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暴君的白月光 作者:久嵐

作者:久嵐
    連清要死了。
    誰想在彌留之際,卻遭遇了一件詭異的事,她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頂轎子,轎子里坐著一位小姑娘。
    小姑娘秀長的眉,點漆般的眼睛,如若一笑定會傾城,可她此刻卻面露哀傷,絕望至極。
    他們大燕的京都前不久被攻破,那謀逆之人乃五皇子戚星樞,他殺入禁宮先是將皇太后一箭穿心,而后又把皇帝,也是他的嫡兄囚禁,隨后奪取皇位登基為帝。
    在那之后又大開殺戒,京都血流成河。
    為撥亂反正,官員們負隅頑抗,多次設計刺殺暴君,然無一次成功。
    后來那小姑娘被卷入進來,因她義父也是其中一位官員,小姑娘的美貌被當作利器。義父想讓她入宮,成為除去暴君的一顆棋子。
    那小姑娘自小與雙親失散,將義父視為親生父親,無比敬愛,在義父的要求之下,感念養育之恩沒有狠下心拒絕。誰想這一念之差,斷送了將來。
    宮里提前來接人。
    在義母的哭泣聲中,她坐上了轎子。
    她的手里捏著義父遞給她的一顆毒藥——那原是要拿去對付暴君的。
    眼見小姑娘雙目中落下眼淚,緩緩把手中藥往嘴里送,連清忍不住出聲阻攔——她是得了絕癥不得不死,可小姑娘還有救啊。
    不要死!
    活著比什么都好!
    連清對著她喊。
    可小姑娘還是把藥吃了下去。
    看著她倒在轎中離開人世,連清心中鈍痛,這仿佛抽去了她最后撐著的一絲力氣……
    作者有話要說:開新文拉,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前三章撒花都有紅包哦,么么噠!    轎子搖搖晃晃的,好像水面上的小船。
    連清感覺自己沉睡了許久,慢慢睜開眼睛。
    轎中光線昏暗,但并不妨礙她認不出這是什么地方,也不妨礙她覺得這身裙衫眼熟——這里是她死前見到的一幕場景!
    連清極為震驚,飛快得掀開轎簾,想驗證這一切不是真的,然而外面古色古香的屋舍,來來去去的行人,無一不在告訴她,她穿了,而且還是穿在即將入宮的那個小姑娘身上。
    連清頹然的坐倒在轎子里。
    她同情那個小姑娘,但真的一點兒都不想變成她,她不想去殺那個暴君。
    夭壽哦。
    但愿這只是一個夢!
    然而轎子很快就被抬入宮里。
    小黃門把簾子拉開,一道光線射進來,連清抬頭,看到一個廣闊的好像故宮一樣的地方。
    到宮里了,完了!
    前世沒見過什么大場面,絕對沒有執行過任何暗殺任務的連清,臉色發白,雙腿發軟。
    兩位宮女上前扶住她,一口一個主子的叫。
    連清想罵人。
    然后她真的在心里罵出來了:狗比義父!要不是那位義父讓這原主進宮,她也不至于穿到這里來。
    前世病死了一回,現在還得再作死一回?
    呸!
    誰想殺暴君誰去,她才不趟這渾水。連清為保命探聽消息,低聲詢問:“兩位姐姐,請問你們要扶我去何處?”
    十六歲的小姑娘看起來楚楚可憐,驚恐極了。
    宮女并不覺得意外。
    天下人誰不害怕戚星樞?他十六歲隨軍出戰,手沾鮮血,暴戾無情,但偏偏百戰百勝,大燕離不開他,皇帝也離不開。他南征北戰,立下無數功勞,性子卻越發古怪,百官上奏彈劾,皇帝為此將他調離京都,駐守青州。
    后來,他竟在青州起兵,一路殺至京都。
跳到:
上一篇:我在古代平反冤情 作者:風行指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