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渣男自救之旅(h) 作者:天上河

作者:天上河

    “皇上,求您!求您!”看著座下那曾經明yan四方,技驚四座的nv子,如今狼狽的伏地用頭撞擊地面向自己渴求的樣子,真是讓我十分的愉悅啊“皇后!朕問你,到底愿不愿意交出后位!”nv子猛地抬起頭來一臉震驚的仰起頭看向我,看你恍惚的樣子,果然貪慕這后位不愿放手嗎?只見她緩慢的低下頭去“皇上......您要臣妾交出這后位,這后位本就是您賦予,臣妾又能多嘴什么?......但是.....”
    但是?瞧樣子還是不愿意啊,姜泓盯著她埋下的頭頂,不動聲se,也不知道她還能說出什么話來“您要廢后......臣妾無話可說,但是.......”說著她猛地將手指向不遠處站著的男人,那是這位真國皇上——姜泓的摯ai,他站在那兒就如松柏般,屹立不動,渾身散發著柔和的氣息。
    “那可是您的親弟弟!你怎可立他為后?!這簡直!簡直!有違l常,實乃不是君主所為!此乃逆天而行!天下所不容之事啊!皇上請三思啊!”說來說去,就這些?呵呵,姜泓都聽到耳朵起老繭了,我對熙兒豈是你們這些俗人能懂的?她瞧著皇上不屑回話的樣子,面容逐漸扭曲,這位高高在上的皇上欣賞著她面容變化的樣子,突然發現她現在的樣子可b以前那萬事都表情柔和戴著虛假面具的樣子好多了。
    “皇上,恕臣弟無法接受后位”什么?為什么?這些年來我們如此恩ai,為何你現在突然不要后位了?姜泓無法理解的看向他“難道是因為靜王妃?”皇上察覺到了他那微不可聞的一顰,這是移情別戀了?沒關系“帶靜王妃”不再關注靜王,這位皇上向下吩咐道,姜泓看見他一臉不可置信的盯著自己,姜泓回避了他的目光。
    沒有人可以離開我,沒有人可以拋棄我,就是你也不行,我的熙兒,只要殺了那個nv人,我們之間就沒有阻礙了,如果你是怨恨我納那nv人為后,但是現在我也廢了她的后位,不是嗎?現在就應該鏟除這最后阻礙了,姜泓這心中默念著。
    這時大殿上走來一位身懷六甲nv人,她身著一身淺se青衣披著一件棉披,她目光緊盯著姜泓,緩步走來,看著她一步一步走來的動作,姜泓感覺到不遠處的靜王有些局促不安的身形,緊張了嗎?沒事,沒多久她就不會再讓你緊張了“民nv見過皇上”這位靜王妃對姜泓微微一拜“你知道朕為什么招你來嗎?”這位靜王妃沒有看向自己,倔強,y骨頭,和她那不聽話的父親一樣,這是姜泓對她最深刻的印象“你可知,你父親犯了什么罪?”靜王妃猛地抬起頭看向姜泓,只見她一口銀牙咬碎“皇上您是何意?此案明明還.......”姜泓打斷她的話“已然定罪”靜王妃不可置信的看向他,她覺得這位皇上已經瘋了,曾經自己的夫君告之了自己那段他與皇上奇怪的感情時光,不過直到皇上納了現在的后,他便將這感情全部消散了,但是現在這皇上貌似還沒有斬斷的意思,看來這次,真的是兇多吉少啊“那皇上,您招民nv來是何意?”
    “以靜王妃的聰明才智,難道你不知道?”姜泓的明知故問,讓靜王妃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她目光黯淡的盯著那金鑾座上的男子,她g起嘴角緩慢的轉頭看向另一邊的男子,他要她si,她怎么會不知道?君要臣si,臣不得不si,但是舍不得啊.......就在所有人都沒注意的瞬間,她就倒在了那柱下,靜王沖下殿去,他緊抱著王妃的身軀,動容不可置信簡直就是慘絕的嚎哭。
    看著全程的皇后害怕了,她真的沒有想到,這位皇上為了得到自己的弟弟,既然做出這等事來,這王妃一家是出了名的石頭清官,只知法理不畏人權,是根啃了就會被天下人仇視的存在,而這皇上居然就這樣啃了,還是那種站不住腳的理由啃下去了,她渾身顫抖著,她很擔心,家族會因為自己而受到牽連“皇上!皇上!臣妾無所求,只求皇上繞過臣妾本家!”皇后的這番話語引起了姜泓的注意“你的意思,你答應了?你愿意招供了?”招供?橫豎不過是si罷了,莫須有的罪名,又能招供出什么?皇后閉上雙眼“臣妾認了,只要皇上放過臣妾本家,臣妾認罰”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