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財團大佬隱婚后 作者:將吉

作者:將吉
    十一月底,夜里忽然下起小雪,只不過落地便化,到處濕噠噠的,天更冷了。
    凌晨一點,影視城里還有劇組在拍戲。
    堆滿各種東西的化妝間里,一個人裹著長款黑色羽絨服坐在角落的沙發上,大約二十歲出頭,眉眼如畫,肌膚白皙,就像一朵瑩白如玉的白山茶。
    只不過此刻是一朵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白山茶。
    化妝間沒有空調,小太陽都被拿走了,夏滿羽絨服里面穿的戲服,一套湖綠色襦裙,抹胸,大裙擺。不管她把羽絨服裹多緊,還是凍得直搓手跺腳。
    外面傳來說話聲,化妝間的門被推開,夏滿精神一振,“噌”地站了起來。
    只見副導演帶著一個道具組的人走了進來。
    不過來人連個眼神都沒有給她。
    “快快快,之前準備的那一堆簪子都找出來!”副導演擺手催促著。
    場務在化妝臺下的角落里搬出一個盒子,“都在這兒了。”
    副導演在盒子里一頓翻找,最終找到了一支合適的,“就這個了。”
    兩個人風風火火就要離開。夏滿看完全沒有叫她出去的意思,硬著頭皮上前,面對被自己攔住一臉不耐煩的副導演還是露出笑臉,“副導演,我的戲什么時候拍啊?”
    副導演連個正眼都沒有給她,沒好氣道:“讓你等著就等著,問那么多干什么?!”
    夏滿臉上的笑僵了一瞬,不過隨即穩住了嘴角上揚的弧度,“好。”
    等人出去之后,夏滿隱約聽到有人在罵她事多。
    重重呼出一口氣。
    她被如此“優待”已經有三天了。
    三天前,她的角色從女二變成了連女五都算不上的小小配角。但是這三天,每天要求她早上四點半起來化妝,然后開始等,一直等到收工。然而等了三天,她一場戲都還沒有拍過。
    而這一切只是因為四天前,她拒絕了那個禿頭制片人“好好培養”她的提議。
    原本劇組的人雖然說不上對她多客氣,但是倒也不至于天天擺副臭臉。現在她基本就成了空氣,能不跟她說話就不說話,能無視就無視。
    所以啊,有錢真是好,只要一個眼神,都不用你開口,底下的人就知道該怎么做了。
    俗話說,有得必有舍。所以換角她接受,讓她每天早上四點半起來化妝她也接受,跟著劇組一起收工也沒問題。可是,現在卻不讓她拍戲……
    對方抓她的命門抓得很準,或者說她的經紀人高明雪女士在對方面前幫她做了一個非常全面的介紹。
    算了,不想了,越想越心煩。
    雙手捧在面前,呵了口氣,邊搓著手邊在化妝間里轉悠,好讓身體能暖和點。
    不出夏滿所料,今天又是等了一天,一場戲沒有拍。
    回到賓館已經快凌晨兩點,明天她又要四點半起來化妝。麻利洗漱完,癱在床上的時候,舒坦地直嘆氣。
    摸過手機,本來已經在電話簿里翻出了裴宇的號碼,但是視線一移,注意到手機屏幕上的時間,最后還是沒有打過去,轉而用小號上了微博。
    點開特別關注,里面只有裴宇一個人的賬號。
    他的微博認證換了,現在寫的是:代表作《月下狐》。
    夏滿會心一笑。
    她跟裴宇是大學同學,都是戲劇學院出來的,只不過裴宇這兩年發展一直不太順利,是在幾乎快要放棄的時候接到了《月下狐》這個劇本。當時看到劇本,她就覺得裴宇試的那個角色很出彩,極力要他接下。現在電視劇播出,收視節節攀升,各個主演也一炮而紅。
    看到他微博下面粉絲們的留言,全是什么“裴裴,我愛你!”“宇哥,我要給你生猴子!”“裴崽,媽媽永遠支持你!”
跳到:
上一篇:我做偏執大佬未婚妻的日子[娛樂圈] 作者:白秋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