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瘋狗病 作者:舍木氓生

作者:舍木氓生
Alpha反正不是什么好人
“我是一個Omega,但我比這個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Alpha還要優秀,我靠自己逆轉命運,不給妻妾成群的A當小老婆、不給A一個接著一個生孩子。
我知道總有一天,我會和一個與我一樣優秀的B結婚,享受難得的一夫一妻制。
結婚的那天,他會踏著七彩祥云來接我,他會是一個蓋世英雄,到時候我會跟他說三個字,我愛......”
“愛你麻痹啊!你瞎了看不見老子?!老子不是說過只娶你一個了嗎?!!!!!”
(冷靜,繼續說)“我會對他說,我愛......”
“MLGB的把他給老子綁起來。”
“唔唔唔.......”
——————故事前期,他們是這樣的。
后期狗血+虐。
無法無天狂躁瘋狗Alpha攻*獨立可愛小堅果隱忍Omega受
 架空 虐戀 年上 ABO HE

第一章

“......所以,希望大家信任我,把票投給我,我會帶領學生會走得更好,為我們北約第一私立高中的所有學生服務。”
北約第一私立高中的大會堂里,鄧漁正在參加學生會主席的競選,他作為學校寥寥無幾的Omega絲毫不慌,表現得比幾個上臺參選的Alpha還要淡然。
隨著社會的發展,現代社會早已是Alpha掌權,而Alpha也掌握著最高級、最剛需的社會資源,不論是Beta或Omega,除非擁有Alpha父母,否則便終生呆在社會底層,干最累最無聊的工作,獲取最微薄的薪水、一輩子無出頭之日。
當然,也不排除兩種特例,一是去給Alpha們當小老婆,在新修訂的婚姻法中,所有Alpha皆可多妻,但當婚姻中沒有Alpha的存在時,依然延續過去的一夫一妻制。
也就是說,血統當道,Alpha像殘忍霸道的殖民者,而Beta和Omega則是被殖民者,只能無條件服從所有安排。
另外一種,則需要Beta和Omega足夠優秀,優秀到超越Alpha,才能獲得同等的各類資源。
比如現在臺上那個,讓整個北約第一私立高中Alpha都看不順眼的,鄧漁。
“他想什么呢?學校百分之七十的Alpha,會把票投給一個Omega?”
童衍坐在最后一排看熱鬧,他對這種給Beta老師們當助手的工作毫無興趣,但也看不得鄧漁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忍不住嗤笑。
“你不知道吧?我們學校好多女Alpha喜歡鄧漁呢!說他是強權時代逆風而生的小堅果,堅韌又可口,都想娶他呢!”
顧枚開口道,她也是女Alpha,和這個學校食物鏈頂端的一群人玩在一起,也看好戲地向他們科普。
“誰?”一個低穩的聲音響起,淡淡的,帶著些許不屑。
李孝鎧睜開眼,看向顧枚:“誰想娶他?”
“......你不是在睡覺么?”
顧枚壓低聲音,意外地看著李孝鎧,進了會堂坐下來之后李孝鎧便不準大家打擾他,說昨晚開轟趴了,今天來學校補覺。
李孝鎧目光冷冷的:“醒了,你說誰想娶鄧漁?”
“多了去了,說不清。”顧枚撇嘴,不知為什么李孝鎧突然好奇起鄧漁來。
“鎧哥,你該不會......”童衍賊賊地朝李孝鎧笑,按李孝鎧從初三就開葷、葷素不忌的性格來看,對鄧漁感興趣......也不是不可能。
“放屁。”李孝鎧臉上有些厲色:“老子就想看看哪個沒品位的Alpha會喜歡他那種爛大街的味道。”
李孝鎧語氣強烈,帶著濃濃的不屑和厭惡。
“......”
“......”
童衍和顧枚交換了個眼神,都不約而同不去惹李孝鎧了,不知道是不是起床氣還是什么,總之這脾氣發得莫名其妙。
很快,所有參選學生發言完畢,工作人員在一個一個發投票表格,大家人手一張,在自己想選的學生后面打勾就行。
“拿來。”李孝鎧看著童衍和顧枚,那兩人剛準備隨便選個人,雙雙不明所以地看向朝他們伸手的李孝鎧。
“表格拿來,選誰對你們來說有差嗎?”
看那兩人還沒打算把表格交給自己,李孝鎧徑直起身上前,一把將那兩人還空白的表格搶了過來,接著他一腳踹向前面一排人的椅子,一整排人齊刷刷回過頭。
“表格都拿過來。”
李孝鎧眼神危險,語氣冰冷。
大部分人都乖乖上供似得把表格給了李孝鎧,畢竟太子爺惹不起。只有兩個滿臉憋紅的Beta不肯屈服,不愿意上交,李孝鎧走過去看了眼他們的表格,居然沒有去搶,而是冷哼一聲走開了。
“你看上誰了?想給誰投票啊?”
童衍湊過來想看李孝鎧要給誰投那么一沓票,李孝鎧推開他,拿了筆在窗戶邊上唰唰唰把票利索得投了,走到前面光明正大地把起碼二十張的票投進了投票箱。
路過第一排的鄧漁時李孝鎧皺了皺眉,心想,媽的,破爛街香,自己遲早把這一整個市的白玉蘭都砍了。


第一卷 第3章2
“有黑幕吧?!”童衍聽著校內廣播播送的學生會成員新班底,不可思議道:“是不是那群Beta老師暗地里做的手腳?”
鄧漁成功當選了學生會主席,雖然與第二名僅有兩票之差,但也當選了,下周一他還要在全校面前當選發表感言,簡直風頭無兩。
“這好像是我們學校建校以來第一個Omega會長。”顧枚嘖嘖兩聲,拿出手機打開校內論壇,以看不起鄧漁為首的Alpha和擁護鄧漁的Omega和Beta為代表,正在論壇里撕得不可開交,刷屏無數。
“真夠丟人的!”童衍明顯不爽,他掏出手機翻通訊錄,還沒翻到自己打算找的人,椅子突然從后面被猛地一踹,他以一種非常丑陋的、俗稱“狗吃屎”的姿勢摔在了地上。
“媽的誰啊!”
童衍爬起來回頭吼,只見李孝鎧坐在他后面,一只手轉著筆,表情慵懶:“你想干嘛?”
見是李孝鎧踢的自己,童衍有氣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他把椅子扶起來放好又坐下:“你踢我干嘛?”
“你翻手機想做什么?”李孝鎧像是在跟童衍閑聊。
“找我姑,讓她把鄧漁撤了。”童衍陰森森地笑著說,他姑是北約市教育局副局長、也是北約第一私立高中的校長,一位非常優秀的女Beta。
“你要沒事干就把學校門口那些蹲著等著被學校里的Alpha看上嫁入豪門的Omega都操了,也算做了善事,別特么整天跟個怨婦一樣只想搞事。”
李孝鎧說話巨毒,說得童衍差點一口氣上不來,瞳孔放大地看著他:“鎧哥我招你惹你了......”
李孝鎧撇過視線,“叮~”他收到一條信息,他拿起手機看,是前陣子去某位大人物的壽宴上遇到的一Omega,那Omega是參加宴會的一位官員的兒子,比李孝鎧大了兩歲,這些天整天撩他,說想知道李孝鎧的衍生味。
這無非是在求操。
隨著人種和科技的發展,現在凡是富裕的人家,孕婦懷孕的時候都會服用一種沒有副作用的但非常昂貴的信息素衍生劑,這樣生出來的嬰兒就不僅僅有一種味道,在發情期和完全交配期會衍生出基本味道的升級味道,除了助興,更大程度是一種身份的象征,Alpha也有三六九等,越在金字塔頂端的Alpha,衍生味的性張力就越強。
所以不僅僅是Omega,連很多Alpha都好奇李孝鎧的衍生味是什么,最龐大的豪門深院子弟,交配的時候能散發什么不得了的味道。
那Omega發過來一段視頻,封面便是令人遐想的模糊肉色,李孝鎧毫無忌憚地點開,Omega甜膩的、無法控制的呻吟聲瞬間傳遍教室。
“孝鎧......呃......唔......我發情了......”那Omega在自慰給他看,大張著雙腿對著鏡頭,腿間汁液橫流,Omega手里抓了什么按摩棒,非常快速地進出那發紅的穴口。
“艸!”
這個班里全都是Alpha,聽到這聲音徹底不淡定了,紛紛圍過來:“鎧哥你不厚道,一個人偷看小電影!”
“一起一起啊!”
李孝鎧把手機一扔,任他們觀摩那Omega不斷發來的小視頻。
“你們干嘛呢!”
有個人站在教室門口朝里面吼,大部分Alpha壓根不在意,繼續觀摩那源源不斷發來的極品視頻,李孝鎧抬頭,便看到鄧漁糾結著眉頭,身后跟著三兩個估計是學生會骨干的人站在教室門口。
見沒人回應,鄧漁便直接走進去,那視頻聲音開得非常大,想聽不見都不行,鄧漁徑直走到一群人中間,劈手將那手機奪了過來,迅速將視頻按滅。
“Alpha不準在學校看片你們不知道嗎?!”
鄧漁一張小臉兇巴巴的,氣勢很足,活脫脫像個Alpha。
“誰讓你多管閑事了?”
“艸你當個會長蹬鼻子上臉了是吧?”
“MB趕緊滾......”
......
誰都沒把鄧漁放眼里,鄧漁哼笑一聲,從口袋里拿起自己的手機,“咔嚓”把這群人拍了下來:“晚上你們的家長會收到你們在學校看片的信息的。”
接著他轉過頭對自己的兩個助手道:“根據照片把他們對應的名字查出來,每個人一個處分。”
“還有,這手機誰的?”鄧漁舉起手機,冷聲問。
“我的。”
剛剛沒聚在那堆人里的李孝鎧在教室的另一邊站了起來,眸中帶了些天不怕地不怕的笑,慵懶地說。
鄧漁轉過頭看他,眼神卻沒有剛剛那樣硬氣了,似乎在糾結、或者說,無奈。
“你跟我出來。”
鄧漁走到李孝鎧身邊,抬著頭說,聲音比剛剛那氣勢洶洶的高亢低了些。
說完鄧漁便轉身走了出去,李孝鎧在全班同學的噓聲中笑瞇瞇地跟上鄧漁。
“這次就算了,下次你不要帶片到學校里來分享。”學生會會長辦公室里,鄧漁目光不悅地看著李孝鎧,但還是把手機放到桌上,讓他拿走。
李孝鎧靠在墻上,玩世不恭地盯著鄧漁:“為什么算了啊?”
鄧漁眉頭更皺了一些,仿佛在生氣李孝鎧的不領情。
李孝鎧站直了,抬腿走向坐在那里的鄧漁,一步一步越來越近,鄧漁感受到了壓迫,他微微往后退了些,整個人也縮小了點。
李孝鎧走到他跟前,伸手撐著桌子,幾乎把鄧漁環繞在懷里:“為什么算了,會長?”
聲音壓低、磁性更足,Alpha的橡木苔味強勢地傳入鄧漁鼻中,很快彌漫滿整個辦公室:“你得懲罰我啊,我也犯錯了。”


第一卷 第4章3
“......所以,經過一致討論,李孝鎧在公眾場合故意釋放信息素影響Omega,該行為觸犯校規,給予李孝鎧留校察看處分;其余人警告處分。”
周一的早晨,北約第一私立高中的操場上,鄧漁做完自己的就職演說之后緊接著播報了自己擔任學生會會長以來處理的第一項事件。
李孝鎧校服穿得很馬虎,褲腿一只卷起來一只放著,手里拿了張不知從什么角落摳搜出來的紙,站在校服穿得整整齊齊的鄧漁邊上。
“接下來李孝鎧當眾檢討。”
鄧漁板著臉,把手里的話筒遞到李孝鎧面前。
跳到:
上一篇:超腦力事件簿 作者:木子弈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