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總想以下犯上 作者:葉千泠

作者:葉千泠
    紅色的大火迅速將整個魔宮燃燒起來,除了那曾經高高在上的魔尊端坐于大殿之上,魔宮內已經沒有了任何活物。
    嗆人的煙霧充斥在魔宮主殿,坐在大殿之上的女子卻沒有露出任何不適。
    黑色的發凌亂的散在身后,紅色的衣裙襯得她的面容艷麗。
    她看著燃燒起來的大殿,竟然是大笑了起來,下一秒,鮮紅的血從嘴角流出,而入魔后變成了紅色的眼睛,竟是在她修為散盡時變回了黑色。
    有腳步聲響起,哪怕因為煙霧看不清來者,容槿月還是猜到了是誰。
    “師叔,您竟然還不放心嗎?”她笑道,伸手擦去唇邊的血。
    “不親眼看著你死,我的確不放心,以及,魔尊大人的師叔,我可當不起。”來者顏如皎月,她穿著一身白色的衣裙,在這樣雜亂的環境里卻是一塵不染,手中的劍反著火光,看起來異常漂亮。
    而她的身后,還跟著幾個女人,各種姿色,無一不是萬里挑一的美人。
    “即使您不承認,可我還是得尊稱您一聲師叔,師尊在世時,最是看重禮儀。您已經散盡了我的修為,此時的我比一個完全沒有修為的人還要虛弱,這大火如此迅猛,我根本逃不了。”對白衣女子說著話的容槿月,視線卻落在了她身后一位穿著紫衣的妖魅女子身上,黑色的眸子里閃過復雜的情緒。
    與她視線相對的紫衣女子,卻厭惡的把目光移開了。
    容槿月隨即揚起嘲諷的笑,不知道是笑自己還是那個紫衣女子。
    “你閉嘴!我阿姐沒有你這樣欺師滅祖的徒弟!”白衣女子驀地大吼,波動的靈力讓大殿都震動了起來,“我要親眼看著這大火把你燃燒殆盡,以此祭奠我死去的阿姐!”
    大殿之上的容槿月也被靈力波動震得吐出一大口血,鮮紅的血液與紅色的衣物融在一起,分不清了。
    “可是,我并不是故意要殺師尊的……”她喃喃道,思緒飄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角滑下淚水。
    魔宮的大火整整燃燒了十天才熄滅。
    此次玄水界道魔大戰,魔尊死于正派璇靈宗宗主手中,魔道受到大創,開始式微,而道門則迎來鼎盛時期。
    ————————
    “以后,你就是我座下的親傳大弟子了。”女子清冷的聲音緩緩傳入容槿月的耳中,“望你品行端正,友愛同門。”
    穿著素色衣裙的年輕女子,緩步走在竹林的石板路上。黑色秀發披散于身后,頭上簡單的發髻間插著一根木簪,簪子上雕刻著含苞待放的梅花。
    在她的身后,跟著一位六七歲的女童,穿著璇靈宗紫白相間的內門弟子服,而寬大的白色衣袖上則用紅色絲線繡著一朵代表璇靈宗清韻峰標志的梅花。
    倏地,女童停下了步伐,黑白分明的眸子睜大,環顧四周的眼中帶著不敢置信,待看清走在自己面前的人的身影后,失聲叫道:“師、師尊?!”
    走在前面的女子因此動作一頓,回身問道:“何事如此慌張?”
    她轉過身后,露出一張姣好的容顏,鵝蛋臉,桃花眼,柳葉眉,額心點著紅色的六瓣梅花花鈿,那雙看似多情的眸子深處卻是如古井無波。
    “沒、沒有。”對上那雙平靜的眼睛,容槿月壓下心中的慌亂,連忙答道。如今這個情況,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的內心在尖叫。
    “既入了我門下,以后你便是清韻峰這代弟子的大師姐,日后說不定還會繼承我這清韻峰峰主之位,所以應當做起表率,遇事不可輕易慌張。”慕星瀾再次轉身在前面帶路,清冷的聲音不見絲毫起伏。
    她這個情況哪里是沒有事的樣子,不過慕星瀾并沒有揭穿她。既然這個新收的弟子不愿意說,她也不會去逼迫她。
跳到:
上一篇:七零書生從軍記 作者:方圜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