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腦力事件簿 作者:木子弈諾

作者:木子弈諾
  眾所周知,白謠書是個腦洞驚奇的奇葩,可不曾想他還具備柯南體質,聊天也能聊出尸體。呃,一次的話,可能是時運不濟,可是,每次聊天都能聊出命案,這就……
  如果你的承受驚嚇能力是一顆星,請看前兩個故事:【縫隙里的樹葉、被殺的人偶】
  如果你的承受驚嚇能力是兩顆星,請繼續看第三個故事:【血染的手指】
  如果你的承受驚嚇能力是三顆星,請看接下來的故事:【死亡博物館、房間里的大象】
  好啦,如果你都看到這里了,那么不妨看看小白與學長的表白吧,這也將是本文的最后一個故事:【真相是真】
  標簽:懸疑 正劇 現代 日常推理 詭異兇案

第一章 縫隙里的樹葉(1)
  視野中的綠色已經分不出層次,透過樹葉的斑駁的陽光亦成為了摧毀意志的魔頭,偶爾有水滴從葉尖滑落,卻無法滋潤早已筋疲力盡的三人的心田。從上午八點到現在的下午三點,三人從開始的歡歌笑語逐漸淪落到連呼喚對方的名字都覺得疲憊。
  綠色,綠色,這可惡的綠色究竟什么時候才能是盡頭?和子一邊發泄般地撥開時不時就擋在面前的樹枝,一邊在腦海中將罪魁禍首抽打了幾十遍。
  “啊!我走不動了!我不管了,哪怕你們告訴我這里有野獸出沒,我也要在這兒休息。”說著,和子便作勢要癱在原地。
  “學妹,再堅持一下嘛,我敢肯定,我們很快就要走出這座山了。”走在前面的男生停下腳步轉過身,堆著滿臉笑意打包票。沒錯,他就是和子眼中的罪魁禍首,奈何他完全沒有給可愛的學妹帶來困擾的愧疚感,反而將身為學長的厚臉皮功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沒好氣地送給他一個白眼兒,和子倚靠著樹干,“學長,同樣的話你已經講了十幾遍了,可我們還被困在山里。”回憶起當初天真地相信學長的自己,和子覺得她就是這個世上的頭號傻瓜。
  “一次,再相信我一次。”
  “才不要,你在我這里的信譽度為零了。”
  “啊,還好不是負值。”
  “你的關注點不對吧?”
  “其實,休息一會兒也挺好的。”
  這邊的兩個人吵得正歡,原本走在最后面的小白慢悠悠地走過,一派淡然,徹底無視了渾身散發怨氣的和子與嬉皮笑臉的學長。
  “小白,你還走啊?休息一會兒吧。”丟下和子,學長反手拽住小白的手腕,同時抬起胳膊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幾乎是不作停歇地走了七個小時的山路,縱然體力如學長這般強悍,也是熬不住了。
  明顯比學長纖瘦的小白站定身子,指著前方平靜道:“那里有個小房子,我認為在那兒休息會好一些。”
  房子?在這深山老林里居然還會有房子?莫不是海市蜃樓吧?等等,森林里會出現海市蜃樓嗎?抱著這種想法的學長與和子裝模作樣地眺望,目之所及只有層層疊疊的綠色。二人對視一眼,幽幽嘆氣。
  “學長,你都把小白累傻了。”
  “小白,我對不起你……”戲精上身的學長猛地抱住小白,故作夸張地自我譴責,順便將臉上的汗都蹭到了小白的襯衫上。
  嫌棄地推開他,小白維持著表面的淡定,“房子就在前面,你們不去的話,我不勉強。”
  低下頭看了看連一塊平坦地方都沒有的地面,又在感受到脖頸處傳來瘙癢時拍死一只小蟲后,和子起身跟上了小白。比起學長,小白的可信度更高一些,況且,房屋對她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大了。這種時候,別說是房屋,哪怕給她個石階也好,至少能坐下來歇歇腳,舒展早已僵硬腫脹的四肢。
  見小白與和子繼續前進,學長覺得自己沒理由脫離隊伍,便也邁開步子。當一座小小的房子出現在他眼前時,學長真想在小白那張與名字很相稱的臉上親幾口。與他不切實際的心思相比,和子的反應則實際得多,她直接坐在了房屋前面的空地上,滿臉幸福地伸著懶腰。
  房子是非常普通的小房子,僅有一扇門、一扇窗,且門窗在同一側,其余三面均是墻壁。門是隨處可見的老式防盜門,窗戶也是平常的推拉式玻璃窗。如果忽略掉屋頂亂生的雜草與墻壁的破敗,這會是一個很好的休息場所,當然,即便它如此刻般破爛不堪,也阻止不了它成為三人的落腳點。房屋看上去似乎荒廢已久,但門窗都是鎖著的,學長便義正言辭表示不能擅自闖入,三人只得在外面席地而坐。狼吞虎咽地吃了面包之后,大家總算恢復些體力,和子的好奇之心油然而生,上前透過窗子向屋內張望。此時的她早已忘記了要狠狠抱怨學長一番的打算,反而對這間屋子格外好奇起來。
  “小白,你來看看,這里有一片葉子。”
  不待小白回答,學長就邊嚼著薯片邊說道:“葉子有什么好稀奇的?這里到處都是樹,沒葉子才奇怪吧。”
  “我想……”小白轉過頭,看了看站在窗子旁的和子,“她指的是那片被夾在窗戶縫隙里的葉子。”
  “有什么不一樣?還不都是樹葉?”
  “當然不一樣!”和子抓著學長的胳膊將他拽到窗戶邊,“這片葉子是新鮮的。”
  順著和子手指的方向,學長看到了那片夾在玻璃窗與窗框縫隙中的樹葉,翠綠翠綠的,僅有一半露在外面。
  “所以呢?”他還是沒明白和子在奇怪些什么。
  “學長,我們之前嘗試著打開窗戶的,你忘了嗎?可窗戶明明是從里面上鎖的狀態,這片葉子又是如何被夾在這里的呢?”
  “誒?經你這么一說,是挺奇怪的。不如我們討論一番吧,反正也要在這里休息一段時間,找點事情做才更有樂趣。”
  “好呀!我同意。”
  “小白……”
  對上那二人別有深意的目光,小白無奈地撕開一袋薯片。其實,他并不想在這里停留太久,畢竟時間不早了,若是不能趕在太陽落山前走出樹林,他們便只能在山里過夜了。想到自己在濃烈的夜色中不停拍打蚊蟲的情景,小白感到不寒而栗。只是,對于學長與和子這兩個人,他又太過熟悉,只要是那二人感興趣的問題,不得出個滿意的結論,他們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綜合考慮了各種因素,小白決定,在吃掉一袋薯片的時間內解決問題。
  “好吧,樹葉之謎,現在開始。”
  “真是個沒品味的名字。”學長忍不住吐槽。
  “名字不重要,謎底才是關鍵。”將小白也拽到窗戶旁,和子的雙眸染上興奮,“說說看吧。”
  “很明顯,樹葉只能是在窗戶打開的情況下掉下來,又在窗戶被關上后才能形成眼下的情況。另外,這片葉子掉落的時間應該是在不久之前,否則它會枯黃的。”
  “什么嘛,我還以為是多震驚的說法呢。小白,你不會是在搪塞我吧?”
  “當然不會。”說這句話時,小白有些心虛,但他仍保持著嚴肅認真的表情,“你們有想過這個問題嗎?窗戶為什么被打開,又為什么被關上,做這件事情的人是誰?”
  抓了抓頭發,學長嘟囔道:“這明明是三個問題。”
  眨著眼睛略作思考,和子忽然模仿課堂上舉手發言的樣子,“我知道了!”


第二章 縫隙里的樹葉(2)
  “做這件事情的人肯定是房子的主人,因為只有房子的主人才擁有鑰匙。那個人出于某種原因回到這里,用鑰匙開門進屋后打開了窗子,又在離開前關上了窗戶,樹葉就是在那期間掉下來被夾住的。”
  仿佛是認同和子的說法一般點點頭,小白送進嘴里一片薯片,“好,解謎活動圓滿結束。”
  “真是敷衍。”學長捶胸頓足。
  “太敷衍了。”和子痛心疾首。
  知道不會這樣輕易地糊弄過去,小白坦然面對二人的指責。“好吧,你們覺得我哪里敷衍了?”
  “整體!”和子比了個夸張的手勢,“這間屋子無論怎么看都是被荒廢許久的,既然如此,房屋主人為什么要回來?還有,他回來為什么要開窗戶,又為什么要關窗戶?我剛才的解釋根本就是漏洞百出,你竟然不指出來!”
  明知是漏洞百出的解釋卻還要說出來,從某種意義上講,和子真是個神奇的人。當然,從這方面說的話,與和子交好的小白與學長也有特別之處。
  “房屋主人回來或許是要搬運東西。你們看,屋子里還剩下一張床和一張桌子。”學長隔著玻璃指著房間中僅剩下的兩件東西。
  雖然房間的面積不算大,但如今只有一張擺在墻角的床與橫在床尾的桌子,仍顯得屋子很空曠。床上沒有被子與枕頭等用品,空余硬邦邦的床板,床腳之間隱約可見幾個蜘蛛網,明顯是長時間無人使用。桌子被放置在床尾與墻壁之間,不與任何一面墻平行,在這座規整的長方形建筑里顯得不甚和諧。不過,考慮到房子是被廢棄的,這一點不和諧似乎也說明不了什么問題。
  “我覺得,不會是房屋主人回來搬運東西。”對于學長的猜測,小白給予了否定。
  “為什么?”
  “因為這座房子顯然被廢棄了很久,若是搬運家具等物品,應該在決定搬家時便統統搬走,不會刻意留下東西等到現在才搬。”
  “不見得是現在才搬運的吧?也可能是半個月前。哎,半個月可不是準確的數字,算是一段時間的代表。”
  “不可能。”和子用一種極其憐憫的眼神看著學長,“你忘記了我們討論的前提。那片夾在窗戶縫隙里面的樹葉還非常具有生命力,應該是掉下來不長時間,這與你的假說相矛盾。”
  “哦。”自己好像確實忘記了樹葉的事情,可明明樹葉的事情才是重點。“但那也不能排除房屋主人回來取東西的可能啊。說不定他是個記憶力超級差的人,搬走很久之后才記起還有東西被遺忘在這兒,比如桌子的抽屜里,時隔許久回來取也是有可能的。”
  見學長還是不死心地堅持這個觀點,小白認真地潑了桶冷水。“房屋主人回來取東西這個猜測無法解釋樹葉的問題。樹葉若是要呈現現在這種狀態,必須滿足兩個條件,第一,窗戶被打開過;第二,窗戶在樹葉掉落后被關上了。假設窗戶的開始狀態是關閉的,按照學長的假設,房屋主人在來到這里后打開了窗戶,并在離開前又關上了窗戶。你們不覺得這個行為很不符合常理嗎?房屋主人只是要取個東西而已,有必要折騰窗子嗎?他大可以找到東西后直接離開,無需在意其他,畢竟他已經不再使用這間屋子了。所以,我認為,窗戶被人動過,則一定是因為那個人有必須要動窗戶的原因。”
跳到:
上一篇:泑山多美玉 作者:陵揚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