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以食為天 作者:桃子蘇

作者:桃子蘇
  一朝穿越,喬郁死而復生,還白撿了個弟弟,
  不得不起的比雞早,睡的比狗晚,
  干的比牛多,吃的比......
  不,吃的絕對不能差。
  這是他對人生最后的追求。
  好在上天雖然跟他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但也還不算虧待他。
  不但讓他如愿過上了好日子,
  還給了他一段“天賜良緣”。
  臉上笑嘻嘻,心里MMP的喬郁:天賜良緣......老天爺你的良心不會痛么?
  十四王爺笑瞇瞇的站出來:難道不是么?你有什么意見?
  喬郁:......++不敢不敢,王爺有理,王爺說的都對。

  內容標簽: 穿越時空 美食 甜文 市井生活
  搜索關鍵字:主角:喬郁,陸錦呈 ┃ 配角:喬嶺, ┃ 其它:市井美食小甜文
  =========

第1章 初來乍到
  冷風呼呼的拍在紙糊的窗欞上,院落里積雪白茫茫的一片,和月光相映成輝,照的小院子亮堂堂的恍如白日。
  萬籟俱寂,天也早都暗了下來,只有最西邊的其中一間房子的窗戶里露出一點昏黃的光。
  光束來自于窗邊桌子上的一盞油燈,燈芯被細細的剪過,所以燃的還算亮堂,可惜再怎么亮堂的油燈,也連喬郁小時候只在外婆家見過的最落后的燈泡都比不上。
  就照那么巴掌大的地方,稍微遠一點,就看不清楚了。
  外面冰雪寒天的,屋子里因為一個火盆的關系,倒還不算冷。
  火盆就放在床邊,喬郁圍著一床被子盤腿坐在床上,眼睛直愣愣的盯著火盆上面架著的一口灰褐色的陶鍋。
  陶鍋上還蓋著蓋子,熱氣卻已經騰騰的從四面八方溢了出來。
  把個不大的屋子熏的香味四溢。
  是一鍋熱乎乎的讓人口水都要滴下來的羊肉湯。
  這個湯已經在火盆上細火慢燉好一會兒了,稍微肥嫩一些的脂肪想必已經化在了湯里,變成了一層薄薄的晶瑩剔透的油花,而那些瘦肉,一定也燉的入口即化,香的掉舌頭。
  喬郁吸了吸鼻子,然后揭開蓋子,給自己舀了一碗。
  肉香濃郁撲鼻,湯清肉美,咸淡適宜。
  門輕輕的響動了一下,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了進來。
  喬郁盯著那雙眼睛的主人看了一會兒,然后忍不住嘆了口氣,沖那個小小的身影招了招手。
  扒在門上的小蘿卜頭猶豫了一下,然后推開門走了進來,看起來似乎是七/八歲的年紀,挽著一個有些亂糟糟的發髻,穿著一件厚厚的麻布襖子,有些舊了,但洗的很干凈。
  一進來就用那雙烏溜溜的眼睛怯生生的看著他,就好像他是什么會吃人的怪獸一樣。
  半晌才蚊子似的叫了一聲:“兄長。”
  喬郁從被子里伸出手,在小蘿卜頭的腦袋上揉了一下。
  小蘿卜頭原本怯生生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來。
  “兄長,你病好了么?你記得我了么?”
  喬郁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發。
  努力聚集起自己的耐心,跟這個小蘿卜頭解釋道:“那個,小喬嶺啊,我跟你解釋最后一次吧,不管你信還是不信,事情也已經這個樣子了,我想了好幾天,算是已經想開了,你要是想不開,我也沒轍。但我真不是你哥,我叫喬郁,不叫什么喬笙,我不知道怎么會到你哥的身體里,但我想既然我已經到了你哥身體里,那你哥多半已經病死了,我這算是借尸還魂。”
  小蘿卜頭一動不動的看著他,眼里的那點光眼看著就又滅了。
  喬郁覺得有點不忍心,但有些話必須得在一開始就說清楚。
  “你也說了,你哥已經病了好久了,而我在那個世界應該也已經死了,所以靈魂飄啊飄不知道怎么就附在你哥身上了,這么說你能明白么?”
  小蘿卜頭不說話,還是看著他。
  喬郁覺得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了壞人,但他也沒辦法,他好端端的出門扔垃圾被掉下來的花盆砸中了頭,然后醒來就進了別人的身體成了別人的哥,他也沒辦法接受,他找誰說理去。
  “我之前態度不太好,因為這事兒實在是太扯淡了,我有點不能接受,我跟你道歉。但這幾天我想清楚了,事情已經這樣了,我多半回不去,你哥多半也回不來了。如果你能夠接受,我就勉為其難的還當你哥,不管以后怎么樣,我罩著你,有我一口吃的就絕對少不了你。如果你還是認不清現實,那我只能跟你說聲抱歉,我也沒別的辦法了。就算我現在死了,你哥也不一定能回來。”
  喬郁一口氣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完,然后端起桌子上的那碗羊肉湯,遞給小蘿卜頭喬嶺。
  “剛剛在廚房墻上取下來的,我知道你這些天都沒舍得吃,我給燉成湯了,喝點吧,然后告訴我你到底怎么想的。”
  喬郁私心還是希望喬嶺這個小蘿卜頭能接受他,他醒來這幾天幾乎都在床上躺著,雖然知道自己穿越了,但對于外面到底是什么地方,他現在到底是什么處境,他心里一點數都沒有,喬嶺相當于是他和這個亂七八糟的世界之間唯一的聯系。
  說起這個,喬郁就有點后悔自己為什么在剛醒來的時候,沒有裝失憶,可能那個時候太震驚了,震驚到除了“臥槽”之外腦子里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喬嶺垂著頭,沒有接喬郁遞過去的碗。
  緊接著碗里“吧嗒”一聲,喬郁有些吃驚的抬頭。
  喬嶺這小蘿卜頭哭了。
  從他醒來到現在,已經是第四天了,喬嶺從一開始的驚慌失措到后來的習以為常,最多也就只紅了個眼眶。
  要不是身高相貌擺在那里,這心理成熟度簡直讓喬郁覺得這就是個大人。
  七/八歲在他眼里還是跟父母撒嬌耍賴的年紀,而據喬嶺自己透露,他這個身體,也就是喬嶺他哥喬笙,已經纏綿病榻大半年了,喬嶺的個子比灶臺都高不了多少,卻已經會熬藥洗衣服做飯了。
  而現在這樣一個堅強的小朋友被他三兩句話說哭了。
  喬郁頓時覺得自己心里那三分的過意不去,硬生生的變成了九分。
  不過沒等他搜腸刮肚想出什么安慰的話。
  喬嶺又已經伸手把那個碗接住了。
  “其實你醒過來的那天,我就已經知道你不是兄長了。”
  喬嶺紅著一雙眼睛抬起頭來看他。
  “我知道兄長已經死了,因為你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剛剛咽了氣。”
  喬郁大吃一驚。
  沒想到還有這一茬。
  “可我不想一個人,爹娘死了,喬家散了,我只有兄長了,要是兄長也死了,我就真的什么都沒有了。”
  喬嶺小聲的抽噎著,看的喬郁也跟著心肝抽抽的疼,不知道到底是他難受,還是這個身體在難受。
  他又伸手揉了揉喬嶺的頭。
  “我說了,只要你愿意,我就還是你兄長。”
  這是他想了好幾天之后,得出來的決定。
  哪怕他并不是他哥,但也占了他哥的身子,所以他不能丟下喬嶺,于情于理都不能。
  喬嶺又看了他一眼,然后猛地放下碗撲進了喬郁懷里,嚎啕大哭。
  再怎么心智成熟,到底還是個孩子。
  喬郁嘆了口氣,拍了拍喬嶺尚且稚嫩的肩。
  喬嶺大概是把攢了幾天的眼淚一次哭完了,這才止住了聲。
  抬起頭來不太好意思的看著喬郁。
  然后吸了吸鼻子。
  “好香啊,我能喝一點么?”
  喬郁沒說話,直接將碗里的湯倒進鍋里,然后換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重新遞給他。
  喬嶺捧著碗,一口氣連湯帶肉的喝了個干凈。
  倒是喬郁被這么一鬧,沒什么胃口了。
  思考的時候必須得做點吃的是喬郁的習慣,他原本也就不是為了飽口腹之欲的。
  不過這兩天一點葷腥都沒沾,看喬嶺又喝的這么香,他最終還是有些嘴饞,重新拿了一只碗,跟喬嶺兩人將一鍋鮮美的羊肉湯分了個干干凈凈。
  喬嶺回去睡覺的時候,還回頭說道:“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東西,謝謝......兄長。”
  喬郁笑著朝他擺了擺手,讓他趕緊回去睡覺了。
  然后喬郁仰頭倒在床上,看看這個有些破舊的房子,一時思緒萬千。
  他就這么稀里糊涂的穿越了。
  還這么稀里糊涂的多了個弟弟。
  還剛剛吃光了家里最后一塊肉。
  以后的日子到底要怎么過呢?
  他得好好想想。


第2章 家徒四壁
  喬郁沒像他以為的那樣徹夜失眠,他甚至沒有思考到后半夜,就被洶涌而來的困意打倒了,睡了個日曬三竿。
  還是喬嶺躡手躡腳的把手放到他鼻子上的時候才醒的。
  見他睜眼,喬嶺著急忙慌的把手縮了回去。
  喬郁睡眼朦朧的看了他一眼。
  “干嘛?怕我想不開尋死啊?”
  喬嶺轉了轉眼珠子,說道:“我把水燒好了,你今天要出去看看么?”
  喬郁本能的想搖頭,但忍住了,他已經在床上窩了三天了,除了上廁所,連房門都不出,一方面是因為“喬笙”這個身體纏綿病榻太久了有氣無力,另一方面是他借著這個房子來逃避他不想面對的現實。
  但昨天晚上都已經把話說開了,他再扭扭捏捏的也不像話,而且總不能逃避一輩子然后靠個小孩子活著吧,說出去不夠丟人的。
  喬郁一翻身把被子掀開了。
  然后被寒冬臘月的冷空氣凍的一哆嗦,又慌忙把被子蓋上了。
  “快,把衣服給我遞過來。”
  喬郁縮在被子里把襖子穿上了,然后一頭霧水的研究了半天,系上了外袍上無比繁瑣的扣子起了身。
  屋子里的火盆已經滅掉了,陽光透過紙糊的窗子,變成一團一團模糊明亮的光,寒冬凜冽的空氣吸一口都是透心的涼,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喬郁覺得吸進去的空氣格外的干凈,說不上來的沁人心脾。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再世為人的感覺吧。
  喬郁咂了咂嘴,覺得自己格外矯情。
  這個身體比喬郁想象的還要差,昨天他進進出出了兩趟似乎都沒什么大礙,今天被太陽一照,卻莫名其妙的有點頭暈眼花,歸根結底到底還是個病秧子。
  他一把拽住喬嶺:“快,扶我一下,暈。”
  喬嶺使勁托住他的手,怕他一跟頭栽下去。
  喬郁深呼吸了好幾下才緩過勁來。
  然后他在喬嶺怪異的目光中絕望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果然可憐的沒有一丁點多余的肉,更別說喬郁之前花費了大半年時間才練出來的腹肌了。
  他又長長的嘆了口氣,還沒來得及哀嘆自己說沒就沒的腹肌,喬嶺就已經扶著他進了廚房。
  廚房在院子的南邊,昨天晚上喬郁來拿鍋和肉的時候來過一次,不過那時候就點了一盞油燈,除了眼前那一塊什么都看不清楚,所以他也沒仔細看,現在才總算是正兒八經的仔細看了一眼,卻發現實在是沒什么好看的。
跳到:
上一篇:人不如狗 作者:釣鯨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