泑山多美玉 作者:陵揚君

作者:陵揚君
    辰時三刻,后山校場。
    習慣于早起的白虎,已經在此操練了將近兩個時辰,裸露的上身布著一層細密的汗珠,稍一動作便沿著肌肉的線條滾滾落下,堅實的身體盡顯陽剛之氣。
    “見過監兵君。”來人正是西方七宿之一的參水猿,他恭恭敬敬的問了聲安,然后道:“時候快到了,要去叫醒蓐收神嗎?”
    白虎伸手拿起一旁的臉帕擦了擦汗,抬頭望了望天上的太陽,蹙眉道:“這個時候還沒起?”
    “是,剛剛去叫過一次,但是屋里沒動靜。”
    “罷了。”對于這種情形,白虎顯然已經見怪不怪,“你先打好熱水送到我房中,等我沐浴更衣后親自去叫吧。”
    參水猿點頭應下,而后便回去準備。
    與此同時,蓐收房中。
    “哇哦~嘖嘖嘖……”
    被念叨著還沒起床的蓐收,此刻卷著被子窩在床上,只露出個小腦袋,雙手捧著一個小話本,眼睛晶亮晶亮的,正看得津津有味。
    他所看的正是現下最流行的一本,書名叫做《仙門盛寵:霸道神君愛上我》,作者是向來以文風爽虐著稱的六界百曉生,這本便是他號稱突破自我之作,對于一向喜歡私藏小話本的蓐收來說,如此佳作錯過豈不可惜,于是此書剛一面世就被他搶購回來。
    而這個作者也的確沒讓人失望,蓐收剛剛看到第二章就見一段熱辣又香艷的船戲。
    話說本書的男主是一位九天之上的神君,霸道又高冷,誰知剛一出場就莫名其妙的誤服**,腳步虛浮的一路來到了瑤池旁,抬眼就見到了本書的另一位男主——一位剛剛飛升上界的小花妖,結果神君大人意亂情迷之中十分霸道的將人搶了過來,縱情奔放,轉身就來了一發幕天席地,姿勢之大膽描寫之細膩,簡直堪稱小話本的典范,讓人面紅耳赤又欲罷不能。
    “哎呀呀,我還是個小孩子,怎么可以看這些~!”
    作為赫赫有名的四方神之一,蓐收的年歲絕不算小,但勝就勝在長著一張可愛的娃娃臉,笑起來還會露出一對可愛的小虎牙,于是乎某人就毫無羞恥的自稱為小孩子。對于那些不可描述的片段,蓐收看完只是抬手搓了搓略為發燙的臉,然后回過頭來又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一個字一個字的看,邊看邊咂摸。
    “天吶,世間居然有如此難度的姿勢,他們兩個是怎么做到的~?”
    “嘖嘖,神君大人真會玩,小花妖嚶嚶嚶的好可憐,不愧是注定要在下面的~”
    “居然兩個時辰就停下,作者你這也不行啊,別人家的小話本至少得一日一夜日日夜夜,你這么寫很容易讓讀者以為你家男主腎虛的呀~!”
    然而還沒等蓐收吐槽完,門口就傳來了敲門聲,嚇得蓐收趕緊把書塞進了被子里。
    白虎試著敲了三聲,里面果然如參水猿所說沒人回應,不過眼看著時辰已到,只好擅自推門而入,繞過內外間的絹繪屏風,徑自來到床前。
    結果就見蓐收大大咧咧的躺在床上,褻衣微微卷起一截,露出白花花的小肚皮,時不時的還打出一個小呼嚕,看上去睡的正香。
    只是裝睡哪兒能逃過白虎的眼睛,“我只數到三,一……”
    話音剛落,蓐收撲棱一下直挺挺的坐了起來,似乎是意識到自己表現的太過突兀,于是又裝作睡眼惺忪的模樣,抬手揉了揉眼睛,整個人慫噠噠的委在那里,小聲嘀咕道:“唔……是大白呀,天亮了嗎,哈……”
    蓐收努力的打了個哈欠,意圖證明自己真的是剛剛醒過來并沒有懶床,然而白虎并不打算和他糾結此事,畢竟之前有無數次慘痛的教訓,最終養成了白虎少說少問的做事風格。
    “趕緊起來洗漱收拾,別忘了從今天開始你得把積攢的折子全都批復。”
跳到:
上一篇:徒弟總想以下犯上 作者:葉千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