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how are you 作者:打字機成精

作者:打字機成精
  主瓶邪,微黑花
  (ABO設定,正常世界的吳邪穿越到ABO世界)
  吳邪是正常世界的鋼鐵直男,他并不知道自己睡了一覺就來到了ABO世界,還變成了很珍惜的男OMEGA,可以生孩子的那種……
  ———

第1章
  今天真他媽的倒霉透了,我朝餐廳的垃圾桶里吐了一口唾沫,不自在的摸了摸手上的手表。
  我一大早起來就踹到小腳趾,出門的時候被灑水車灑到了頭,這也就算了,在自己的店里居然還能遇到變態!!
  一想到剛剛遇到的事,我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早上來了一個客人,說想看看花瓶,現在是淡季,我好多天沒開張了,想著能蒙一個蒙一個吧,就抬手去拿那個花瓶。
  沒想到我剛轉過身去,那個人就抬手在我屁股上摸了一把,給我惡心壞了,回頭就一腳踹他肚子上了,他還不依不饒的說我什么勾引他。幸虧王盟來上班來的早,我倆一起把這變態給攆出去了。
  這么多年了我沒覺得自己對男人有什么吸引力啊,我這五大三粗的樣子怎么也不可能是那個吧,再說了這男人的屁股有什么好摸的,雖然我屁股挺圓的,但是這個行為實在太變態了。
  “一個人嗎?方不方便搭個桌?”一個穿著西裝一看就是白領的男人湊了過來,俯下身問我道。
  我看了一圈店里,今天沒什么人啊,旁邊都是空桌子,有些莫名其妙的道:“你要是想坐就坐唄。”
  本以為他會坐到我的對面,沒想到他一屁股坐到了我的身邊,我心說怎么回事啊,倆大男人湊這么近不嫌熱嗎,難道是我以前坑過的客人來找我尋仇了,我有點心虛,就道:“我認識你嗎?”
  男人就笑,道:“別這么害羞嘛,以前不認識,現在不就認識了?你想吃什么?我請你吃,這里的草莓蛋糕不錯,要不要喝奶茶?”
  奶茶蛋糕?我越發迷茫起來,這么甜的玩意我怎么可能愛吃,吃完了嘴里得什么味啊,他來擠兌我來了?
  他離我離的近了,我聞到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說不出是什么的味道,有點像香水,聞起來很不舒服。我皺眉推了他一把,道:“你他媽的離我遠點,少套近乎。”
  本以為他會生氣,沒想到他還跟我道歉,道:“對不起,是不是我離你太近了,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就在旁邊上班,以前沒見過你,才想來跟你認識認識,沒想到讓你覺得害怕了,對不起,今天這頓我請了。”
  說完他從皮夾里掏出一張百元大鈔,招呼服務員來收錢,還特意把一張名片壓在了上面。
  我捏著那張名片,感覺他可能腦子不太正常,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莫名其妙的混了一頓飯,我都做好和他打一架的準備了,沒想到他這么輕易就說對不起了。
  想不通我也就不想了,有人請吃飯還不好嗎,我緊趕慢趕的扒拉了兩口面,準備去找三叔,他說有好事關照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龍脊背。
  說起生意上的事我就頭疼,可能是我流年不利吧,生意一年做的比一年差,我家里人已經很不滿意了,覺得我實在浪費人生,希望我能換個行業。但是我總覺得我現在只是運氣不好,總有時來運轉的一天。
  怕三叔不等我,吃完飯我就匆匆上了公交車,沒辦法,一大早起來我的車居然沒油了,我明明記得昨天還有兩格的,倒霉催的。
  正好是上班高峰期,車上人挺多的,大多是老爺們,車廂里充斥著各種味道。我本來以為會擠的一身的汗,沒想到身邊的人在我上車以后都自動的讓出了一條路來,甚至有人給我讓了一個坐,我摸了摸臉,難道我今天的臉色太差,他以為我生病了,我就道:“我不坐,謝謝。”
  對方臉一下就紅了,支支吾吾的道:“你坐你坐,我馬上就下車了,你坐吧。”
  哦豁,今天到底怎么了,跟換了個世界似的。他都這么說了,我也不跟他客氣了,一屁股坐了下來,我住的地方離三叔那兒還真有點遠。我看了一眼手表,感覺自己可能會遲到。
  走到三叔樓下的時候,有一個年輕人從里面走了出來,和我擦肩而過,我沒怎么注意他,忙著上樓找三叔。沒想到三叔一見我就問:“看到剛才出去的那個人了嗎?感覺怎么樣?”
  感覺怎么樣?我眨眨眼:“沒注意,什么怎么樣。”
  “早知道不能指望你自己。”三叔恨鐵不成鋼的敲了敲桌子,道,“我怎么聽說你早上遇到流氓了?我說過沒有,不讓你一個人去開店,多危險啊,你就是不聽,老這么折騰,你什么時候能結婚。”
  遇到流氓這事我雖然沒有放在心上,但是怎么說也是個叫人笑話的事,肯定是王盟那小子嘴松給我說出來了。我朝沙發上一靠,大大咧咧的道:“哎呀三叔,不就是一個變態嗎,你怎么說的我要吃虧一樣,結婚和我開店有什么關系?”
  “把腿給我并上,有OMEGA像你這么坐的嗎,一點都不臉紅,你要不是個OMEGA,我非揍你一頓不可。”
  我聽得云山霧罩的,什么OMEGA,他要買手表嗎?以前他也沒少揍我啊,現在怎么說的我跟個小姑娘似的。再說我才二十四,他干嘛催婚催的像我娶不到媳婦一樣。
  三叔還在絮叨,說什么孫子的事情,從他嘴里冒出好些洋詞,我覺得很新鮮,這老小子中國字都認不全,怎么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你說我們家全是ALPHA,怎么就生出你這么個OMEGA,你小時候特別皮,老子還以為你就算不是個ALPHA,好歹也是個BETA。現在好了,找個對象這么費勁,你爸就該要個二胎,以后你叫人欺負了也有兄弟幫你。”三叔點了一根煙,我也伸手跟他要,被他狠狠地打了一下手,道,“一個OMEGA抽什么煙?跟誰學的這臭毛病?回去得讓你媽好好管管你,能不能文靜點?以后結了婚也讓人退回來。”
  什么退回來,他還準備讓我倒插門咋了,我連忙換了個話題,道:“三叔,你今天喊我來干嘛啊,是不是有好東西關照我?”
  三叔這才想起了是自己喊我來的,就道:“給你氣的我都忘了,當然有好事了,我一個兄弟的孩子,剛從德國回來,我見過了覺得挺好的,我跟他約好了明天下午兩點在咖啡廳見,喏,這是地址,明天打扮好看點,別邋里邋遢的就去了,丟我吳老三的臉。”
  敢情他這么著急喊我來是為了讓我去相親,德國回來的女孩子?那能看得上我嗎,我道:“我不去,我才多大啊,你著什么急啊。”
  “是我著急嗎?你以為老子想管你?是你爸媽拜托我的,你以為呢。”三叔擺手,道,“總之說好的事,你不去不行,人家家里的OMEGA十七八歲就結婚了,你都多大了?你爸當初就該聽我的,念什么大學,學不出什么東西來。”
  就這樣,我莫名其妙的被安排上了一場相親,直到晚上睡覺我都沒回過神來,我總覺得今天的種種都特別奇怪,路人也好,三叔也好,都說不出的奇怪,三叔那滿嘴的洋文又是怎么回事,他跑去學數學了?
  在疑惑中我進入了夢鄉,如果我知道明天會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我肯定會做一宿的噩夢,但是現在的我還不知道,所以我睡的非常的香,這也即將成為我今后很長一段時間里睡的最踏實的一覺。


第2章
  我雖然不喜歡相親,但是要去見一個女孩子,怎么也不能丟臉,去之前我還特意洗了個澡,噴了點花露水。
  噴花露水的時候我發現我的桌子上多了好些瓶瓶罐罐的,全是洋文,看不出是干什么的,不過看包裝有點像小花沒事朝臉上抹的護膚品,實在是想不起來自己什么時候買過這些,我身邊會用這玩意的大老爺們只有解雨臣一個人,為此我沒少嘲笑他。
  三叔給我的地址離我家不遠,是個很小資的咖啡廳,我要見的對象坐在三號桌。我還是有點緊張,出門忘了帶手表,只能模糊估計時間,不過我出門的早,應該不會遲到。
  “先生您好,歡迎光臨,請問您是一個人嗎?”一個漂亮的女店員走了過來,笑盈盈的問道。
  相親畢竟有點那啥,我有點不好意思,道:“我定過位子了,三號桌。”
  “哦哦,您的同伴已經來了,讓我來為您帶位。”女店員了然,帶著我朝里面走。我有點驚訝,這女孩還挺懂禮貌的,聽說德國人特別守時,這一點還挺好的,是加分項,希望她沒有來的太早,不然就變成我的減分項了。
  等走到三號桌以后,我感覺這店員跟我開了個玩笑,因為這個桌子上坐著的是個男人,長的還挺帥的,西裝革履的,面無表情的樣子還挺酷,今天可二十八度,他居然還能穿西裝,也是不怕熱。
  我道:“不好意思,我是要去三號桌……”
  女店員笑著道:“這就是三號桌啊。”
  開什么玩笑,三叔難道讓我來相一個大老爺們嗎,這也太扯了吧,還是說這是那女孩子的哥哥?沒等我再發問,那個男人站了起來,道:“你是吳邪?我叫張起靈,是你三叔介紹的。”
  我覺得特別搞笑,就道:“啊?我三叔介紹的就是你?你從德國回來的?”
  “是。”張起靈很坦然,似乎只是認識一個朋友一樣淡定。
  可這他媽是相親啊,三叔什么意思,他是被人騙了,還是故意惡心我的?我皺眉,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也許三叔是覺得他剛從德國回來,人生地不熟的,所以讓我來跟他做個朋友?我狐疑的道:“你是來跟我……相親的?”
  我眼睜睜的看到張起靈點了頭,女店員聽到相親這個詞以后,居然還捂嘴笑了一下,用我懂的表情看著我們,道:“既然如此,兩位先生要不要點我們最近推出的套餐,情侶可以打八折,還送心形蛋糕,坐下來慢慢吃,了解一下對方。”
  張起靈走到另外一邊,特別紳士的幫我拉開了椅子,問我:“你想吃什么?”
  去他媽的了解,去他媽的紳士,是我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我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強壓著怒火道:“我不管三叔怎么跟你說的,我也不管你怎么想的,你要是想開這種玩笑,那你肯定找錯人了。”
  說完我就走了,一出店門我就給三叔打電話,三叔接了以后還特別八卦的問:“怎么了,沒找到地方?”
  “我找到了,三叔你什么意思啊?你沒老年癡呆吧?你給我介紹的什么玩意啊,那壓根也不是個女的啊!”
  三叔在電話那頭道:“什么?女的?你想要個女的?”
  這不是廢話嗎?我又不是同性戀,什么叫我想要個女的,我本來也應該找個女的吧。沒等我罵他,三叔就道:“那你不早說,行,我知道了,我問問吧,還真有點不好找,我是想著你不愿意找個女ALPHA呢,行了行了,掛吧,我知道了。”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