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書生從軍記 作者:方圜一里

作者:方圜一里
    清河基地訓練場,一群身穿綠軍裝的士兵把小小的訓練場圍得嚴嚴實實,士兵們分為兩撥,助威聲震天響。
    “齊軾!齊軾!”
    “云延亭!云延亭!”
    一片呼聲中,齊軾緊緊盯著對面被叫做云延亭的對手,明明對手外表看起來文質彬彬的,而此時齊軾卻從他的眼中看出撲面而來的殺氣。他艱難地吞咽口水,試圖拯救自己緊張得發癢的喉嚨,此時他的整個都是背脊緊繃,只待一個恰當的時機俯首認輸。
    對手好似也感覺到他的緊張,齊軾清楚的看到云延亭拳頭上的青筋漲得更高。感受著對手昂揚的斗志,他幾欲淚流滿面,差點高呼:好漢饒命!
    但是,不能……
    自從他莫名其妙來到這個地方,二十年以來的認知不斷崩塌,借尸還魂到一個大頭兵身上不說,儒家經典居然是禁·書……
    作為一個熟讀四書五經、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齊軾默默打消了棄武從文的念頭,決定保持現狀打探清楚這個地方的情況再另謀出路。
    “齊軾,動手啊!”
    “動手!”
    齊軾被愈發高漲的呼聲嚇得一激靈,身體隨之一顫,隨即看到斗大的拳頭蓋頂而來,早已準備好的“認輸”二字還沒來得及吐出口,身體已經隨著迎面而來的力道向后倒去。
    齊軾活了二十年還是第一次以如此不雅的姿勢癱倒在地,尤其是在近百人的圍觀之下,羞愧之下他幾欲掩面奔走而現實卻是只能抬手捂住受傷的眼。感受著圍觀人群一道道灼熱的視線,齊軾的臉皮涌上一陣陣熱意,燙得他的腦袋發昏。
    “齊軾,你過來一下。”宣布解散后,黑臉教官單獨留下還在暗自傷神的齊軾。
    齊軾頂著各色眼神跟在黑臉教官身后。
    “齊軾怎么回事,他倆的比拼以往都是重頭戲。”
    “誰知道……”
    齊軾聽著身后不算小聲的竊竊私語,面頰一紅,他也不想這么丟臉,奈何他只得到了原身的記憶,卻沒有原身的身手。
    “齊軾,是不是你家里又出什么事了?”來到辦公室后,黑臉教官語氣稍顯柔和問道。
    齊軾聞言一怔,言語含糊地點頭認下,他腦海里出現原身家庭情況,世上居然有那樣的雙親確實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圍。
    “唉,”黑臉教官見他含糊其辭的樣子,嘆口氣道:“你一直在軍營躲著也不行,休假回家把事情一并解決再回來好好工作,你這兩天狀態很不好,今天也是,馬上就是三年一度的選拔了,回來后和云延庭一起為基地爭光。”
    回家……
    齊軾還沒來得里考慮回家的得失,肚子先是一抽發出“咕~”一聲,他面色一囧,尷尬的捂住肚子。
    “餓了?”就算黑臉教官是萬年不變的臭臉此時也不禁嘴角抽搐,難得他正在對自己看好的部下溫柔的安慰鼓勵,這小子真是……破壞氣氛。
    “好了,去食堂讓王師傅給你做點吃的,填飽肚子就休假回家吧。”黑臉教官暗道齊軾又因為沒有飯票,所以才餓著肚子參加比拼。齊軾經常吃不飽這是基地都知道的,他每月都會寄一半的飯票回家,以他的運動量根本從來都處于半飽狀態。
    其實糧票,齊軾根本就沒有寄回去,當然也沒花出去,他剛來到這個地方,看到手里剛發下來不久厚厚糧票,哪里還記得寄糧票回家,摸著空空如也的肚子就趕向記憶里的食堂。
    然后,就發現這里的人真可怕,吃飯是靠搶的。
    他拿著票矜持的站在隊伍的最后,等輪到他買飯的時候只剩下幾棵可憐的白菜幫子和一些湯湯水水。
    食堂師傅看他實在可憐,只收了他一半的票又塞給他一個冷饅頭。
跳到:
上一篇:未婚夫是黑月光 作者:臨江竹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