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要當你哥哥 作者:姑蘇賦

作者:姑蘇賦
  高冷冰山學弟其實是愛撒嬌的小奶狗攻啊!
  周懷曦因為太過直男的穿衣品味而被女友拋棄,在室友的建議下決定向大一校草路言勛看齊。
  靠近路言勛,跟他做好兄弟!這是周懷曦打算逆襲成高冷男神的第一步。
  可他萬萬沒想到,這個長相冷峻身高接近一米九的學弟,居然是個愛撒嬌愛抱抱張口閉口就喊他哥哥的奶狗?更沒想到奶狗這層皮撕下來是只大野狼?更更沒想到這只大野狼還想著吃他?!?!?!
  說好的高冷冰山男神呢!
  誰要當你哥哥啊!
  *路言勛x周懷曦
  這篇文是希望讓大家看得輕松開心,所以沒有特別鉆研文筆|?˙??˙)?,要噴作者文筆的話請輕輕輕輕輕地再輕一點地噴?°(°ˉ??ˉ?°)°?……
現代 青春 甜寵 搞笑 年下 小甜餅
  ==========
第1章 我要當男神
  “啊~~~啊~~~西湖的水~~我的淚!”
  周懷曦這首歌已經嚎了一早上。
  從大一混到大四,好不容易交到一個女朋友,擺脫“寢室第一單身狗”稱號的他。萬萬沒想到,他親愛的女友如今要跟他分手!
  當他用辛辛苦苦攢下來的錢,買十根YSL口紅去挽回這段感情時,女友咬著嘴唇,皺著眉,恨鐵不成鋼地說:“你這么有錢,為什么不買幾件好一點的衣服?天天穿條沙灘褲,夾著人字拖,發型還這么土,還跟你在一起我是不要面子了嗎!”
  想到這里,周懷曦嚎得越動情起來,痛捶桌子喊:“她說我土!她說我土啊!!啊啊啊!西湖的水!我的淚!”
  寢室里有兩個人去了圖書館,剩下的室友張歷,被周懷曦吵得在鋪上怎么躺都不踏實。翻身下床,戴上黑框眼鏡,抄起《考研單詞》:“你連失戀唱的歌都比別人土,她沒冤枉你。”
  周懷曦不服氣了:“我明明跟你們穿著一樣沙灘褲,夾著一樣的人字拖,戴著一樣的黑框眼鏡,要土大家一樣土,為什么你們的感情就那么穩固,我才談幾個月就被甩了?”
  張歷望著他,一推眼鏡:“因為我們是前途無可限量的學霸。”
  周懷曦:“我不活了。”扒著窗戶,抬起腳,僵住。看著這二樓的高度,沒勇氣跳下去。
  “哎,室友一場。”張歷說,“你想脫單的欲望很強烈,我感受到了。這樣,你眼下有兩條路。要么一躍成為學霸,要么一躍成為男神。”
  周懷曦迷茫地問:“有第三條路嗎?”
  張歷:“守著你的雞兒孤單一世,這條不錯,你輕松它也輕松。”
  周懷曦一嚇,讓雞兒孤單一世,這是多么恐怖悲壯的人間慘事啊?慘兮兮地說:“它還是不要永遠這么輕松吧。”
  張歷把鏡子和單詞書遞到他面前:“那就做個決定,是要投入無邊學海,還是用你僅剩的一年青春成為全寢唯一帥比?”
  周懷曦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他其實長得不丑。還算清秀的臉長了幾顆痘,眼睛比較好看,但因為近視被眼鏡擋起來,如同繁星被烏云遮住光芒,就不被人注意了。臉型很好,偏偏一頭不愛打理的頭發抹去了這個優勢,讓他看起來像個一無是處的死宅。
  周懷曦幾欲流淚。
  他就是個一無是處的死宅啊!
  前女友誠不欺他,鏡子里的這個人土到沒邊沒際,他甚至懷疑當初前女友肯跟他交往是扶危救貧,當做慈善。
  周懷曦毅然推掉單詞書,接過鏡子,握緊拳頭,壯志躊躇地:“我要成為男神!我要成為男神!!”
  攝影系大一年新生路言勛,近來在學校聲名遠播的校草級人物。
  第一次看見學校傳得沸沸揚揚的路言勛的照片,周懷曦還以為是哪個大明星駕臨本校。
  他擁有一米**的高個,棱廓分明的臉,英氣立體的五官,冷白的面皮讓他渾身散發著冷峻的氣息。
  嚴重超標的天生大帥哥一枚。
  更重要的是,他掌握這個理工大學鮮有男生會掌握的技能——收拾自己。
  聽從張歷的建議,要變成男神,周懷曦的第一步就是向一個標準的男神看齊。
  第一天,周懷曦找到攝影系的教學樓,蹲等路言勛下課。
  鈴聲響,人出來了。
  路言勛一頭清爽的短發,一件寬松的藍色T恤,下擺半收在褲子里。兩條腿長到讓人嫉妒。
  他雙手插兜,戴著耳機。腳上踩著的是一雙周懷曦看了半年都舍不得買的AJ。表情嚴肅,看起來很高冷,走起路來像活在漫畫里的人物。
  周懷曦摸了摸自己的臉,跺腳嘆道:這個人的先天硬件不要比我好太多!
  當天,周懷曦就在學校理發店里,花二十塊給自己剪了個干凈利落的清爽頭發。路過眼鏡店,順道給自己買了盒隱形眼鏡。
  回到寢室后,換衣服,穿跑鞋。硬核地拿小刀給自己修眉,花個把小時把隱形眼鏡戴上。站到鏡子前一看,周懷曦竟然覺得自己一番收拾,長得還真不錯。
  第二天去上課,同班同學眼前一亮。有女生悄悄跟周懷曦說,這樣的形象帥氣多了。
  周懷曦第一次被女生夸帥氣,有點喜滋滋,心里把教科書存在般的路言勛感謝了一遍。一下課,又往攝影院跑。
  路言勛這回換了形象。一件檸檬黃印花休閑外套,白色內襯,短上膝蓋的寬褲。染了一頭銀白發,反戴一頂鴨舌帽。手里抱著一顆籃球,看起來精神十足,比昨天又更鮮亮了些。
  好不容易覺得自己有點靠近男神級別的周懷曦,又覺得自己毫無特色了。
  他再次往理發店飛奔。路上撞到剛從圖書館出來的張歷,張歷拉住他問:“你要干嘛去?”
  周懷曦說:“我要染個七彩頭發,做人群中最閃亮的崽!”
  張歷嘴巴一張,急忙把他拽住:“你這樣不行。”
  周懷曦:“怎么不行?是你說的,要向我們的學弟男神看齊。既然他染了一頭白發,那我就要染一頭七彩的頭發。”說著一撩自己的“秀發”,看起來很瀟灑的樣子。
  張歷目瞪口呆:這人怎么還是這么土!
  扶額長嘆一氣,張歷說:“不行,真不行。你這樣只能模仿到他的表面,完全學不到他的內核。聽我一句,想要取得真經,就得掏心剖腹。”
  周懷曦一愣:“你要我殺他還是自殺?”
  “去接近他,跟他認識認識,跟他做兄弟。”張歷搭著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教導起來,“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跟帥哥待久了,人家沒準一眼花也把你當帥哥。眼花的人一多,你就是真正的帥哥了。”
  周懷曦一想:“有道理。但我要怎么跟他認識?在他面前表演平地摔,摔進他懷里?”
  “你如果是個美女興許還能有后續發展,可惜你不是,這樣做的結果只有他真的讓你摔倒。”張歷拍拍他的肩,“周六那天我跟幾個朋友約了籃球,他們大一的也會去,有他。到時候給你倆牽牽線……不是,介紹介紹。到時候怎么勾引,不是,怎么去認識他,就得看你自己了。”


第2章 學弟不哭
  周六。西區操場。
  周懷曦和張歷還有大四的幾個同學在等大一的人來。
  數不清多少年沒打過籃球的周懷曦,在旁邊做熱身運動。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周懷曦一邊做著拉伸自己的手腿,一邊喊著響亮的口號。
  同學A兩條粗眉擰著:“老張,這你室友?”
  張歷點了下頭。
  同學A也不知是褒是貶地說了句:“挺逗。”
  張歷擰開水瓶,喝了一口水說:“他想認識認識大一的那個路言勛,待會讓他們多點碰撞。”
  “怎么,我們的路小學弟搶他女友了?”
  “倒不是。他不過就是想跟對方來場男人之間的較量。”張歷很給周懷曦面子,把他想去當路言勛的舔狗這件事說得非常好聽。
  同學A呆了一下,突然哈哈笑起來:“行啊,反正這場只是打著玩的,不是什么正規比賽。但是我跟你說,這個路學弟,沒那么好應付。”
  “沒事,讓他感受一下被冰山男神打擊的挫折,未來人生路上好能承受風風雨雨。”
  同學A眼睛一瞪,張張唇,要說的話又咽回去,繼續:“哈哈哈哈!”
  張歷實在不知道他笑什么,就算周懷曦這斤兩跟路言勛較量是有那么點不自量力,可也不用嘲笑到這種地步吧?
  同學A說:“老張,你們以前都沒跟路言勛接觸過是吧?”
  張歷:“是啊,這不正要接觸嗎?”
  同學A一手插著腰,邊笑邊說:“行,待會那個路學弟就交給你室友應付了,我們……哈哈哈,我們誰都不會跟他搶,哈哈哈哈!”
  大一的人來了。
  路言勛是那群人里頭最高最亮眼的那個。穿著亮眼的橘紅色運動衫,頭發又洗黑了,只有臉上冷冰冰的表情沒變。
  周懷曦內心吐槽:這孩子咋一天一個樣呢!
  還好他那天沒去染個七彩頭發,像路言勛這樣頻繁折騰頭發,非禿不可。
  雙方碰面,簡單地互相認識了一下。
  周懷曦湊到路言勛面前,笑著伸出友好之手。路言勛跟他握了握手,沒露出什么特別的神情。
  “那就開始打吧。”
  “嗯。”
  雙方隊長說。
  籃球飛到空中,身高占據優勢的路言勛一起跳便搶到了籃球,攻勢很猛,讓大四隊都應對得有些吃力。
  同學A是隊長,答應過張歷要讓周懷曦和路言勛撞些火花。說到做到。
  “周懷曦,去攔著4號!”
  “周懷曦,去籃板下面卡住4號!”
  “周懷曦,盯著點4號快點快點!”
跳到:
上一篇:逢君之際 作者:蔡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