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遺孀 作者:冉爾

作者:冉爾
  照顧遺孀的最好辦法,就是娶了他
  天道好輪回,時棲在圈內作妖多年,結仇無數,終于在他搶走IP《偷香》的男一號時,他的豪門老公嗝屁了。
  曾經被他踩過的人紛紛趕來踩他一腳,就在大家以為他要退出影壇的時候,時棲又出現了。
  他在微博@了自己死去丈夫的父親:@宮行川,金主爸爸,求資源QAQ
  *
  宮董事長潔身自好,高冷矜貴,此生最大的八卦就是有個來路不明的兒子。
  后來這個“兒子”死了。
  給他留下了一個更大的麻煩。
  *腦洞雷,文筆差,不接受任何寫文指導,不喜歡的有緣下一篇文再見。
  *【按照有關規定,文案中出現的所有人物不存在血緣關系】
現代 都市 甜寵 年上 娛樂圈 情投意合 破鏡重圓

第一章 當代男狐貍精
  時棲第一次見宮行川的時機不湊巧。
  有多不湊巧呢?
  不湊巧到他嫁給宮凱后,宮行川立刻宣布和這個唯一的親人斷絕關系。
  因為他們的初見,是在一個充斥著酒精、煙草的意亂情迷的夜總會里。
  十六歲的時棲穿著校服,頭發有點長,雙手插進褲子口袋,伸腿攔住了宮行川的去路。
  他笑瞇瞇地望著這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看上去在欣賞對方的臉,實際卻在觀察半露在衣袖外的手表。
  戴這種表的男人,身價以億計算。
  當時的時棲還不知道宮行川是誰,他缺錢,缺得要命,在夜總會里明著端盤子,暗著搶生意。
  他看了太多人模狗樣的有錢人,知道他們喜歡什么樣子的男孩,也知道自己的臉是最大的優勢。
  宮行川果然停下腳步,蹙眉望他:“你多大?”
  “十八。”時棲睜眼說瞎話。
  他不怕露餡,因為夜總會的經理會幫他圓謊,免得落下“雇傭童工”的口實。
  宮行川的目光落在時棲的校服上,那上面“市一中”的校徽磨損了大半,“一”已經淡得快看不見了,變成了滑稽的一撇。
  一般的高中生會買兩套校服,輪流換洗,家庭條件好的,甚至會買上十來套。
  但這個孩子明顯只有一套。
  他缺錢。宮行川想。
  時棲沒有發現宮行川皺起了眉,他還在看男人腕間的手表。
  他認識那個牌子,還偷偷在網上查過,只要是真品,他今晚就釣到了一只真正的“肥羊”。
  于是時棲插在口袋里的手攥成了拳,仰起頭,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叔叔,你要去哪兒玩?”
  宮行川的眉頭猛地一跳。
  時棲把校服拉鏈拉開,里面是一件緊身的黑色背心,胸口上語意不詳的拉丁文隨著他的步伐一跳又一跳,年輕的氣息幾乎要撲到宮行川的臉上了。
  宮行川想把時棲推開,對上他的目光時,動作卻微妙地一頓。
  少年生了雙堪稱薄情的桃花眼,笑時天真爛漫,他仗著自己不夠高,將大半個身體都倚靠在了宮行川的身上,也恰恰是這個動作,讓他纖長如天鵝般的脖頸暴露在了宮行川的視線里。
  那是宮行川見過的最柔軟的弧度,也是唯一一個,讓他產生了欲望的弧度。
  時棲的喉結旁有一顆小小的黑痣,隨著呼吸,透出暗流涌動的情潮。
  宮行川沉默了十來秒,伸手攬住了時棲的肩膀。
  宮行川說:“以后不要來這種地方。”
  他順從地點頭,臉不紅心不跳地扯謊:“叔叔,我是第一次來。”
  每一個被帶走的少年都會說自己是第一次。
  時棲也不例外。
  但是很久以后,宮行川才知道,這是時棲說過的為數不多的真話里,最真的一句。
  *
  “哎喲喂,這個演方伊靜的女演員是得了氣管炎吧,我看她要把肺子都咳出來了。”
  “故意的?導演也不喊停?男主角……哦,是時棲啊。”
  Lily踩著恨天高從片場經過,臉色隨著聽見的閑言碎語一點一點沉下去,直到黑成鍋底,終于徹底爆發:“你你你,我說你呢,那個方伊靜,你看沒看劇本?裝病裝成這樣,我看你直接去ICU包年算了。”
  “Lily姐?”女演員捂著嘴,歉意一笑,“抱歉抱歉,沒收住,我下次注意。”
  明顯的敷衍把Lily氣得恨不得脫了高跟鞋往她臉上招呼,可這么短短幾句話的工夫,時棲就不見了。Lily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騰騰騰地往臉上涌,恨不能將臨陣脫逃的時棲用繩子捆上,再用高跟鞋狂抽個十來下。
  但當Lily真的找到坐在化妝間里卸妝的時棲時,只是微微嘆了口氣。
  她把一份文件從包里拿了出來:“宮凱的遺產,挺豐厚的,宮家沒想坑你。”
  時棲穩穩地將美瞳從眼睛里摳出來,斜倚在椅子里喝檸檬水:“放這兒吧。”
  Lily憋著一口氣,將協議放下,繼續盯著時棲卸妝。
  時棲長了張能在娛樂圈刮起腥風血雨的臉,他也的確不負眾望,剛一入行,就因為攛掇宮凱和宮行川斷絕關系,空降熱搜,光榮地以“當代男狐貍精”的身份出道了。
  Lily憋了會兒,還是忍不住問:“時棲,你打算怎么辦?”
  時棲懶洋洋地回答:“走一步看一步。”
  “時棲!宮凱死了,你沒后臺了,連方伊池這個角色都是我幫你保下來的……你瞧瞧那個十八線女演員,故意往你臉上咳唾沫,放在幾天前,她連給你提鞋都不配!”
  Lily歇了口氣,壓低聲音,繼續吼:“你再不采取行動,明天營銷號就要給你編出十七八個莫須有的金主。到時候你的形象無法挽回,方伊池的角色就算有我在也保不住!”
  Lily看不慣時棲火燒眉毛了還一臉無所謂的態度,連珠炮似的念叨:“我能保住你一時,保不住你一世,你總該給自己想想退路。”
  “你別嫌我啰唆,我是為你好……要不咱們先歇一段時間?等風頭過了,挑幾部體現演技的文藝片,在國外拿了獎,再回國重新發展?”Lily自顧自地安排好時棲的未來,“這樣吧,我幫你搞簽證,咱們先找個學校學學表演,也算是鍍金了。”
  “啰唆。”時棲終于給了點回應。
  Lily苦口婆心地勸了大半天,敢情全被當成了驢肝肺,差點一口氣上不來厥過去。
  她扶著桌子喘了好幾口氣,繼而氣急敗壞地按住他的肩膀:“你要死啊!”
  時棲不為所動:“把手機給我。”
  Lily繃著臉把手機丟了過去。
  他用指紋解鎖,飛速地打開瀏覽器界面,輸入了“宮行川”三個字。
  網頁跳轉到了新的頁面,大片關于宮行川的新聞出現在時棲的視線里,他聚精會神地看完,連最無厘頭的花邊新聞都不放過,最后長舒一口氣,把外套往肩頭一搭,晃晃悠悠地往化妝間外走。
  “時棲?”Lily踩著恨天高追上去,“你去哪兒?”
  “收工,回家。”
  “你就沒點別的打算?”Lily不死心地把自己的計劃再次搬出來,“去國外有什么不好?這些年你賺的錢加上宮凱死了分給你的財產,足夠你在其他任何國家逍遙一輩子……再說了,你的學歷問題,不一直是被黑粉嘲諷的點嗎?你出去兩三年,拿個金燦燦的畢業證書回來,正好打他們的臉!”
  時棲毫不留情地戳破Lily的美夢:“退圈兩三年,誰還認識我?”
  Lily啞然。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不能走。”時棲又一次舉起手機,注視著屏幕上宮行川模糊不清的臉,緩緩瞇起了眼睛,“我還有事要做。”
  “行,不走。”Lily噔噔噔地跟著他,火氣直往上冒,“可是現在大家都知道你的金主死了,已經有超過五家合作方流露出了暫停合作的意愿,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
  “只有五家?”時棲打斷了Lily的話,若有所思,“Lily,宮凱死了,聰明的合作方是不會立刻中斷與我的合作的。”
  他冷漠的笑意從眼角蔓延到眉梢:“因為這段時間內,沒人能比我更容易上熱搜了。”
  Lily怔住,寒意從心底迸發。
  時棲像是沒感受到Lily的失態,從容不迫地從片場走過,他沐浴著各式各樣的目光,瀟灑地鉆進自己的保姆車。
  然后翻出一包煙。
  暖黃色的火光在漆黑的車廂里驟然亮起,像一抹隨時會消散的星光。
  抽煙的習慣是時棲離開宮行川以后染上的。
  他微偏著頭,用打火機慢吞吞地點燃香煙,看著火舌與白色的煙卷深吻,再吐出淡白色的喘息。
  宮行川不常抽煙,但衣領上時常會沾有若有若無的煙草味。
  時棲聞著聞著就記住了,如今自己抽,也多是抽相同味道的煙。
  他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讓薄荷味的氣體涌入肺腔。
  時棲無論做什么,舉手投足間都有股漫不經心的調子,喜歡他的人,覺得這是氣質;恨他的人,覺得這是目中無人。
  實際上這只是他在想宮行川。
  Lily穿著高跟鞋,落后半步,站在車外等時棲把煙抽完。她堅信二手煙會毀掉自己完美的妝容。
  時棲并沒有讓她等很久,抽了兩口,就把煙頭掐滅,搖下車窗:“愣著做什么?”
  Lily拉長了臉,拽開車門,氣勢洶洶地系安全帶。
  “Lily姐,你對我太好了。”時棲觍著臉湊過去,“估計營銷號又要說你潛規則我了。”
  “老娘就算潛規則片場那個半身不遂的副導演,也不會潛規則你這個沒心肝的小蹄子!”Lily徹底爆發,完全沒了金牌經紀人的涵養,踹掉高跟鞋,用涂滿鮮紅指甲油的手指猛戳時棲的鼻尖,“你還好意思說潛規則?姐姐比你大了十二歲,要錢有錢,要房有房,腦子被門夾了,才天天擔心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
跳到:
上一篇:掌上驪珠 [參賽作品] 作者:紛紛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