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你過來啊! 作者:魚蝦丸子

作者:魚蝦丸子
    
    ☆、救命
    大燕,都城闞京。
    八月的烈日漸漸西落,空氣中終于有了一絲涼意。姜橙緊趕慢趕,終于在落鎖前出了城門。
    她倒是想連夜趕回微霜湖的。畢竟這聚興莊的香酥鴨,隔了夜就不好吃了;排云樓的雪糯糕,過三個時辰花形軟了不好看;好友唐絲絲明早要去赴宴,她還等著自己帶朝歌坊的珍珠粉回去上妝。
    另外還給長硯帶了生辰禮物——闞京第一工坊打造的碧竹紋翡翠玉笄,他最近不常見,也不知有沒有機會給他。
    姜橙嘆了口氣,她都快趕上代購了。
    然而出了城她就后悔了。闞京是京城,繁華喧鬧自不必說。但城外不出幾里就是山村荒野,農家人睡得早,四下里很快就熄了燈火,靜悄悄的只剩下蟲鳴獸行,還有一輪孤月冷冰冰地掛在空中。
    姜橙提著乾坤袋站在田埂上,夜風疾勁,渾身寒颼颼的,她本能地抱住雙臂蹭了蹭雞皮疙瘩,旋即又頓住,想起自己現在的身份,姜橙搖頭自嘲,撿起一根樹枝,手一揮就變成一支火把。
    怕冷又怕黑的妖怪,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她了。
    火光融融,四周一下子明亮起來,姜橙正打算繼續趕路,眼梢突然瞥到身后被火光照亮的一張人臉。
    她嚇了一跳,立刻回過頭去,確實不是她眼花,身后真的站著一個人——一個抱著拂塵、穿著破爛的中年道士,頭上頂著一個歪歪扭扭的灰白發髻,臉皮皺巴巴的耷拉著,左眼皮還有一道猙獰的舊傷疤。
    見姜橙發現了他,道士陰惻惻地笑起來:“小姑娘,貧道在闞京就跟著你了,你到現在才發現,嘖嘖嘖……”
    姜橙悄悄捂住乾坤袋,警惕道:“小女子不曾見過道長,不知您找我何事?”
    道士用拂塵指了指她的小腹:“小姑娘這兒的寶貝,貧道想借來一用。”
    姜橙心里咯噔一跳,扯了扯嘴角:“道長說笑了,小女子只是普通小妖,袋里裝的也是尋常吃食,何來的寶貝?”
    “瀲水珠,得之可招天下魂。”道士摸了摸胡子,一語道破。見少女臉色微變,知道自己猜對了,渾濁的眼珠子滴溜溜轉個不停:“小姑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福?簡直是倒了八輩子霉好嗎?姜橙滿肚子苦水。她之所以會來到這個時空,可不就是因為這個東西!
    穿越的經過十分老套。姜橙在古玩市場看中了一顆樸(老)實(奸)無(巨)華(滑)的瑩白珠子,買回去戴在脖子上睡覺。結果一早醒來,三觀都碎成了渣——她變成了一條只會吐泡泡搖尾巴的小錦鯉。
    那心情……真是嗶了狗了。
    而那顆引領她穿越的寶珠,竟然和她的妖丹牢牢地長在了一起!姜橙雖然不太懂修行,但也隱隱感覺這不是什么好事,便悄悄去問好友長硯。
    長硯聽后十分驚異,用靈識探查了一番,再到仙界查了不少古籍,最后一臉凝重地告訴她:這珠名叫“瀲水珠”,是上古神器,有追魂之力。任何靈體只要沒有徹底隕落,無論是魂飛魄散還是輪回轉世,只要尚在三界之內,就能被瀲水珠追索到。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瀲水珠作為稀世珍寶,一旦出世,必會引來各方爭奪。以姜橙現在的修為,要殺她取丹簡直是分分鐘的事兒。好在瀲水珠藏得極深,平時安分守己不聲不響,若不是以高深的法術特意探查,幾乎很難察覺到它。
    所以,這還是除了好友長硯之外,第一個發現她身懷秘寶的人。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一個幫手都喊不到,這趟出門還是太掉以輕心了。
    姜橙一邊尋思著逃脫之法,一邊裝可憐:“哪里是福了,這靈珠不知怎的,竟與我內丹長在了一塊兒,叫我取也取不得,用也用不得。”
跳到:
上一篇:失散多年的徒弟終于找回來了! 作者:梅一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