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府表妹 作者:百果酒

作者:百果酒
    元昭十八年,五月初五。
    輔國公府應春院堂前的白玉蘭已開得如玉如琢,清白一片,微風吹過蘭香淡雅,稷稷有聲,整個應春堂美如仙境一般。
    只可惜,偌大的應春堂,明明仆人也不少,卻個個疲懶至極,讓原本秀美醉人的應春堂有些蓬亂。
    “小姐,您看她們……”
    墻角的雜草沒有清理、地上的落葉也沒有掃干凈、玉蘭樹下的落花更是無人撒掃……丫鬟綠漪看在眼里,簡直快要氣死了。
    她們就是在欺負自家小姐!
    雖然自家小姐不是輔國公府的正經主子,可是,也不能這么欺負人不是?
    綠漪憤憤不平至極。
    “小姐……”
    綠漪看著在書案前手持書卷,從容自若靜靜看書的裊娜身影,不禁著急的跺了跺腳。
    在綠漪的心中,自家小姐是這世間最好的小姐。
    她就沒見過有比自家小姐還好看的女子。
    眉如遠山,眼如秋水,烏發如瀑,如玉蘭般美得淡雅沉靜。
    綠漪覺得和小姐在一起舒服極了。
    哪怕自家小姐只是在靜靜的看書,她守在一旁心都會跟著安靜下來。
    可是,今天,她實在是氣不過,連自家小姐都不能治愈她了。
    這樣的日子要什么時候過出頭呢?
    “綠漪……”,溫落晚淡淡的看過去,不疾不徐的放下了手中的書,“咱們只是寄住在國公府的,又不是真的是國公府的表小姐……”,聲音婉轉柔和。
    不能要求太多!
    國公府的下人能有這樣的表現,她真的一點兒也不意外。
    像她這樣客居的,本來就被人看成是打秋風的,她又沒有多少銀錢可以打點那些下人,那些下人們自然是會消極怠工的。
    其實,溫落晚一點兒都不在意。
    “若是沒有國公夫人,綠漪,我們怕是連骨頭都被溫家那些人給啃了……”
    雖然,國公府的下人怠慢疲懶,可是,她們畢竟在國公府得到了庇護,吃喝不愁、安全無憂,只待她長成,找個好人家嫁了就是了。
    國公夫人只是與她娘親是手帕交,能看在她過逝娘親的份兒上照顧她,溫落晚已經很感激了。
    她又不是綠漪那個天真不懂世事的小丫頭。
    好歹她這蘿莉的身體里裝成一個成年人的靈魂。
    她在現代是一個因為過勞而猝死的產科小護士,原本她以為自己會去投胎呢,結果,一睜眼就在這個死了雙親,可憐兮兮投奔京城國公府,卻半道就病了的小可憐溫落晚身上了。
    好在,溫落晚原身就是個安靜內向的性格和她很像,再加上她繼承了原主所有的記憶,這沒有讓身邊唯一的貼身丫鬟綠漪生疑。
    綠漪知道小姐說的都對!
    可是,她就是氣不過。
    明明候夫人對她們家小姐那么好,這些人怎么還敢如此陰奉陽違的敷衍她家小姐?
    她曾氣憤的對小姐說要和候夫人告狀去,可是,小姐阻止了她。
    小姐說她們是流水的客人,可這些下人,卻是候府世代鐵打的家奴。日后,也許明著不敢刁難,可是,那暗地里使的壞,卻會讓她們有苦都說不出。
    這些下人對她們也不過是怠慢了一些,沒什么大不了的。
    她本身也不在意這些事情。
    只待她成年,找個好人家,就可以自己當家做主了。
    現在,她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在有候府庇護的這幾年,多攢些銀錢。她們沒有娘家,孤身飄零,若是不多攢些銀錢傍身,若后就算嫁出去了,日子也不會太好過。
跳到:
上一篇:有種你過來啊! 作者:魚蝦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