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上烈酒 作者:年深不見

作者:年深不見
    時序近秋,帝都這幾日陰云籠罩,不見陽光,窗外天光灰暗,分辨不清日色。
    戚晚的睡姿不甚優雅,在大榻上造了一夜,身上真絲睡裙上滑,白皙修長的大腿不規矩地曲著,被褥早就被卷成一團踢到床下。
    房間里沒開空調,戚晚覺得冷,下意識去摸被子。
    指尖傳來溫熱的觸感,硬掙堅實,她本能地靠近,蜷縮著抱緊發熱源。
    有人伸出手臂將她緊緊攬在懷里。
    感受到腰間落下的大掌,戚晚驟然睜開眼睛,入目卻是男人深邃俊朗的五官。
    視線往下,男人身材線條分明,肌肉健碩,而她手掌搭著的位置,恰巧是他的腰腹。
    身體被一只手臂禁錮著,戚晚動彈不了,只能微微仰頭打量周圍的環境。
    室內光線昏暗,空氣中彌漫著幽香,溫柔繾綣。
    酒店特有的床單潔白且凌亂,一地狼藉,地毯各處散落著男人和女人衣物,還有床頭柜上那盒沒剩幾個的岡一本。
    成年男女,發生了什么,一目了然。
    戚晚收回目光,又瞄了一眼還在熟睡的喻驍,嘴角不自覺地瘋狂亂他媽上翹。
    腦海只有一個念頭——
    她居然也有今天!!
    終于睡到你,還好我沒放棄!!
    按捺住內心的狂喜,戚晚深呼吸,朝他挪動身子再靠近一些,飛快啄了一下他的唇。
    剛要離開,喻驍抬手扣住她的后腦,回以她一個熱烈且纏綿的深吻。
    戚晚被吻得腦袋發懵,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醒的。
    半晌,喻驍才放過她,聲音還帶著剛睡醒的低啞。
    “偷親我?就不記得昨晚的懲罰了?”
    戚晚不爭氣地紅了耳尖,“所以,我們真的……了嗎?”
    她拍了三下手掌。
    聞言,喻驍欺身覆上來,挑起她的下巴,“看來你是是忘了,我可以幫你回憶一下。”
    戚晚默了幾秒,轉而攀上他的脖頸,眸光勾著他,笑得風情萬種。
    “好啊,那就再回憶一下。”
    和他做這種事情,少一次都是吃虧的。
    熱息滾燙,男人的薄唇近在咫尺。
    許是被他摟得太緊的緣故,戚晚忽然有些喘不上氣,推了推他,艱難道:“等一下,你壓得我不能呼吸了。”
    喻驍沒松開,手臂反而愈加用力地箍緊她,扣住她的手腕,湊近唇邊,潤濡的舌尖滑過她的手心。
    “喻驍……”
    戚晚被壓得動彈不得,手也縮不回來,所有聲音都卡在喉間,就像要窒息。
    “咳咳咳……”
    戚晚從夢中驚醒,可那強烈的窒息感和手心的酥癢并沒有隨著夢境的結束而消失。
    她睜開眼睛,手指動了動,觸碰到一團毛茸茸的東西。
    舔手元兇——小狗卷卷正杵在床邊不遠,沖她傻呵呵地吐舌頭。
    而閨蜜楚晗,此刻就像一條八爪魚一樣纏在她身上,比壓了一塊鐵還重。
    想強行續夢是不可能了,戚晚踢開身上那只八爪魚,坐起身,“死瘦瘦,你不減肥就是為了謀殺我嗎?”
    這一動作,楚晗也醒了,第一反應是自己又被踢下床了,揉揉自己的大肉墊,“你才想謀殺我吧,大清早把我踢下床,現在又來給我一jio!”
    戚晚冷冷覷她一眼,原來夢里被自己踢下床的不是被子,是楚晗。
    行吧,看在她一臉委屈就暫且原諒她攪擾了自己的美(春)夢吧。
    戚晚找了拖鞋下床,昨晚喝了酒,頭還有些犯暈。
跳到:
上一篇:香氣 作者:公子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