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遁一時爽,日后修羅場 作者:謝逢君

作者:謝逢君
作為一個開著宇宙飛船,在銀河兢兢業業到處浪的賞金獵人,在平行宇宙談了幾段戀愛有錯嗎?啊?有錯嗎?
就是分手的方式不走尋常路了一點點嘛!(不我不心虛)
法爾:我找回記憶后,發現我談過的男人可以毀滅地球,我是說,每一個都可以。
但是我死遁了,實名告訴全宇宙,死遁真的超爽的,一直死遁一直爽。而且只要宇宙不融合,我就絕不會翻船!
——然而宇宙融合了。
正文結局cp妮妮。
已找回記憶:
麻省理工·天才鐵罐
新澤西州·哥譚月光
斯莫維爾·人間之神
布利克街·至尊法師
大西洋底·海洋領主
阿斯加德·謊言之神
布魯克林·少年鹿隊
伯寧扎納·大貓陛下
利哈伊營·美國精神
中城高中·紐約鄰居
◇食 用 指 南◆
1、綜英美,人物OOC難免,且私設如山!
2、前期談戀愛為平行宇宙1v1,后期修羅場為宇宙融合,結局1v1!
3、批發小甜餅。主攻文!主攻文!男主自帶掛,還有后臺。
4、如閱讀過程中有任何不適,請善用右上角光速逃生。

內容標簽: 英美衍生 都市情緣 甜文 超級英雄
搜索關鍵字:主角:法爾·沃洛克(RuleWarlock) ┃ 配角:鐵罐 ┃ 其它:

法爾
    “任務目標:無限立方,確認無誤。法爾,可以撤了。”
    耳機里傳來布羅諾的機械音,金發少年松了口氣,朝緊追不放的克里星人丟了顆炸彈。
    乍起的火光和煙霧是最好的掩護,他迅速跳進了自己的飛船巴德爾:“哇哦,我喜歡這一次的完美謝幕!謝謝你們欣賞由法爾——也就是我,和布羅諾——我撿來的飛船主腦,合作帶來的這場精彩演出。”他左手上下拋著一顆泛著藍光的金屬球,右手敬了個不倫不類的軍禮,“也謝謝你們的獻禮。”
    “經過掃描,這顆金屬球具有自我意識,法爾。”布羅諾的不贊同表達的非常明顯,“我們不該帶這種存在回到巴德爾。”
    “別緊張,布羅諾。”少年把手上的劍塞回腰間的劍鞘,雖然沒有人在看,但他還是背著偶像包袱抖動手腕耍了個劍花,“這顆球說他能給我提供新的全息游戲,正版!獨家!你知道我不能拒絕新游戲的誘惑,就像我不能拒絕甜甜圈。如果他真能做到,那他在我心里會一躍成為我第37喜歡的玩具!”
    金屬球提出抗議:“嘿!我可不是什么小玩具!我能幫助你找回記憶!以全息的方式進行治療,全程毫無痛苦,青少年的最佳選擇!”
    “記憶很重要嗎?”少年拉開角落里的冰箱,取出心愛的草莓味甜甜圈,“是游戲不好玩,還是打架不夠爽?好了,球球,向我展示一下你能給我帶來什么。”
    “我不叫球球,你可以稱呼我為——”金屬球停頓了一會兒,陷入了沉默。
    法爾沒有說話,布羅諾也沒有。
    于是最終金屬球在尷尬的沉默中總結道:“——總之,我不叫球球。”
    “如果你想給自己取個名字的話,我會尊重你的決定,球球。”法爾這樣說道,“但這現在不該是你思考的重點。你知道嗎?每次地球上有什么新游戲要發售時,我就會選擇去米勒星,一小時相當于7個地球年,等公測超爽的。”
    緊接著他露出一個威脅意義十足的微笑:“但如果你也要我消耗能源跳躍去米勒星等待,我就把你送進宇宙第二號垃圾回收站。來吧,我知道你是一顆聰明球,我的新游戲呢?”
    聰明球在他手上跳了兩下:“把我放在你的游戲頭盔旁邊,我要進行數據傳輸。”
    金發少年依言帶著金屬球去了自己的游戲室。要知道,他的全息游戲頭盔可是最新款,花了他不少積蓄。
    “我需要一段時間來改造這個頭盔,之后你戴上這個頭盔,我就能讀取你的靈魂記憶——不是回憶,只要你確實經歷過,我就能為你量身建造全息場景,用你經歷過的時間節點和重要事件來慢慢引導你記憶復蘇——”金屬球頗為自豪。
    法爾打斷了它:“所以情節和結局都是設定好的?這聽起來像古早的角色扮演類游戲,我偏愛自由度更高的類型。”
    “不,法爾。”金屬球改口道,“我只能為你量身建造全息場景,是你帶來了所有的情節和結局。”
    “你剛剛不是這么說的。”法爾耿直的指出,“你知道虛假宣傳在《宇宙反不正當競爭法》第27條第2款里是有明確處罰條例的吧?”
    “是第24條第1款!”金屬球憤而反駁,“你哪個學校畢業的?阿斯加德高等學院嗎?我早該知道他們能讓托爾都順利畢業,一定不是什么正經學校!”
    “啊哈!你這是院身攻擊!——雖然我沒有上過學,也可能是我不記得了——但是阿斯加德高等學院的名頭傳遍了九大國度,你會引起阿薩神族的不滿。”
    “我不是,我沒有,你不要瞎說!”
    布羅諾打斷了兩人的對話:“法爾,有拉斐爾先生的視頻請求。”
    拉斐爾是法爾入行以來的接頭人,一個發際線瘋狂后退的中年男人。
    “我真怕有一天你被告上生命法庭,法爾。”拉斐爾心力交瘁,“你在克里星拿走了一個已經具有了自主意識的金屬球?!克里人聲稱他已經屬于智慧生命了!這足以讓他們用綁架罪到星際法官面前起訴你!”
    “他們不會起訴我,拉斐爾。因為他們也是用非正當手段得到球球的,算起來他們是買賣球口,而我完全是見義勇為。”金發少年聳聳肩,“你看,我雖然打架、越貨、也喝點酒,但我知道我是個好少年,我還時常樂于助人,所以我從不擔心自己會收到生命法庭的傳喚。”
    拉斐爾面無表情:“不,你是順手牽球。我衷心希望你能時刻遵守宇宙法,還有總在打補丁的星際條款。”
    “別擔心,拉斐爾。”法爾揚了揚下巴,神情得意,“我從來都只在違法邊緣試探,絕不會越界。”
    這很值得炫耀嗎?
    中年男人為了自己的發際線著想,只能停止規勸,無力地擺擺手:“把無限立方傳送過來吧,阿斯加德的大皇子親自等著呢。”
    他稍微調整了一下投影的方向,讓少年能看見那個有著一頭燦爛金發的阿薩神族,正握著雷神之錘等在柜臺外。然后又轉回來。
    法爾挑了挑眉:“我其實有點好奇這個無限立方有什么用,老朋友。”但他還是動作迅速的把無限立方放進了傳送裝置,“檢查一下,確認收貨后麻煩讓阿斯加德那邊記得把尾款直接打進我的地球賬戶,我要帶著我的新游戲去度假。”
    對傳送來的物品進行技術檢查需要十幾秒鐘的時間,拉斐爾趁機沖金發少年翻了個白眼:“地球在度假星球排名上從未登榜。”他看著檢查報告點了點頭,“沒有問題,法爾。奧丁之子!請上前來確認一下。”
    另一邊球球也高聲喊他:“法爾!我做到了!”
    法爾心情很好:“干得漂亮,球球。拉斐爾,你知道我的老規矩的,度假期間出價再高的委托我都不接。阿薩神族出手果然十分闊綽,我覺得我能有三年都不必接任務了。讓我來和金主打個小廣告怎么樣?”
    拉斐爾再度調整了投影畫面,法爾能看到金發神祇正低頭細細打量那個無限立方:“嘿,阿斯加德的大皇子殿下。我是法爾,如果再有這種任務,請繼續關照我。”
    這個金發少年在畫面中其實只出現了幾秒鐘,但那張臉足以讓托爾心神俱震。
    “巴德爾!”托爾脫口而出。
    可惜通訊已經結束了。
    拉斐爾低著頭整理文檔:“對,法爾的飛船是以光明神名字命名的。”他忽然想起來光明神巴德爾正是托爾的弟弟,目前和自己的孿生兄弟黑暗神霍德爾一起處于失蹤狀態——其實絕大多數人傾向于覺得那兩位小皇子已經死了,只不過目前還沒有一個人敢于說出來而已。
    他不由替老朋友多解釋了幾句:“那艘飛船是法爾撿到的,主腦布羅諾聲稱飛船叫做巴德爾,并不是法爾起的名字。”
    “……我要見那個叫法爾的少年,聯系他。”托爾攥緊了錘柄,他明白在確認對方就是他的弟弟巴德爾之前,他不能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所以他找了個借口,“我想親眼看看他那艘以我弟弟名字命名的飛船,也許還有另一艘叫做‘霍德爾’的飛船存在著。”
    “可法爾已經切斷了通訊,奧丁之子。”拉斐爾有點為難,“他說要去享受他的度假時光,這意味著他會和所有人失去聯系。當然,他本來也不和誰聯系,我就是他唯一的朋友。而且聽起來他得到了一款新游戲,沒人愿意在他打游戲的時候打擾他。上一個這樣做的,被他送進了山達爾監獄,直到現在都還沒出來呢。”
    這不是巴德爾能做出來的,但霍德爾可以。
    阿斯加德之外極少有人知道,光明神巴德爾和黑暗神霍德爾不是孿生兄弟,而是一體雙魂。只不過巴德爾的靈魂主導時,就表現為金發藍眼,如果是霍德爾,則是黑發黑眼。
跳到:
上一篇:[綜英美]合歡老祖改造系統 作者:字字豬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