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驪珠 [參賽作品] 作者:紛紛和光

作者:紛紛和光
    葉驪珠一覺醒來時,覺得胸口悶悶的。
    她從出生時身體就不好,葉驪珠七月十五子時出生,天生陰氣重,被邪祟纏身。小時候高僧說她想要活下去,最好是要出家,在寺廟里粗茶淡飯青燈古佛過一生。
    只是,葉驪珠的父親最是疼愛她。好好一個女兒,怎么會舍得她出家當尼姑。
    三歲那年,葉驪珠的乳母一時大意,冬天晚上睡覺前忘了關窗,害她被凍了一晚上,大病一場,發燒燒到險些夭折。
    葉驪珠的父親是當今丞相,葉丞相請了名醫給她醫治,勉強保住了性命。但是,在葉驪珠五歲那年,葉丞相看著她越來越虛弱的身子,再也不敢留她在家,將葉驪珠送到了明佛寺中,從此只有逢年過節時,葉丞相才見葉驪珠一面。
    葉驪珠在明佛寺中修行將近十年,再過兩個月,就是她十五歲的生辰。
    最近這些天,她的身體越發不好了,她時常咳嗽,胸悶,帕子上沾染著斑斑血跡,寺廟住持說葉驪珠不肯剪發成尼,脫離凡俗,佛祖再也護佑不了她,讓她早日回家,說不定能遇得上貴人。
    葉驪珠一手挑開了青色的紗帳。
    她剛剛醒來,墨發松松的散了下來,云霧一般,白色的褻衣也是寬松散亂的,露出精致纖細的鎖骨。
    葉驪珠生得極為動人,她自己并不知道,寺廟里的尼姑向來不討論女子的容貌,但憑心而論,葉驪珠確實是個尤物。
    她年齡雖小,身段卻極為柔軟,弱柳扶風一般,膚色如冰似雪,天然一股媚態,尤其是一雙桃花眼,含著一汪春水,時時都似在引誘別人。偏偏眉心天生一點秾麗的朱砂紅,沖淡了她身上的媚意,為她添了幾分嬌憨。
    柔媚與天真并存,是最為致命的。
    因為身體不好,她的臉色常常是蒼白的,唇瓣也是淺淺的粉,寺廟中不允許別人伺候,葉驪珠都是自己穿衣洗漱。
    她拿了一件青色衣袍,籠罩住了自己玲瓏嬌美的身段,坐在窗邊將墨發攏起,戴上了一頂青色的小帽子。
    葉驪珠去了后山,掬了一捧山泉水洗了洗臉和手,就要回來時,她聽到了兩道熟悉的聲音。
    “我聽師父說,珠珠這個月就要回去了。”
    “珠珠回去?回哪里呀?”
    說話的這兩人,是明佛寺住持悟心師太身邊的兩個小弟子,一個叫做清雙,一個叫做清慧。
    清雙道:“對了,你不知道,珠珠來寺廟的時候,你還沒有出家。師父平時也沒有講過。珠珠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姐,是大官的女兒,家里可厲害,一般小官見了珠珠的父親還要跪下呢。珠珠長到十五歲,師父要她回去了。”
    清慧知道葉驪珠平時沒有什么架子,不驕矜不冷漠,雖然身體差一些,但寺廟里每個人都喜歡她,聽說葉驪珠要走,清慧有些難受:“啊?珠珠要走了?我之前還說,等我化緣攢夠了錢,給珠珠買一支好看的珠釵呢。”
    寺廟里人人都剃度了,唯獨葉驪珠,有漂亮的長發,雖然戴著帽子看不出來,但別人都知道的。清慧還以為葉驪珠已經出家,是帶發修行。
    “哼,你不是擔心給珠珠買不了珠釵,而是擔心珠珠走了,再也沒有人月底陪你一起下山采購了,你這個膽小鬼!”清雙嘟囔道,“這些年來,珠珠的大官父親過節回來看,他還捐了不少錢,不過,珠珠的母親倒是沒有來過,我聽說,珠珠的母親還給珠珠生了一個弟弟,清慧,你覺得珠珠回家以后,會不會被人欺負啊?”
    清慧也不知道,她們向來都不在寺廟里說這些,悟心師太也不讓她們討論俗事,也就私底下說一說。
    清慧抬起了水桶,道:“回頭我就告訴珠珠,如果她不喜歡家里,被人欺負了,要早早回來,我們和師父都喜歡她。”
跳到:
上一篇:ABO瘋狗病 作者:舍木氓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