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二哈闖末世 作者:時年時月

作者:時年時月
  白瑾變喪尸前:我擦,我為什么要養這么一只蠢狗!
  某蠢狗:嗷嗚?
  白瑾變喪尸后——
  喪尸白瑾覺得自家狗只會汪汪叫,白銀覺得他在整自己,抬起狗頭一看,某人還是那副面無表情的僵尸臉。
  于是從來只嗷嗚嗷嗚叫的白銀張了張口,“汪汪?”
  喪尸白瑾滿意的把狗糧塞進狗狗的嘴里。
  已經能變化成人形的白銀:“···”
  ···
  文案二:
++++白瑾養了只二哈。后來,他成了被養的那個。
  所有認識白銀的人都認為他是個瘋子,因為他占了一座城,只為養一只喪尸。
  ···
  一人一狗闖末世的故事,有異能,動植物可變異。
  這是一篇正(gao)經(xiao)末(fa)世(tang)喪尸文,結局he。
  作者萌新,請多指教,不支持撕逼呢親。
++++日更,晚上九點左右。
   
內容標簽: 科幻 異能 末世 萌寵
搜索關鍵字:主角:白瑾,白銀 ┃ 配角:蘇祁 ┃ 其它:墨儀,大胡子
==================
  ☆、01

  時間:末世后一年
  “聽說了嗎,那個喪尸獵手又屠了一個鎮子的喪尸。”
  “可不嘛,人家異能強大著呢,據說是一覺醒就是高級了,可不是咱們能比的。”
  “那可是個瘋子,除了他也沒誰敢專門養個喪尸在家里。”
  “你可別瞎嚷嚷,他可是我偶像,那喪尸養著指不定就是為了更加了解喪尸弱點的呢。”
  “那也是個瘋子,也就他敢這樣做。”
  幾乎所有知道白銀的人,都覺得他是個瘋子,無它,因為這人圈養了一只喪尸,還不準別人隨意靠近房租三十米內,否則就無差別攻擊。
  市面上有各種各樣的猜測,只有熟知白銀的人才知道,這位總是面無表情,有著‘喪尸獵手’稱號的少年,曾是怎樣一只狗子。
  而他圈養守著的,哪是什么喪尸,那分明是它的主人啊!
  ···
  少年站在門口,衣衫破破爛爛的掛在身上,頭上還殘留著血漬,似乎剛從什么激烈的戰場上趕回來。
  但是,少年的眸子格外的明亮,面容俊朗,下巴總是微微抬起,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矜貴高傲的氣息。
  忽然,他耳朵動了動,似乎聽到了什么動靜,他勾起嘴角,隨意的抹了把臉上的血漬,然后開門走了進去。
  門剛打開,一道影子便帶著勁風襲來,少年微微一側頭,那抹勁風落在門外的墻上,發出清脆的鳴叫。
  原來,那竟是一個金屬片!像是被上好的工匠打磨過一般光滑鋒銳。
  少年臉上的表情沒有什么變化,似乎早已習慣,他反手把門關上,然后徑直走到桌子前坐下,把口袋中的能源石拿出來放在桌上。
  做完這一系列動作后,少年才看向站在不遠處一只虎視眈眈,不斷試圖對他發動攻擊的某‘人’。
  那是一只,身軀完好的喪尸,但說是喪尸好像又不太對,因為這只喪尸除了皮膚布滿了青黑色的紋路,眼神有些呆滯之外,無論是打扮還是動作,都像是一個人類。
  從這只喪尸的身形以及五官來看,他還是人類的時候,應該長得不錯。
  他的目光在桌上的能源石上停留了一秒,然后張嘴一吐,一塊金屬片便向少年飛去。
  少年這次沒有躲,他看著某‘人’,臉上帶著抑制不住的笑意,像是一個小孩終于得到了自己最喜歡的玩具一般。
  ‘叮!’
  金屬片飛向少年,卻并未傳來刺入血肉的聲音。
  坐在椅子上的少年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巨型犬,它張嘴吐出舌頭,專注的望著它的主人,身后的尾巴不自覺的搖擺著。
  見到巨型犬,原本準備再次攻擊的喪尸遲疑了,他微微歪了歪頭,像是在思索什么。
  他轉身進入屋內,拿出了一樣東西,熟練的倒入盆中,然后擺在巨型犬面前。
  他看著巨型犬,像是在說:吃飯。
  白銀:“···”
  他默默的看了眼沒有肉的狗糧,又看了眼一臉認真的主人,埋頭吃了幾口。
  但是很快他就發現,面前的‘人’離開了,等他抬起頭來時,卻是發現那人手中正拿著一個熟悉的棒球棍,緩緩走向他。
  白銀:“···?”這是要干嘛?!
  喪尸主人拿著棒球棍走了一半,忽然停下腳步,咦?他拿棍子干嘛?
  他剛才是要做什么來著?
  “···”
  白銀哭笑不得,他主人竟然在潛意識里都想打他!他都沒有拆家了好伐!
  要打也要等他先拆一下家再說啊!
  ···
  時間:末世初
  某小鎮,某住房內,一人一狗對峙著。
  “你看看你,你看你都做了什么!”
  白瑾提起某狗的后領,“我不過才出去一小時,你就把家弄成什么模樣了!”
  某狗瞪大眼睛,一本正經的裝傻。像是在說:啥啊,啥啊,啥壞了啊我不造啊!
  “裝!你繼續裝!今晚沒飯吃了!”
  白瑾看著滿屋的狼藉,可氣壞了。
  自從養了這只二哈以來,他就從原本的小康資產變成了扶貧戶!一頓肉都要斟酌著吃。
  結果這狗沒眼見的,還天天琢磨著怎么拆房!
  “嗷嗚嗷嗚~”一聽到沒飯,白銀頓時不沉默了,仰著頭,悲傷的叫起來。
  “叫也沒用,再叫我就把你剁了信不信!”
  “嗷嗚嗷嗚~嗷嗚嗷嗚~”
  白瑾把能用的打掃干凈,壞成渣的就拿出去扔了,等收拾好后,已經晚上了。
  他席地坐在地上,看著一下子變空的客廳,心中一陣惆悵。
  得了,還買什么沙發,買什么椅子,以后就坐地上得了。
  “嗚嗚~”白銀像是認識到錯了一般緩緩靠近白瑾,然后乖巧的在他身側趴了下來,腦袋放在他腿上。
  白瑾伸手在它身上使勁□□了一通,氣兒也消的差不多了,忽然覺得手上有異樣,抬手一看,就看到一手的狗毛。
  白瑾:“···”
  白銀也循著視線看過來,待看到那一楸狗毛后,瞬間淡定不了了,咻的坐起來,嗷嗚嗷嗚的往自己脖子后面看。
  “嗷嗚嗷嗚~”
  它指控的看著白瑾,毛沒了,找不到媳婦兒了。
  嗷嗚~
  白銀越想越傷心,越叫越大聲。
  ——刷啦啦。
  大把狗糧被倒進狗碗里,白銀眼珠子動了動,身子沒移位。
  一根香噴噴的雞腿從廚房里被拿出來,白瑾走到它身邊,“想吃嗎?”
  “嗷嗚嗷嗚~”白銀瞬間坐直了身子,目不轉睛的看著雞腿,視線隨著雞腿的移動而移動。
  “來,吃吧吃吧。”白瑾把雞腿往前遞了遞,然后在白銀張口咬過來的那一瞬間,咻的收手把雞腿放進自己嘴里。
  白銀:“???”
  白瑾:“哈哈哈,拆了家還想有肉吃,你就夢去吧!”
  他看著白銀嘴邊垂涎一地的口水,美滋滋的把整個雞腿一口一口的下肚。
  “嗷嗚嗷嗚~嗷嗚嗷嗚!”
  “喂喂你還想反抗咋滴,別過來我靠,你口水全擦我身上了···”
  “嗷嗚~”
  ···
  夜漸漸深了,月亮隱藏在烏云之中,城市里還亮著萬家燈火,手機消息絡絡不絕,沒有任何人意識到即將來臨的危險。
  豎日,白瑾是被外面嘈雜的聲音給吵醒的。
  女人的尖叫聲劃破天穹,砸門聲如同雷鳴一般毫不停歇。
  橫睡在床上的白瑾睡眼惺忪,推開趴在自己身上的白銀,他起身來到床邊,刷的拉開窗簾。
  看清外面的那一刻,白瑾愣在了那里,所有的瞌睡全都清醒了。
  寬敞的街道上沾上了紅色的血跡,幾個長相奇怪‘行人’追著一位還穿著睡衣的女人。
  女人腳下一個踉蹌,身后的奇怪‘行人’便撲了上去,然后咬了下去!滿口血腥。
  “啊——”女人尖叫出聲。
  “喂!住手!”白瑾無法做到在這樣的情況下無動于衷,他翻出一根棒球棍就準備下去幫忙。
  然而還沒走兩步,他的褲腿就被扯住了。
  某狗咬住他的褲腿往后拉,喉嚨里傳來嗚咽聲。
  “白銀別鬧了,快跟我下去幫忙。”白瑾扯了扯褲腿,沒扯開。
  白銀喉嚨里的嗚咽聲更大更急促了,似乎急著告訴他的主人什么。
  白瑾皺了皺眉,白銀的反應有些反常,他沒有再急著出去,而是先拿出電話,撥打報警電話。
  “你好,你撥打的電話···”
  無論撥打多少遍,警局的電話都打不通,不光是警局,連網絡都斷了。
  白瑾意識到不對勁,他拍了拍白銀的頭,“行了,你先放開我,我不出去。”
  待白銀放開他的褲腿后,他立馬來到窗前,瞳孔猛地一縮。
  就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內,街道上那幾個奇怪的‘行人’已經散開了,只留下一地的鮮血,以及,被啃得一塌糊涂的女尸。
  白瑾心中發寒,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盯著那具女尸沒有移開眼,五分鐘后,那具女尸,動了。
  它緩緩站起身,身體關節如同生銹的機器人一般。
  這是——喪尸感染!
  ···
  白瑾沒有什么親人,唯一的奶奶也在他十六歲的時候去世了,只留下一只小奶狗。
  靠著父母留下的房子以及一筆錢財,他的生活倒也還過得去。
  如今他二十歲,四年了,曾經的小奶狗變成了如今的大狼狗,拆家吵架一把手。
  現在末世爆發了,他也沒什么親戚要去匯合,他猜測zf應該會采取措施,最先建立起來的堡壘肯定是首都。
  從他這個地方去往首都,光是坐動車都要一兩天,末世后,動車肯定停了,唯一的指望就是四輪車,或者自行車。
  其他人肯定也有這種想法,到時候路上肯定會堵車,而且一路上還要考慮到汽油以及食物,想要安全到達首都簡直不要太難。
  一時間,無數思緒劃過白瑾的腦海,就在思考的同時,他的動作也沒停下來,這會兒已經把家里所有的食物以及能用的武器全都翻找了出來。
  如果要出去,還要準備換洗衣物,雖然路上不一定有機會換洗,但是難保路上不會凍著。
  “白銀,你說是趁現在人少出去呢,還是待在家里等待部隊···嗯?”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