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寵美人(h) 作者:小清菡

作者:小清菡

    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
    琉璃瓦頂的寢g0ng,層巒疊嶂。
    其中一座寢殿內,明珠點綴,珍珠作簾,沉香木闊床邊懸著羅帳,塌上躺著一具曼妙的身t。
    青絲鋪在身下,身上僅著一襲杏粉se薄紗,繡著鴛鴦戲水的肚兜,松松垮垮的系在nv子柔美的天鵝頸側。隱隱可見遮不住的渾圓,挺翹飽滿,好似下一刻就要破出。
    nv子纖腰盈盈一握,止不住的扭動著。褻k只堪堪剪裁在大腿處,一雙修長白皙的美腿不安分的隨著纖腰擺動。
    nv子緊閉著眼,柳葉眉輕蹙,小嘴微張,吐露著g人犯罪的sheny1n。
    盛齊修批完奏折,已是深夜。著人伺候梳洗后,回到寢殿安寢時,又一次看到自己名義上的母后躺在龍床上。
    正yu喊侍nv將人帶走,床上的nv子便似有感應般,睜開了雙眸。
    此一眼說不出的萬種風情,轉而又變成小鹿般,眼眶盈盈,滿是祈求之意。
    美人咬著下唇,好似下了好大的決心,嬌嬌的求道:“陛下,幫……幫幫哀家,好不好。”
    盛齊修狹長的丹鳳眼目不轉睛地盯著床榻上的人兒,系的寬松的肚兜,在美人半起身時就落了大半,肚兜下的風景任nv子看了都錯不開眼。盛齊修也覺察出小腹隱有抬頭之意,饒了塌上之人兩三次,今次該是躲不過了。
    “母后既是求朕幫您,朕豈有不從。就是朕從前一直煩于政務,不知該怎么幫您才好,母后可否教教朕?”盛齊修立在塌邊,矯健的身子巍然不動。
    塌上的美人,終是抵不過蠱蟲的折磨,顫抖著伸出玉手,替眼前的男子,她名義上的嫡子寬衣解帶。
    年輕帝王每日里也是要習武的,中衣底下藏著健美的身姿,腰腹處堅實有力。
    美人綿軟無骨的手,就這么毫無防備的貼了上來。哆哆嗦嗦的,不敢往下m0去,只略略在褻k邊緣磨蹭著,也不知是在折磨誰。
    盛齊修心下嘆氣,沉聲道:“母后若不想兒臣幫您,兒臣就先行退下了。”
    說完還把敞開的中衣合了起來,美人愈發著急,雙手拽著他的中衣,雙眸含情羞怯又祈求的望著他。
    不多時,盛齊修手上便沾染了美人的淚珠。
    盛齊修無法,單手擒住美人的下巴上抬。
    一副梨花帶雨的模樣,瞧得他心下又火熱了幾分。另一只手輕柔的抹去美人眼尾的淚珠,熟料越抹越多。
    他索x放棄,伸舌t1an舐美人的淚珠。美人被他t1an的愣神,身t又抵擋不住的靠近,想要汲取更多。
    皇帝似是聽見她心中所想,舌頭慢慢下滑,t1an過她的面頰,停在嘴角處。
    先是將美人的兩片唇瓣濡sh了一圈,又上嘴輕咬,惹得美人受不住小嘴微張,伸出軟舌輕觸他的薄唇,漏出點點jia0yin。
    刺激的皇帝,g著美人的軟舌,進入美人的唇齒間,攻城略地。末了,二人唇分,還有一線銀線在中間牽引著。
    美人此時早已身軟,整個人倚靠在他的x前。那雙無力的手,虛虛懷靠在皇帝腰間。③w點r

    腦子里蒙蒙沉沉,只曉得要湊近皇帝。
    在方才的大動作下,肚兜早就下滑,露出美人完整的上身。
    兩顆r粒輕蹭著皇帝的x膛,頂端漸漸挺立,是粉se的,小小的一點。
    盛齊修俯首張嘴hanzhu一點,一只手摟著美人,另一只手捻上另一點。
    美人只覺右r頂端包圍在皇帝sh熱的口腔中,皇帝的牙齒輕咬幾下后又咬住不放往外拉伸,右手食指指尖頂著左r頂端,中指無名指和大拇指合力從下往上r。疼的美人柳眉輕蹙,又伴隨著癢意,身下更是泥濘不堪。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