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王之摯友 作者:邊巡

作者:邊巡
  每一個名垂千古的王者身邊,必有一位(白)摯(月)友(光)。
  每一位王都覺得自家摯友才是最好的,為此甚至在英靈殿掐了數個回合,卻沒想到,他們各自心心念念的摯友根本就是同!一!個!人!
  于是,待到王與故友一朝重逢——
  完美的王/黃金的王/太陽的王/全知全能的王:“……摯友!!!”
  ——我為你寫下傳奇的史詩,也為你建造華美的宮宇。
  ——我將王座和榮耀與你共享,我的財富和權柄即屬于你。
  ——愿我們的友誼長長久久,千古流芳。
  讀作摯友,寫作基友。
  男主曾經披過的馬甲有梅林,摩西,恩奇都,魔神。是的沒錯,這些都是男主的小號。
  
  內容標簽: 綜漫 強強 少年漫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梅恩 ┃ 配角:拉二,舊劍,閃閃,所羅門 ┃ 其它:
  作品簡評:
  每一個名垂千古的王者身邊,必有一位摯友。每一位王都覺得自家摯友才是最好的,為此甚至在英靈殿掐了數個回合,卻沒想到,他們各自心心念念的摯友根本就是同一個人!于是,待到王與故友一朝重逢……
  本文構思新穎,男主有著復數的馬甲,每一個馬甲都和基友有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于是,當他們在文中跨越千年時光重逢時,激烈碰撞的場面便極具看點。從廣袤的黃沙到云端的圣城,從混沌蒼茫到明麗圣潔。不同的風情,不同的風景,乃至于不同的神話,彼此交融碰撞,展現出一個天馬行空充滿想象力的世界。

第1章
  ——她這是……快要死了嗎?
  藤丸立香狼狽地仰躺在地上努力想要睜開眼,但眼簾卻已然不堪重負似的,只艱難地瞇出了一條縫,于罅隙間露出了上方赤紅的天空。
  那火一樣的顏色,一直蔓延到了天的盡頭,像要把整個世界都燃燒殆盡一般,絕艷而慘烈。
  而事實上,在藤丸立香的記憶里,大概也就是十五分鐘前,天空明明還是澄澈的藍,像一幅寬闊又寧靜的畫卷,上面綴著軟綿綿的云朵,彰顯著難得的好天氣。
  但是突然之間,天上卻出現了一把無比巨大的劍——它通體赤紅,造型奇異,神秘而又古樸的花紋銘刻其上。劍的周圍環繞著熊熊火焰,散發的熱度扭曲了空氣,像暴走的兇獸在猙獰嘶吼。
  那幾乎是只存在于傳說或者幻想中的景象,卻偏偏在此刻,以其難以置信的壓倒性威勢,猝不及防地降臨到了這里。
  藤丸立香作為一個普通人活了十六年,乍一下遇見這樣的陣仗,在最初的震撼和驚愣后,便只剩下滿滿的惶惑與不安。就像是地震前因有所感而四處奔逃的小動物一樣,她的腦海似乎有一個聲音在瘋狂地催促著自己逃離。
  于是,她立即放棄了自己原本的周末計劃,毫不猶豫地轉身飛奔向地鐵站,決意趕緊躲回家。
  事實證明,她的決定是對的。
  因為就在她沒跑出多遠之后,那原本懸停在高空中的赤色之劍,突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崩毀,像是一夕凋零的花,裂痕入骨,然后,寸寸碎裂。
  在到達某個極限之后,那把仿佛由火焰澆筑而成的劍,終于不堪重負似的,從天空——墜落了下來。
  那一刻,藤丸立香不由自主地想,那么大的一把劍,從那么高的地方掉下來,一定會造成不小的破壞——大概是一所房子?一棟樓?一整條街?一片地域?
  ——不,是以其為中心的,囊括周圍70萬人的,全部!
  距離隕落地點不遠的藤丸立香,理所當然的沒有逃掉。
  所以現在,藤丸立香意識模糊地躺在地上,而在她昏暗的視線里,是如同世界末日般的慘烈和狼藉。
  到處都是建筑物的殘骸,冰冷的鋼筋露出猙獰的骨架,扭曲地佇立在大地上。星火炸裂出噼啪聲響,飄來的濃煙,給這片蒼白的大地涂上了更為絕望的漆黑。
  “嘶——”
  藤丸立香只是微微嘗試著動了一下,便感受到了撕心裂肺般的痛感。渾身上下似乎都在悲鳴,血液變成了毫無熱度的冰涼。
  ——啊啊,她果然是快要死掉了吧。但是,這樣的話……
  “不是太莫名其妙了嗎……”
  在失去意識的最后一刻,尚且沒有搞清楚狀況卻突遭橫難的少女,忍不住動了動唇,小小聲地抱怨道。
  而在這之后,便是寂靜的,仿佛抵達永恒的黑暗。
  ……
  不知是過了一秒,還是過了許久——意識再度恢復的時候,眼前卻是一個陌生的、完全不認識的地方。
  藤丸立香站在一片漆黑的空間里,明明理論上應該什么都看不見才對,卻偏偏能夠無障礙地看見自己的存在。不過即便如此,這除卻自身便空無一物的地方,也足夠讓人漸漸恐慌。
  “這里是……”
  “滴答——”
  遲疑的話語還未盡,耳旁卻忽然傳來了水滴滴落的聲響。
  伴隨著這奇異的韻律,空間里倏爾暈開了一層層肉眼可見的金色波紋,然后——
  她的面前出現了四道門。
  巨大的,金色的,鐫刻著華麗又貴氣的紋路,近乎囂張地拔地而起。
  那緊閉的門扉,正無言地俯瞰著闖入此地的陌生人類,無形中散發出令人呼吸滯澀的神圣與威嚴。
  藤丸立香愣了好一會兒,才從這荒古的威勢中緩緩回神。隨后,她緊張地蜷了蜷指尖,認真又小心翼翼地打量起了這四扇門扉。
  雖然四扇門大小都一樣,可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每扇門上刻的紋路并不一樣,不如說風格差異相當明顯,甚至到了她這個對藝術建造一無所知的門外漢,都能夠一眼區分的程度。
  簡直就像是——四種完全不同的“文明”。
  因為除了這四道門外,似乎已經別無選擇了。
  所以,完全不知道該去往何處的藤丸立香,在踟躇了片刻后,便不知隨意還是命中注定地,走到了順位的第一扇門前,然后,用盡全力——推開了它。
  “吱呀——”
  隨著這厚重的聲響,門里的世界,便向著這位懵懂闖入的少女,緩緩展開了。
  “啊……”
  視野清晰后,藤丸立香望著眼前所見之景,呆呆地張了張嘴。
  她想說什么?
  ——什么都說不出來。
  因為那一瞬間,仿佛是跋涉了半生而終見神跡的信徒般,那份突如其來的直擊心靈的震撼,甚至一度剝奪了少女的語言能力,以致于除了這最原始的語氣詞外,她完全無法形容更多。
  ——那是一個神殿。
  帶著濃濃的異域風格,耀眼的黃金色澤遍布,精致的奇珍異寶恰到好處地裝點在各處,每一厘的勾畫都是龐大財力和巔峰技藝的完美結合。
  明明是如此奢侈,卻奇跡般得不顯頹靡,非要說的話,大概是——光輝。
  ——是無與倫比,仿若太陽從眼前升起般的光輝。
  藤丸立香傻傻地拍了拍臉,努力讓自己從這份難以抵御的沖擊中振奮起來,然后,她終于后知后覺地注意到了——在神殿的最中央,那高高的階梯之上,是一個王座。
  而王座上面……有一位青年。
  青年有著一頭銀色的短發,身上的衣著不并繁復,大多是由白色的綢緞和金飾組成,大氣又不失尊貴,仿佛他天生就該坐在那里,高高在上,享世人膜拜。
  而此刻,青年正一手支著頭,雙目緊閉,如同安睡。
  藤丸立香糾結地張了張嘴,數次想要出聲,卻都在最后關頭生生憋了回去——這絕對不是她慫,而是……明明對方看起來一點都不兇甚至俊美,但不知為何,怎么說呢,總之就是……完全不敢打擾啊怎么辦?!
  正當藤丸立香倍感無措的時候,那王座之上的青年卻不知何時,緩緩睜開了眼睛。
  “原本以為是錯覺,現在看來,果然有闖入者嗎。”
  青年不緊不慢地抬眸望來,瑰麗的紫眸曳動著動人心魄的光彩,如同窺見了陽光下盛開的無盡花海。
  “那個,我我我……”
  藤丸立香覺得自己忽然變得無比笨拙起來,在結結巴巴了好一會兒,她干脆一閉眼睛,猛地鞠躬道:“打擾到了您,真是萬分抱歉!”
  青年聞言沉默了一下,隨后似乎覺得有趣似的,挑起的唇角露出了一絲微不可查的笑:“打擾倒說不上,只不過我這里,確實已經很久沒有人造訪了。”
  青年說話的時候,依舊保持著單手支在臉側的閑適姿態,這如同在聊天的隨性模樣,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藤丸立香的緊張。
  于是,稍稍鼓起勇氣的少女,終于忍不住問出了自己現在最在意的問題:“請問這里是哪里?實不相瞞,我在此之前剛剛經歷了一場災厄,差不多已經瀕死了,所以——難道說……這里就是冥界嗎?”
  是了,沒錯了,如果她還活著的話,怎么可能會到達這個明顯不屬于現世的地方——這樣一想,她果然是已經涼透了嗎qaq
  大概是覺得自己死得實在是太過苦逼,藤丸立香忍不住露出了幸運e的消沉模樣。
  “冥界?”
  王座上的青年微微瞇起眸子,隨后不知想到了什么,意味深長地挑眉道:“如果那個家伙知道,有人把他的光輝大復合神殿當成了暗無天日的冥界,怕是要任性得發好一通脾氣了。”
  話雖這么說著,然而青年的眉宇間卻頗具興味,有著近乎期待這一幕發生似的惡趣味。
  “光,光輝大復合神殿?”藤丸立香一臉懵逼:“我沒死嗎?”
  “你的靈魂雖然確實已經很不穩定了,不過,尚且還有一口氣。”
  青年注視著少女,在對方一臉“我居然還活著?!”的震驚表情后,方才不緊不慢地補充道:“不過,繼續這樣放著不管的話,你大概很快就真的要死了。”
  藤丸立香:……嚶!
  “不必露出如此模樣。”
  在少女正欲哭無淚的時候,青年緩緩地從王座站起,金色的墜飾琳瑯作響,折射出耀眼的光輝:“你進入這座神殿之前,應該已經見過那四扇門了吧。”
  “恩?恩。”藤丸立香懵懂地點了點頭。
  “以那四扇門所構筑而成的,便是我的英靈殿。”青年注視著少女,剔透的紫眸似乎望盡了對方的靈魂:“不同的門后有著不同的命運。而現在,感到慶幸吧——你選擇了最正確的那一個。”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