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第一小祖宗 作者:安妮來杯柚子茶

作者:安妮來杯柚子茶
    “世間萬物皆有息,不論生人抑或死物,歷經千百年,吸收天地浩氣,有緣終能生靈,化為人身。”
    ——《六界經傳》
    內室,置有一面異紋銅鏡,幻化著光暈,鏡面正映著對面的書案。
    男人闔眼養神,墨發如瀑,金絲云紋月白華袍襯著他的面容俊美異常。
    有一層光影自他身上幻化,流入鏡中。
    他一手半支著頭,一手輕搭在筆墨未干的畫紙上。
    并蒂同心蓮,相對綰紅妝。
    畫上那對并蒂蓮不知何時隱作流光,縈繞在男人周身,似是女子的深擁,久久不離。半晌,流光才飄向銅鏡,和幻化著的光暈一并融入鏡里,隱去。
    不過一瞬,銅鏡忽然金光大作,光影驀地脫鏡而出,瘋了似的奪門而去。
    四周重歸平靜,只是鏡中隱約牽引著一條若隱若現的線。
    案上之人緩緩睜開眼,睥睨著靜靜放置在遠處木臺上的銅鏡,神色清明,全然不似酣睡剛醒的模樣。
    突然,男人勾唇一笑,嘴角漾起好看的弧度。
    這一笑,周遭景物似一瞬間明亮了幾分,湛金色的雙眸深邃像能蠱惑心神,叫人移不開眼。
    “長本事了,連本君的并蒂蓮都敢偷吃。”
    他側眸著向銅鏡,眼底古井無波,隨后泛起一絲不明意味的笑。
    “也罷,也該讓你這小懶蟲嘗個教訓。”
    他隨手輕拂,流光而過,銅鏡中的牽引線“噌”一聲斷開了。    九重天界,琉璃碧柱,宮門千重遙無盡,彩云清透兆祥和。
    天將言燼手執金纓槍戟,莊嚴肅容守于南天門。
    “言將軍!”甜膩的女聲突如其來,一張嬌軟可人的小臉驀地探到他面前。
    言燼嘴角一搐,眼底漸漸涌上絕望。
    這一天天的……日子沒法過了……
    郁瓷嬉皮笑臉,雙眸瞇成了條縫,好不歡樂,她又湊近了幾分,從薄蟬彩紗袖里掏出個皺巴巴的紙包裹,神秘兮兮遞上前:“言將軍快瞅瞅今天這個好寶貝!”
    硬紙包抵著他的鼻尖,言燼瞳孔微抽,略顯心累地往后躲了躲:“郁瓷仙主……”他斟酌了下言辭:“南天門處莫要逗留,請仙主速速離開!”
    “你一人在此,多無聊,我陪你談天好不好呀!”
    “若有不軌之徒擅闖天界,天帝陛下怪罪下來臣擔待不起,仙主快走吧。”言燼目不斜視,別妨礙他守門。
    郁瓷毫不在意,猶自低頭拆開紙包,嘴里念叨著:“這玩意兒是我從人界捎回來的,可好吃了,”她捏起一塊冒油的大餅,笑容滿面:“你嘗嘗!”
    言燼不耐煩了,側頭:“臣要守……唔!”
    大餅被她一把塞進嘴里,言燼鼓著雙頰,倏地瞳孔放大。
    “嘻嘻,好吃吧!”郁瓷又拿出一塊,自己咬了一口,滿意地點點頭。
    “……”試問蒼天,人界的吃食他還有哪樣沒被迫嘗過?
    言燼默默背過身去,忍淚嚼咽,他的心,好累……
    郁瓷見他垂頭抽動的背影,伸手撫了撫他的背,“誒,好吃到哭是不是?慢點慢點,都是你的,別噎著……”他埋怨地用肩頂開,過了會兒又被她摸了摸頭,“沒事,這兒還有好多呢,都給你留著,昂!”
    言燼猛得回頭,仇怨的眼神控訴郁瓷。
    郁瓷剛捏出塊大餅張大嘴,還沒咬下去,被他盯得心虛,只好吸回口水默默閉上:“我不吃,留著你吃……”
    “我不吃!”言燼嘟鼓著嘴含糊道,口齒很是不清。
    郁瓷茫然了:“啊?”
跳到:
上一篇:電競小狼狗[電競] 作者:玲瓏玉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