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古代賣甜點 作者:白日坐夢

作者:白日坐夢
立志要成為世界級西點師的季唯,在前往頒獎典禮的途中,車禍身亡。
  再次醒來,竟成了村里大名鼎鼎的惡霸無賴,吃喝嫖賭樣樣精通,還買了個哥兒為奴為婢。
  穿越重生?男人生子?季唯覺得荒唐。
  但當西點在異界重新登頂流行時,季唯又覺得這世界似乎也不賴。
  (作者不接受寫文指導,請該類讀者繞道。)
  【須知】
  1.主攻,互寵
  2.為理想而奮斗攻VS百依百順乖巧受
  內容標簽: 生子 穿越時空 種田文 美食
  搜索關鍵字:主角:季唯,柳意綿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季唯睜開眼,后腦的劇烈疼痛讓他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他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棗紅色的厚布簾子,看起來陌生的很。
  這里是哪?
  他掃視一周,簡陋的木桌椅,空蕩蕩的屋子,似乎是在上個世紀的鄉村。
  不對啊,他現在應該在北京,接受甜點大師中國分賽區的頒獎典禮。
  啊對了!
  剛才路邊一輛貨車翻倒,正好撞在他的接送車上。那么他現在應該在醫院,怎么會出現在這?是誰再跟他開玩笑?
  季唯終于察覺到不對勁,忍著身上綿綿不絕的酸痛,翻身從床上爬下來。
  他推開嘎吱作響的木門,用手擋住刺眼的陽光,順著傳來聲響的地方走去。就看到一個瘦瘦小小的少年,坐在兀子上,手里拎著胳膊長的砍刀,正劈砍著柴火,在他的身側,是半人高的劈完的木柴。
  柳意綿察覺到有人來,抬頭見到季唯,先是一喜:“夫主,你醒了?”
  見季唯皺眉不說話,以為又觸到他霉頭,巴掌大的小臉垮了下來,立馬丟開砍刀,咬著唇站起來。兩手交握,怯生生地低頭不敢看他。
  “夫主,家里沒錢了。我去找黃老抓藥,他說已拖欠了數回,如不付清藥錢,不會給我開藥,我……我沒辦法……”柳意綿聲音越來越低,最后幾個字消失在他唇舌間,站在幾米外的季唯根本聽不見。
  他現在腦子亂的很,一大堆不屬于他的記憶涌入了他的腦海中,讓他腦子劇痛,倒退了幾步,差點跌倒在地上。
  過了好一會,才平復下來。
  季唯捂著腦袋,一個字一個字地慢慢問道:“你是柳意綿?”
  柳意綿聞言睜大了眼睛。
  他本來就臉小,眼睛圓溜溜的,看起來乖巧的很。
  這一吃驚,嘴唇微張,有點傻乎乎的模樣。
  季唯苦笑,老天啊,就算要讓他死,也要等他摸到獎杯了再死吧。他奮斗了二十年,就為了那個世界頂級西點大賽的獎杯,可如今竟然眼睜睜的與它失之交臂!
  可恨!可嘆!可憐!
  柳意綿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道:“夫主,你還好嗎?”
  季唯回神,他這身子的原主是個專門收保護費的惡霸,脾氣又不好,跟不少弟兄關系惡劣。因一場口角打斗起來,最后腦袋磕在桌角昏死過去,便宜了他。
  而眼前這個少年,就是原主年前才買回來的哥兒。
  這所謂的哥兒,遠不同于季唯認知里的任何一種性別。他介于男人與女人之間,擁有生育能力,眉心一點朱砂痣,是他們的顯著特征。
  但相較于女人來說,哥兒卻極難受孕。即使懷上了,生產時的兇險也很容易母子俱損。十個哥兒里頭也不一定有一個能生下孩子,因此哥兒在牙郎處的價格遠遠低于女子。
  這哥兒吃的不好,看起來又瘦又小。明明已經十五,卻不比十二三歲大多少。不過因他便宜,才買下來,當是養了個打下手的仆從,平日里洗掃做飯,操持家事,倒也方便。
  只是原主性子暴躁,一有不如意之事,就喜歡發泄在柳意綿身上。久而久之,少年身上遍布傷痕,幾乎找不到一塊好肉。
  全盤接收了原主記憶的季唯長嘆一聲,朝少年走去。
  但他剛一靠近,柳意綿就倒退了幾步,緊緊攥著衣角,眼角微紅,如同驚弓之鳥!
  “你……”季唯一哽,有些無措,“別怕,以后我再不會動手打你。”
  柳意綿渾身僵直,不敢動彈,但心中卻驚疑不定,只擔心這是風雨欲來的前夕,要變著法子折磨自己。
  季唯見他拘謹,便道:“你劈了不少柴,累的話就休息吧。”
  “不、不用了,我不累!”柳意綿拼命搖頭,生怕季唯覺得自己偷懶,猛然蹲下.身,提起砍刀還要繼續。
  但餓了一天,又跑去鎮上給季唯求醫,累得不輕,此時頭昏腦漲,手足具軟不說,肚子還餓的咕嚕直叫。
  柳意綿羞的幾乎不敢抬頭,紅著耳朵,手指掐著大.腿,憑借痛意才重新舉起砍刀繼續干活。
  “我餓了,家里還有什么東西嗎?”季唯咳嗽了一聲,柳意綿趕緊丟下砍刀,上前扶他胳膊。
  “剩下的東西不多,一點米面,幾根紅薯,還有三顆雞蛋。”
  就連這三顆雞蛋,都是隔壁的周嬸,見他可憐才送過來的。
  將季唯扶到廚房,柳意綿下意識地走到灶臺邊,拿出火石生火。
  “你打算做什么?”季唯站在門口處問道。
  “煮個雞蛋,給夫主補補身體。”
  雞蛋在這偏遠的小地方已是金貴之物,誰家能日日吃上雞蛋,家境算得上富足。
  季唯盯著柳意綿瘦弱的身影,隨口問道:“你上回吃雞蛋是什么時候?”
  柳意綿聞言,手上動作一頓,咬住下唇,心中刺痛。
  上回吃雞蛋是什么時候,他已經記不清了。
  在家中時,雞蛋要供念書的兄長。到了季家,雞蛋也得先給夫主季唯,而他不管在哪都只是個上不了臺面的,沒資格吃。
  “算了,你過來。”
  哪有他這大老爺們在這,讓個小孩子給他做飯的道理。
  上輩子季唯怎么說也有三十一歲,而眼前這個哥兒,卻只有十五歲,年紀差了一半,在他看來,可不就是個孩子。
  柳意綿不明所以地走到季唯跟前,被他一把拉到板凳上坐下,正要起身,被季唯一瞪,唬地乖乖坐好,不敢動彈。
  “就坐這,我來。”
  “可是——”
  “沒有可是。”
  柳意綿瞠目結舌,可是夫主并不會下廚啊。
  原主老母去世沒多久,深感家事不便,就買了柳意綿,根本沒干過這些活。平日里連燒個水都懶得干,更別說下廚了。
  柳意綿聽季唯這話,驚的臉色發白,只以為太陽要從西邊升起。如果不是被命令坐在這,幾乎想要逃離開這里。
  只見季唯熟練地從米缸里倒出一碗面粉,摻水揉團,搟成一片片薄餅,再取了兩個雞蛋打散,切碎小蔥。
  油鍋燒熱下餅,煎至五分熟,用筷子夾破餅面,從小口倒入撒了蔥花的雞蛋蔥花液。
  雞蛋易熟,入鍋就燙起了濃郁的香味,不怎么大的廚房里瞬間充斥著濃郁的煎餅香和雞蛋蔥香味。
  柳意綿肚子空空,本就餓得慌,這味兒又跟長了鉤子似的直往他鼻子里頭竄,肚子打擂似的叫個不停,止都止不住。
  他咽了咽口水,不由得唾棄自己的貪婪。
  這可是兩個雞蛋,他怎么能吃呢!
  但這并不能阻止柳意綿伸長脖子看鍋里頭的情形。
  這定是什么了不起的好東西,不然怎么能這么香?他從來沒聞到過這樣動人的味道,比鎮上飯館里頭的還好,還香。
  季唯端著一個灰碟子,上面壘著幾片金黃酥脆的煎餅,冒著騰騰熱氣,看起來誘.人極了。
  他把碟子推到柳意綿面前,抬起下顎示意他嘗嘗。
  但過了許久,都沒見柳意綿動手。
  “不想吃?”
  柳意綿頭搖的像撥浪鼓,把季唯逗得笑起來。
  “既然想吃,那就嘗嘗看。”
  柳意綿遲疑地看著季唯,不敢動手。
  季唯挑眉,“難不成還要我喂你嗎?”
  柳意綿臉色微紅,飛快地伸手抓了塊滾燙的灌餅,生怕季唯后悔似的往嘴里塞。剛咬了一口,速度就慢了下來,臉上流露出陶醉的神色,眼睛都閉了起來。
  “夫主,這是什么?”柳意綿睜開眼,臉上寫滿了驚奇。
  “這是雞蛋灌餅,你喜歡?”
  柳意綿用力點頭。
  這雞蛋灌餅在季唯的世界里,只不過是最普通的街頭小餐之一,沒什么難度,只要有面粉跟雞蛋都能做。
  他也是看家里有雞蛋,又圖這個簡單方便,才動手做的。
  只是季唯不知,在這個世界里是沒有這東西的。更何況窮鄉僻壤,飲食結構單一,看在柳意綿眼里,就是新奇,就是了不起。
  季唯輕笑起來,“這算得上什么好東西,不過是最簡單的灌餅而已。你要是喜歡,以后給你做更好吃的,保管你見都沒見過。”
  柳意綿眸子里流露出困惑,他雖不敢開口,但年紀小,心思淺,有什么心事全都寫在臉上。
  季唯沉吟片刻,解釋道:“這回與人打斗,傷了腦子,昏迷了兩天。夢中有老神仙教我手藝,讓我重新做人。這不過是最簡單的方子,以后我一一做給你看。”
  柳意綿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什么表情,呆呆的望著季唯。
  “這是我們倆的小秘密,你可不能跟別人說。”季唯做了個保密的手勢,含笑望著柳意綿。
  后者臉頰微紅,乖巧點頭。
  季唯見狀,滿意一笑。他知道這少年聽話順從,絕無膽子說與他人聽,旋即從盤子里夾了塊灌餅慢慢吃著。
  沒過多久,門外忽然傳來動靜。
  “綿綿,這是個什么味兒啊!嬸子大老遠可就聞到了——”
  這熟悉的聲音,柳意綿一聽就知道來人,頓時喜上眉梢。
  只是剛剛起身,就見個身形壯碩的婦人從門外進來。見到與柳意綿同坐一張桌上的季唯,嘴巴微張,十分震驚。
  作者有話要說:  推薦固氮重生文~
  文名:我命由你(重生)
  作者:里恩er
  文案:
  【清冷避世隱忍美人攻 x 日天日地敗類精分話癆受】
  ^
  段喻,一個糾纏了修真界十多年的夢魘。
  有他在的地方,就有無窮無盡的災禍。
  他放浪形骸,一口青哨毀天下,一直都是各大門派“見即誅令”的第一人。
  不過一直,無人能傷他一絲一毫。
  ^
  雖說他厲害如此,卻還是被凝遠君楚忱下了噬魂咒。
  “噬魂咒下,烈火灼魂,一年后,魂飛魄散。”
  不過,這是他心甘情愿的。
  段喻愛楚忱,浸入骨血。自然,命都可以奉上。
  ^
跳到:
上一篇:民以食為天 作者:桃子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