎杯。
  成為第一個三十歲以下的大滿貫影帝。
  而路星火呢?
  在偶像劇里演霸總,在年代劇里演霸總,在古裝劇里還演霸總。
  雖然每個霸總他都仔細揣摩,認真推敲,演出了不一樣的風味。
  可到底也還是個霸總專業戶。
  更可悲的是,霸總專業戶這么牛批,居然都沒有他娛樂圈第一戲精的名頭響亮。
  而他之所以成了娛樂圈第一戲精,是因為在微博上秀過幾次跟南逐的友情,然而南逐并沒回應過他。
  于是,路星火“抱大腿”“戲精”“裝影帝的朋友”等等黑料如雨后春筍一樣,在娛樂圈遍地生根,瞬間成了他的標簽。
  當然,這不能怪南逐。
  南逐是走演技派男神路線的,被公司管得很嚴,微博都是工作室打理,他自己也只能圍觀。
  所以路星火摟著南逐的脖子,質問了他另外一個問題,“當初面試的老師明明說我靈氣逼人,是可塑之才,怎么反而你比我先拿到影帝了呢?”
  南逐笑了笑:“當時面試老師說,我天生就是吃這口飯的。”
  好吧,人生啊,都特么毀在天生上面了。
  路星火晃了晃手里的紅酒杯,眼神迷離的看著舞池里萬人追捧的南影帝。
  只覺得光和影是分開的,光都打在別人身上,影全落在自己身上。
  喪得非常文藝,頹得顧影自憐。
  那天晚上路星火徹底喝醉了,醉得一吐糊涂,把南逐上百萬的禮服都給毀了。
  不過這只能算是個片頭廣告,第一幕,是第二天早上。
  絕對的視覺大片,刺激,激烈,充滿了現實主義的矛盾。
  路星火昏昏沉沉的醒過來,只覺得腦子快炸了,身體快碎了。
  他撐了下上半身,還沒撐起來,就被尖銳的刺痛給壓回到床單上。
  這時他才覺察,身子下面的床單怎么好像濕乎乎的?
  一把掀開被子,然后震驚了。
  他昨天,怕是,酒.后.亂.性.了吧!!!
  而且還是跟一個男人,因為他覺得后面針扎一樣的疼,某個不可言說的位置詭異的難受著。
  這時,咔噠一聲,門鎖被擰開的聲音。
  路星火趕緊轉頭,就看到南逐穿著浴袍,邊擦頭發邊從浴室里往外走。
  路星火的腦袋有十秒的斷片,直到南逐走到床邊,捏了捏他的下巴,才反應過來。
  “發……發生了什么……”路星火結結巴巴的問,他實在很想流暢的破口大罵,但是嗓子啞得厲害,一開口又干又疼。
  南逐坐在床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沉重的說,“擦槍走火。”
  “擦槍?”路星火終于找回了原本的聲音。
  “昨天我送你回來,你吐完就在床上擦槍,我看你難受,就幫你,你懂的。”南逐說著,做了個擼的手勢。
  “特么的,擦就擦吧,誰讓你走火的。”路星火跟南逐是真鐵哥們,會偶爾互相擦個槍的那種鐵哥們,但是兩人還沒走火過。
  兩個直男,擦擦槍就可以了,真要上膛,怕是會直接啞火。
  “別難過,就當體驗生活了。”南逐拍了拍路星火的肩膀,頗為輕松的說,“反正我也不會說出去。”
  “那你怎么不體驗一下當零號的生活啊!你這是強.奸你知道么!”路星火已經炸得快登陸火星了,他堅守了二十七年的童.貞啊!沒了!
  “呃,你現在還有力氣?我不介意體驗一下。”路星火說著,伸手就往某個早上格外精神的地方摸去。
  路星火啪得打掉南逐的手,一把揪過被子,蓋在自己身上,“你滾!”
  南逐扯了扯嘴角,站了起來。
  “好,我滾。”南逐說完,直接脫了浴袍,當著路星火的面開始換衣服。
  這要是平時,路星火還會欣賞下南逐勻稱有力的身體,可是他現在一點心情都沒有。
  被子一拉,將自己整個蒙住,偽裝成被子精。
  南逐換好衣服,過來拍了拍被子精,“趕緊起來吧,不是中午的飛機回R市么?”
  說完,腳步聲、開門、關門的依次聲音響起,一室寂靜。
  路星火又悶了半分鐘,然后猛地掀開被子,拎起枕頭就是一通狂砸,邊砸邊叫喚。
  “媽的,疼死我了!賤.人,虧我把你當朋友,不是人。疼死了,那特么也是塊肉,棍子啊!”
  “噗嗤。”
  低沉的笑聲響起。
  路星火猛得僵住了,枕頭舉在頭頂,腦袋機械的轉了30°。
  南逐靠在門上,根本沒走。
  “抱歉,沒想到我那么粗。”南逐憋著笑說。
  路星火暴怒的將枕頭丟向南逐,怒吼道,“粗尼瑪幣!”


第2章
  今年的冬天來得格外晚,在R市這種南方城市,明明已經進入了12月,氣溫卻還在10°以上。
  路星火穿著寶藍色的修身呢大衣,帶著帽子口罩,一路鬼鬼祟祟的往機場出口走。
  這次金鳳獎的頒獎儀式他是自己去的,左右就是蹭個紅毯,也沒他什么事,一個人自在,全當散心。
  當然,如果他早知道會因為沒帶助理,在舞會喝醉沒人管,最后被南逐帶走照顧到床.上,他是絕對不會搞什么一人自由行的。
  路星火想想就氣,他跟南逐可是從初中就認識的好哥們啊。
  南逐怎么能這么對他,疼倒還是次要的,主要是,反正就是,尷尬。
  對!
  尷尬得他都不想跟南逐做朋友了。
  “路哥,這邊。”路星火的助理小李在出口等他,是個非常熱情的孩子,一看到路星火,就沖上來幫忙拿行李,噓寒問暖的,“H市比R市冷吧,我看都快零下了。”
  路星火將手里的拉桿箱遞給小李,敷衍的嗯了一聲。
  “這次南影帝有沒有給你帶禮物啊,每次見面他都送你東西。”小李說。
  路星火呵呵一聲,沒搭理小李。
  南逐剛在外國拍完電影,當然給他帶了紀念品,不過被他扔在了賓館的垃圾桶里。
  小李非常沒有眼力見,一路上都在說南逐獲獎的事情,那興高采烈的樣子,好像他是南逐的助理,而不是路星火的。
  不過也不能怪小李格外喜歡南逐,實在是南逐很會邀買人心。
  南逐在公開場合被管理得很嚴,但是私底下還是有自由的,自然不會真的忘記好基友路星火,兩人有空就會聚聚。
  每次南逐來找路星火碰到小李,都特別的大方,“小李呀,今天晚上星火跟我出去吃,你自己解決,回來拿□□報銷。”
  賤人南逐,說得好像報銷是他出錢似的。
  路星火上了車,就看到坐在副駕駛的經紀人。
  經紀人姓劉,大名劉浩然,路星火一般都叫他劉哥。
  “劉哥,今天怎么特地來接我。”劉哥手下好幾個藝人,屬他人氣最高。
  不過也屬他最不用操心,所以劉哥不常在他這邊。
  “有點事想跟你說說。”劉哥坐在副駕駛,偏轉了身子看坐在后座的路星火。
  每次見完南逐,劉哥都有事跟路星火說。
  路星火其實挺怕這事兒的。
跳到:
上一篇:被愛幻想 作者:池總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