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懷里乖[娛樂圈] 作者:宋灼灼

作者:宋灼灼
    001
    雷聲四起,幽暗的空間中閃過電光。這是一條無人的街道,伴著雷聲的鳴響出現的是男人慌亂焦急的腳步聲,緊接著,高跟鞋聲音破碎地傳來。
    嗒,嗒嗒。紅色高跟鞋,一步,兩步,踩在人緊張的心弦上出現。
    “為什么要逃呢?”女人輕不可聞的一聲嘆息,她的英語很好,一口地地道道的紐約腔,偏偏進入人們視線的是個黑發東方美人。旗袍襯著她身姿更柔,走動之間腰際婀娜。光把她的眉眼都映了出來,勾勒得分毫必現。
    她整個人于秀美中透出媚,麗若春桃綻放,一雙眼含波傳情,蕩得人心癢。只是她面前的男人可不敢在現在有什么非分之想,他步步后退,神色慘白。他眼神往下掃,原來女人的白嫩纖指尖夾著一把銀刃,刀鋒銳利,叫人不寒而栗。
    在女人的步步緊逼下,男人無路可退。
    他兩腿打顫,慌不擇路,抵著墻壁下滑求饒。女人近了,冰冷的刃間把他的下巴挑起,染紅的指尖掐著那點小肉。
    她輕笑,“我是愛你的呀。”語調溫柔,眼神如水,但男人發出了疼痛的慘叫。那銀刃直直朝著喉嚨切了進去,場上一時響起倒吸聲來。
    “我難道不夠愛你嗎?”女人天真疑惑,手下的利刃卻是又抽出再捅進,鮮血噴射了她一身。
    男人漸漸在她的折磨下沒了響動。
    女人溫柔地把匕首丟掉,捋動男人的發絲,把他的尸體抱在懷中,兜在手里晃了晃后,俯身投下一吻。男人的傷口還在噴涌著鮮血,女人卻視若無物。
    “我愛你。”她笑,“這樣的話,你就可以乖乖聽話了吧。”
    場上的音樂漸停,燈光變幻也都消失,一切歸于黑暗后,幕布緩緩拉上。臺下發出雷鳴般的掌聲。女人趕緊放開男人,手卻被后者抓住。
    “Eriny,今天結束之后,賞臉吃個飯吧。”男人面不改色扯下自己身上的血袋,沖著女人問。
    Eriny就是那東方女子的名字。她搖了搖頭,施施然起身,從工作人員的手中接過了遞來的紙巾。那血液就跟擦不掉似的,粘在她身上。她聳聳肩,放棄了擦拭這個辦法。
    “聽著,Jake。我當然是很樂意去的,只是我不能。”女人把紙巾揉成一團,輕而易舉丟進了不遠處的垃圾桶里,“今下午的時間,已經被預約好了。”
    Jake還想說什么,舞臺監督朝他倆做手勢,之前的戲劇演員也跟著走過來。謝幕的時間到了。
    等光重新出現,觀眾一張張沸騰而激動的臉出現,Eriny站在最中間,作為唯一的亞洲人士,跟大家道別。
    幕后的播報音講著什么,“這是百老匯賽格劇院《消失的愛人》改編版沉浸戲劇的最后一場。我們由衷地感謝所有工作人員的付出,也謝謝演員們在這一兩個月以來為我們呈現的故事。最重要的是,我們在此,要向一個人告別。”
    單盞聚光燈形成的光圈籠罩了那位東方女子。她端莊地和大家揮手示意,鞠躬告別。
    “我們的女主角,Eriny。當然,也是我們百老匯最知名的東方公主。Eriny將會正式辭去賽歌劇團演員一職,開始她的新生活。讓我們提前祝福她在屬于自己的國度里獲得新的勝利。”
    歡呼和祝福聲不斷,只有Jake略有錯愕。他小聲地說,“你要離開?”
    女子看向臺下密密麻麻的觀眾,微笑著和他們揮手,“是的。我要離開。”她的聲音清脆可人,卻帶著不能忽視的魄力。“我要回到我的祖國了,Jake。我是華國人。”
    Jake顯然不敢置信,“你應該知道如今正是你在百老匯的關鍵時期。之前不少導演向你發出邀約你都拒絕了,我以為你會專心在戲劇事業上走下去。Eriny,為什么要回去呢?我們需要你,百老匯需要你。”
跳到:
上一篇:豪門抱錯千金重生后 作者:路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