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是黑月光 作者:臨江竹影

作者:臨江竹影
 六歲那年,李星逐的白月光從天而降,將他從壞孩子中救出;
  十五年后,他的白月光再次出現,在黑衣人手里救了他的命。
  在李星逐眼中,顧川帥氣、勇敢、善良、優雅(此處省略1800字夸贊)
  然后他發現自己認錯人了。
  而且不巧,顧川不僅不是白月光,還是當初帶頭欺負他的壞孩子王。
  (°ー°〃)李星逐風中凌亂ing――
  顧川:你自己認錯的,自己負責,還要對我要負責。
  李星逐:我為什么要對你負責?!
  顧川:因為我是你未婚夫,要尊重長輩們的決定。
  李星逐:……
  某人:作為小星逐的真·白月光,我……
  顧川轉身,掏出麻袋,扣住某人,一腳踢飛。
  鏘鏘!求小天使們收藏!≥3≤
  1.1V1,主受,he。
  2.高冷護妻家族大佬攻x特殊體質小天使受
  內容標簽: 豪門世家 情有獨鐘 異能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李星逐,顧川 ┃ 配角:神秘配角們 ┃ 其它:

第1章 特殊的體質
  初春的夜晚,傾盆的大雨突然而至,街上的行人紛紛開始跑路,尋找可以避雨的地方。
  一家便利店里,一個年輕姑娘急匆匆地跑向售賣雨傘的地方,卻只看到了已經被搶空了的雨傘架。她不知所措地咬著嘴唇,眼睛里滿是焦急和無助。
  “你好,我原本給朋友帶了一把傘,但他爽了我的約,好遺憾,這把傘你拿去用吧!”
  姑娘驚訝地轉過頭,就見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將一把天藍色的折疊傘遞到了她面前。
  男生的手指白皙修長,骨節分明,生得十分好看。一雙彎彎的眼睛,睫毛纖長,眸光澄澈,干凈得仿佛是山間流淌的清泉。
  “這……這怎么好意思呢?”女生臉頰微紅,顯然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有些羞怯地捏著手指。
  “沒關系啊,反正我也用不到,不如留給更需要的人。”男生笑著說,聲音也溫柔,在微寒的初春夜晚帶來一股暖意。
  “那……謝謝你了,”女生抿了抿唇,接過雨傘,又將垂下的一綹頭發別在耳后,“那個,可以加下你微信么?就……就是挺感謝的,想交個朋友。”
  “不好意思啊,出來得太急了,忘記帶手機了。”男生抱歉地說。
  “哦,那……那算了。”女生有些沮喪,兩只手攥著雨傘,有些尷尬地杵在原地。
  “有緣的話會再見的。”男生又笑了起來,眼睛里仿佛閃爍著星星。
  女生聽了,揚起臉,嘴角也彎了彎,然后點了點頭笑著說:“說的也是,那有緣再見!”
  女生說完,左手拿著雨傘,右手朝著男生揮了揮,走向了收款處。
  男生也笑著揮了揮手,然后在便利店的各排貨架里徘徊,直到確認女生走遠后,才拎著早就挑選完畢的購物筐來到了收款處。
  男生名為李星逐,是凌大的大三學生。
  李星逐從便利店出來,站在門口,抬頭看了眼天,不禁嘆了口氣。
  隨著雨水的降臨,氣溫驟降,他只穿一件薄外套,不禁打了個寒戰。
  似乎是糾結了一瞬,但最終他還是握了握拳,將外套蒙在頭上,抱著懷里的袋子跑進了大雨中。
  在雨中狂奔了三分鐘,李星逐終于跑進了一棟老舊的居民樓里。他大喘著粗氣,結結實實地打了個大噴嚏。
  他一刻也沒休息地直接上到五樓,掏出鑰匙打開門,歡快地對著屋里說:“我回來啦!”
  屋里傳來了一聲嗚咽作為回應。
  他快速地將濕透的外套放在玄關的椅子上,又脫下濕T恤和濕長褲,全身只著一條白色四角內褲,從衛生間拿出一條淡清色的毛巾頂在腦袋上,拎著袋子似乎很急切似地走進了出租屋的單間里。
  在他的單人床邊有一個大紙盒,紙盒里墊著舊衣服,一只下半身滿是血污和泥土的白貓躺在里面,半死不活的樣子看起來很是駭人。
  李星逐用毛巾胡亂擦了擦頭發,然后繼續放在頭上頂著,伸出一只手放在白貓腿上的傷口處,彎著眼睛抱歉地說:“對不起啊,剛剛還有一節課,所以沒辦法幫你轉移太多。不過現在可以治好你了哦!”
  白貓努力地睜著眼睛看了他一眼,又喵嗚了一聲。
  李星逐鼓勵地朝它笑了笑,說:“那我們開始吧!”
  話音剛落,李星逐附在白貓傷口處的右手泛出淡淡白光,然后令人不可思議的情景出現了!
  白貓腿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愈合起來,不到二十秒鐘,竟然痊愈了!
  可與此同時,李星逐原本紅潤的嘴唇卻變得微微泛白,修長的大腿上赫然出現了一道猙獰的傷口,鮮血從不規則的傷口中流出。
  不僅是表面的皮肉傷,他十分確定右腿已經骨折了。
  白貓似乎是嚇了一跳,驚慌地舔著原本的傷處,棕色的眼睛里仿佛也透著茫然。
  李星逐疼得微微發抖,但還是咧了咧嘴角,安撫地對著白貓說:“沒事了,以后要小心。”
  白貓停下了舔舐的動作,睜著圓圓的大眼睛看著他,也不知道聽沒聽懂。
  “你如果愿意,可以跟我住在一起。如果不愿……”
  他話還沒說完,白貓忽然身形輕盈地躥到他腿邊,俯下身子就要開始舔他的傷口。
  “我買了藥,可以自己處理!”李星逐嚇了一跳,趕忙拿過來旁邊的袋子,給白貓展示了止血藥和紗布。
  白貓歪著頭看他,乖乖地坐在他面前,帶著血污的尾巴繞到身前,圈住了兩只肉肉的前爪。
  李星逐想笑,卻痛得直咧嘴。
  在給自己包扎完畢后,他忍不住嘆了口氣。
  每次都包得這么丑,完全沒有長進。
  不過,這些都無所謂。
  “沒有洗澡,身上還有雨水,所以今天不能睡床了。”李星逐說著,伸手摸了摸白貓的頭,白貓便瞇起眼睛任他摸。
  “今晚我們就在沙發上睡吧。”說著,他咧著嘴躺到并不柔軟地沙發上,拿起沙發上的一條薄毯把自己包裹起來。
  “要來么?”他朝白貓招了招手,白貓仿佛聽懂了一般,跳上沙發,鉆進了毯子里。
  李星逐忍不住笑起來,又揉了揉白貓,疼痛讓他有些昏沉和疲憊,眼睛也漸漸有些睜不開了。
  “既然你選擇跟我一起住,那給你起個名字吧,就叫魚丸吧……”
  他均勻的呼吸吹到了魚丸的耳朵,魚丸抖了抖耳朵,大大的眼睛又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地也閉上了。
  第二天早上,溫暖的太陽透過窗子投射到李星逐的臉上。他皺了皺眉毛,然后睜開了惺忪的睡眼。
  已經七點了,九點的時候他有個活兒,是給一場婚禮做服務員。4個小時可以賺到八十塊,雖然比家教賺得少,但也還可以。
  李星逐解開右腿上層層包裹的紗布,白皙的皮膚上哪里還有什么猙獰的傷口,只剩下一點干涸的血漬。
  給魚丸洗了澡,吹干毛,又把家里都收拾妥當。等魚丸清爽地吃飽貓糧,找了個有太陽的位置趴好時,他已經洗完澡,穿上一條黑色休閑褲和白色長袖體桖,套一件墨綠色的休閑外套,準備出門了。
  “晚點見,給你買小魚吃。”李星逐笑著揮揮手,魚丸仿佛猜到什么一般,喵喵地跑過來,焦急地蹭著他的褲腿。
  李星逐的心忽然就軟了,他眼中帶著笑意,不停地順著毛安撫:“哥哥晚上就回來,家里就交給你了!”
  好不容易安撫好魚丸,時間已經到八點半了。
  來到舉辦婚禮的酒店外,張羅這次活兒的學長程斌已經等在后門了,旁邊還有幾個人,正在開心聊著什么。
  “斌哥好。”李星逐禮貌地上前打了聲招呼。
  程斌爽快地拍了拍他的背:“來啦,星逐。”
  兩人隨便聊了聊,又過了一會兒,十二個兼職的學生都準時到了,隨后就在酒店領班的安排下換上統一服裝——男女都是半袖白襯衫,黑馬甲,黑色西裝褲子,只是設計和尺碼略有不同。
  大家很快開始布置會場,搬桌子、搬椅子、擺桌布等等簡單易操作的活。
  正忙活著,一個女生突然驚慌地說:“哎呀,對不起!你沒事吧?”
  不遠處跟隨領班調控大局的程斌聽到聲音,立即跑了過去,原來是李星逐的手背被女生不小心劃了條口子。
  見不是什么大事,程斌松了口氣。他從兜里拿出一個創可貼遞給他,半開玩笑地說:“沒事吧?先貼上,完事我帶你去藥店買點藥,算你工傷。”
  “哈哈,好啊,我還想要點工傷餐補。”
  “哎呀小老弟,獅子大開口啊,行,抱在斌哥身上!”
  兩人開了玩笑后,程斌便離開忙自己的去了。
  這種小傷十分鐘就可以完全恢復,根本不需要任何措施。但是他不想讓別人發現他特殊的體質,所以還是撕開創可貼,貼到了傷口處。
  之后的工作進行得很順利,等工作結束后,程斌給發了工資,大家便歡快地各自散了。
  “走啊,給你買點藥?大獅子!”程斌調侃道。
  “我一會兒還有事,我先記小本本上。”李星逐笑著說。
  “哎,也不知道我在你那小本本上欠了多少債,你要怎么跟我討呢。”
  “不敢不敢,以后還要麻煩斌哥給我介紹兼職呢!”
  程斌爽朗地笑了聲,又拍了拍李星逐的后背,“行了,去忙吧,下次有活兒再告訴你。”
  “嗯,謝謝斌哥,我先走啦!”李星逐揮了揮手,然后離開。
  大約走了五分鐘的路,他來到路邊一個角落,將手背上的創可貼揭下,傷口果然已經痊愈,根本看不出來受過傷的樣子。
  他將創可貼扔進垃圾桶,前往一個小區,開始下一個家教兼職。
  這時,角落另一邊走出一個人,拿著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然后瞇起眼睛看向李星逐遠去的背影。
  電話接通,手機另一面傳來一道深沉的男音:“喂。”
  “宋哥,我發現了個人,老板可能會感興趣。”


第2章 巷子口走來的男人
  晚上六點,家教的工作結束,李星逐跟學生和家長告別后,離開了小區。
  本來還有一份三個小時的酒吧服務生兼職,不過因為昨天收養了魚丸,他只好辭掉了這個兼職。也不算遺憾,只當給自己放個假,反正最近的錢也夠用。
  他去了最近的菜市場,買了新鮮的小魚,又買了兩個西紅柿,就急匆匆地往車站走去。
  走進一個無人的小巷時,李星逐忽然停住了腳步。
跳到:
上一篇:我們哥哥沒劃水 作者: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