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小狼狗[電競] 作者:玲瓏玉嵐

作者:玲瓏玉嵐
  天天撩對象的電競大佬騷話受×天天被撩外兇內軟純情忠犬攻
  無腦戀愛文,甜度+++++
  一年前,池暮在俱樂部發現一個挺合眼緣的男粉絲,后來發現男粉絲是隔壁PUBG的青訓生。
  在役六年,池暮自認為矜矜業業,恪盡職守,不吸煙不喝酒不睡粉。
  池暮:嗯,不睡。我不【嗶——】他,他【嗶——】我也可以。
  一年后,受命運眷顧,跌落神壇的池暮再次與心尖上的少年重逢。
  當著大家的面——
  池暮(紳士一笑):我和季閆就是同個戰隊的隊友關系,你們別瞎想。
  實際背地里——
  池暮:實話跟你說吧,其實我和季閆有一腿……對,是他向我告的白。
  狗糧吃到撐的眾人(咆哮):??并沒有人想知道是誰告的白謝謝!
  *
  池暮以前從來沒想過,自己喜歡的人會是個內心脆弱又敏感的大男孩。
  現在遇見了,就只想把他捧在掌心里寵著。
  寵一輩子,誰都碰不得。
  【閱讀須知】
  *季閆攻×池暮受,不要站反了_(:з」∠)_
  *《英雄聯盟》電競文,有關賽事的部分全是作者瞎扯,大家看文圖個樂就行,切勿上綱上線,感謝支持!
  內容標簽: 強強 競技 游戲網游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池暮,季閆 ┃ 配角:→接檔文:《轉學后我和校渣組了CP》 ┃ 其它:

第1章
  早上十點,金鑫網吧門口。
  一名穿著廉價白T恤、躋著拖鞋、頭發亂翹胡子拉渣,渾身上下不修邊幅的青年慢騰騰從里面走出來,打量一下位置,然后十分敷衍地把一張綠底紅字海報往門上貼。
  路邊清理街道的環衛阿姨好奇地探頭張望,以為這是什么“降價大酬賓”、“跳樓大甩賣”的廣告。
  池暮完成任務,往旁邊一站,找了個照不到太陽的位置,從褲兜里拿出一盒煙,抽出一根叼在嘴里。
  摸完身上每個口袋,發現打火機離奇失蹤。他睡眼惺忪的眼睛這才有了點焦距,露出煩躁的表情。
  與此同時,環衛阿姨也看見了海報上的幾個大字:
  LOL戰隊招募,圓你電子競技夢!
  “啥玩意兒?戰隊?電子克技又是什么?”
  環衛阿姨離得遠,看字只看半截。
  池暮叼著煙,懶洋洋地回答:“不是克,是電子競技,打游戲的。”他頓了頓,“戰隊,就是一群打游戲的。”
  環衛阿姨:“嗷,鬧了半天就是打游戲啊?這還有志青年呢?不是阿姨說,你們這幫小孩,年紀輕輕,不好好學習,成天就知道玩電腦。我家小孩也這樣,這才剛四年級就五百多度大近視了,你說說以后可怎么辦吶……”
  池暮站在門口,有一耳朵聽一耳朵,也不反駁。太陽從頭頂的遮陽蓬落下,金燦燦的光芒就在他眼前不到半寸距離。樹葉細細沙沙,暖風捋起他額前的碎發,露出少年漂亮清秀的眉眼。
  “……他爸媽工作忙,就我一個人帶孩子,我吧,得出來工作,還得給小的買菜做飯洗衣服,你說我容不容易?”也許難得有個人肯聽她說話,環衛阿姨喋喋不休地倒著苦水。
  池暮站得腿有點麻。
  他們這些網癮少年,長久坐在電腦桌前,晝夜顛倒,廢寢忘食,與運動絕緣,一個個都是身體亞健康。
  就說今天,能見到十點的太陽,對池暮來說已經算非常久違。
  “你在外面干嘛呢?不就貼張海報,還把人貼沒了……我去,你這貼的什么玩意兒?”
  老金從里面走出來,話還沒說完,就看見門上歪歪扭扭皺皺巴巴的海報,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從哪個垃圾桶撿出來的廢紙。
  老金全名金鑫,二十四歲,大學剛畢業就出來自己開了一家網吧,雖然規模不大,但生意還算過得去。
  池暮抬眼:“有打火機么?”
  老金下意識從口袋摸出打火機給他,直到聞見煙味,才反應過來:“你別給我轉移話題。”
  “阿姨,丑么?”池暮抬眼問了一句,“這張海報。”
  環衛阿姨誠實地說:“是不太好看。”
  池暮扭頭對老金道:“聽見了?基因擺在那,跟貼得怎么樣沒關系。”
  老金:“……”
  他“嘶”了一聲,歪頭欣賞了一下自己的杰作:“真有這么丑?我覺得還行啊。”
  池暮沉默片刻:“老金,工作再忙,也要找個時間照顧自己。”
  老金有點沒反應過來,怎么聊著聊著,話題就突然轉到他身上去了?直到池暮下一句話補上,他才知道這混蛋是在擠兌自己。
  池暮:“有空的話,去醫院看看眼睛吧。”
  “滾犢子。”老金也不生氣,笑罵了一句,說道,“行吧,那我等會兒再去挑一張重新打印——不過你剛才站在門口干嘛呢?和阿姨聊天?”
  池暮抽完煙,把煙蒂扔進垃圾桶,懶洋洋一笑:“我?給你當代言人呢。”
  老金:“你算哪門子代言人……”他說到一半,忽然反應過來,“等等,你說真的?”
  池暮已經告別環衛阿姨往里走了,打了個哈欠,問道:“什么真的?”
  “代言人啊!”老金眼睛都亮了,“雖然我們這地方小,但有你這尊大佛在,還怕沒有人來報名?”
  “……”
  他深深體會到什么叫自己搬石頭砸自己腳,并暗暗發誓下次沒睡醒前絕不胡亂說話。
  “滾,我拒絕。”池暮走到自己的專屬機位坐下。
  “別呀!我讓你來我戰隊你不樂意,當教練你也拒絕,這個代言人你再推辭就說不過去了啊!”正好現在網吧沒事,老金拉開他旁邊的座位,試圖打持久戰,“你就洗個臉,吹個頭,然后換身好看的衣服,什么都不用干,往門口一站就行!池總,咱不能白瞎了你這張臉啊,是不是?”
  “不去。”
  池暮戴上耳機,打開英雄聯盟客戶端,輸入賬號密碼。
  “你昨天通宵了吧?還不去睡覺?別等會兒在我網吧搞個社會新聞出來……”老金看著他眼下的烏青,啰嗦道。
  “知道了,打完這把就去睡。”他昨天剛接了一個小學生的號,今天要幫他打上鉑金。
  游戲登錄的瞬間,耳機里頻繁響起系統提示音,右側好友界面跳出四五十條未讀消息。
  池暮一愣,順手點開一個。
  【在嗎,你手機打不通,上線記得回我消息。】
  【你瘋了?!你真的要退役?】
  【你實話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為什么要走?】
  ……
  【池暮,你真是混蛋。】
  最后一條的發送時間已經是一年前。
  池暮看著這些消息,驀然反應過來,自己上錯號了。
  他暗暗嘆了口氣,心道果然是一晚沒睡的后遺癥,剛才竟然無意識輸入了以前的賬號密碼。
  老金自然也看見了這些消息,他余光掃過池暮沉靜的側臉,很識趣地沒出聲。
  “老金。”池暮突然開口,從口袋里拿出五塊錢塞給他,“去幫我買奶茶,加珍珠去冰。”
  老金捏著皺巴巴的紙鈔,忍不住道:“……你拿五塊錢只能買到阿薩姆。”
  “先欠著。”池暮說,“等小老板把尾款付了就給你。”
  老金無言以對,只好認命地去當跑腿了。
  等他走后,池暮這才移動鼠標,點開好友信息一個個看了過去。
  大約是有人發現他在線,池暮的號上又多出一條最新信息。
  【FOREVER:Dusk?】
  【FOREVER:是你嗎??】
  池暮盯著屏幕看了良久,最終還是回復了。
  【Dusk:是我。】
  【FOREVER:我的天!真的是你!!你在哪?我們能見面聊嗎?】
  【Dusk:不能。】
  【FOREVER:……】
  【FOREVER:好吧,那就在這里聊也可以。】
  對方說要聊,但打完這句話后,那邊就忽然沒了聲音。
  池暮坐在電腦前等待,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靜。
  很久之后,那邊才發來一條信息。
  【FOREVER:你還回來嗎?】
  池暮想過對方會質問他埋怨他,卻怎么也想不到,對方只問了這一句。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直到出門買奶茶的老金回來,池暮才回過神來,關閉了游戲客戶端。
  “哎,才五月份,這鬼天氣就這么熱,出去一趟都快融化了。”老金熱得腦門出汗,把奶茶遞給池暮。
  池暮接過,說了聲謝。
  老金抽了紙巾擦汗,一邊偷看池暮的臉色,感覺并無異樣,這才松了口氣。
  “對了,我下午出去一趟。要是我外甥來了,你幫我招待著點。”
  池暮吸了一口奶茶,問:“你外甥要來?打PUBG那個?”
  “對,說是戰隊合約到期了打算回家。”老金說,“聽我媽的意思,是想讓他在這邊念大學,所以讓我幫著安頓一下。”
  電競的最佳年齡是在16至25歲,這個時期人的反應較其他時期迅速,注意力也更加集中,所以通常打職業的選手年紀都不大,甚至可能是高中生。
  老金的這個外甥就是高中沒念完去打的職業,據說還是個游戲天才,半個月就打上了國服前十。
  當然天不天才也是老金自己吹的,他對自己這個外甥又愛又怕,天天在池暮耳邊開表彰大會,但實際上根本不敢和他多說兩句話,每次和外甥通電話的時候,都乖得跟只耗子似的。
  池暮:“所以你是打算在外面躲一躲?”
  老金叫道:“怎么可能?我今天晚上好不容易約到一位WTS前官方裁判吃飯……”
  許是怕池暮不信,老金嘆了口氣,又開啟了回憶模式:“其實我上學的時候就想自己搞個戰隊了,但你懂吧,那會兒一沒錢二沒時間,況且家里人也反對……哎,別的什么我也不敢想,就這次的WTS電子競技錦標賽能拿個好成績的話,也算不辜負自己的青春了。”
  池暮:“……”
  WTS電子競技錦標賽,是由官方組織的大型線下業余聯賽,勝利的隊伍將獲得豐厚的獎金,還會授予相關項目業余運動員等級或段位稱號。
  池暮懶得聽他長篇大論,摘下耳機起身:“走之前記得叫我。”
  他和老金在網吧樓上租了一間房,兩室一廳,平常兩人輪流在店里值班,累了直接就能上去睡覺,很方便。
  池暮今天通宵到早上十點多,一沾上床就睡了個天昏地暗。
跳到:
上一篇:我徒弟身價百億 作者:南來一味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