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是頭龍 作者:江北小酥肉

作者:江北小酥肉
  【主受】沙雕總裁攻 & 貧窮青龍受
  總裁攻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渣男,他有白月光,遠赴國外留學,他養小替身,送房送錢不上床,一個給了心,一個給了錢。
  直到有天他車子拋錨,停在了路邊,不遠處――
  小替身身形一動搖出來了條大尾巴,腳下踩著他的白月光,白月光哆哆嗦嗦化成了只白狐貍。
  旁邊一個陌生男人還在喊著:別打啦!再打又要賠醫療費了!你這個月已經欠八萬了!
  小替身頭也不抬,囂張至極:怕什么?我現在有錢!
  轉天,總裁攻看著自己面前的人。
  小替身含羞帶怯:先生,你今晚住下么?
  總裁攻掏出了金卡:卡里有十萬塊,你是要錢還是讓我留下?
  小替身雙目含淚,大驚:先生你說什么呢?我怎么會為難你,我當然是要十萬塊啊!
  總裁攻:……
  總裁攻又找到了白月光。
  白月光因為吸人精氣被打的鼻青臉腫。
  白月光:不給錢不送禮,不表白不上床,還嗦我是你的白月光。呵呵!
  總裁攻:……
  補充
  1、白月光另有隱情,是個沙雕。
  2、全程1v1,攻沒有腳踏兩只船,沒有三心二意。
  內容標簽: 靈異神怪 豪門世家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龍初初,霍退 ┃ 配角:接檔—同系列沙雕文《山海大不同》 ┃ 其它:
  作品簡評:
  總裁攻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渣男,一度拿錢侮辱小情人的一片真心。直到有天他親眼看到——小情人身形一動搖出來了條大尾巴,腳下踩著他的白月光,白月光哆哆嗦嗦化成了只白狐貍。旁邊一個陌生男人喊著:別打啦!再打又要賠醫療費了!你這個月已經欠八萬了!
  當一條龍為酬勞上崗,卻遇上愛腦補的總裁雇主,誤會連連,趣事層出,讓人忍俊不禁。總裁又因龍意外窺見藏在都市下的另一個世界,妖怪頻出奇招,讓人捧腹,同時小情人背景解密,搖身一變,成了家世雄厚的小公子。故事娓娓道來,人物形象鮮明,情節有趣,是一部輕松詼諧之作,非常值得一看。

第1章 頭上有犄角
  早上七點半,郊區破舊的筒子樓里,一個少年靈巧的躍起,從床上落地,半點兒聲音也沒發出來。
  跟樓上重而踢踏的腳步聲相反,少年從床邊走到房間另一頭,腳步聲輕盈的完全聽不到。
  樓上樓下已經吵鬧了起來,甚至能聽到樓層盡頭的大水池里,水龍頭嘩啦啦的流水聲和木棒捶衣服的聲響。
  這些對少年沒有任何影響。
  他臉上沒有什么表情,擰開水龍頭撲了把臉,又歪頭喝了一會兒水,站直身體的時候,整張臉都皺了起來。
  不過他沒猶豫多久,就順手拿起桌子上的笨重的手機和鑰匙,還有揉成一團的地圖出了門。
  十幾分鐘后,少年已經跑到了二十公里外。
  一路上經過了無數家大大小小、中西皆有的早餐店,少年只眉頭皺的更緊,時不時摸一把自己的肚子。
  “我頭上有犄角~
  我身后有尾巴~
  ……”
  鈴聲響到第三句,少年才慢半拍的接了起來,“喂?”
  他的聲線十分干凈,透著空靈,隱隱有要飄走的樣子。
  電話接通,老金因這聲音怔了一下。
  而后迅速反應過來,按著剛出爐的資料念了起來,“金沙路附近有妖出沒,幾個小區的菜園都被毀了,按監控的影響推測是豬妖。”
  少年忽的展顏,原本皺著的眉頭松開,聲音里帶上了雀躍,“這只總可以吃了吧?”
  老金半秒都沒猶豫,“不行!”
  少年停了下來,不悅道,“你們之前不是答應我了,可以吃犯錯的妖怪?”
  老金擦著汗,連忙解釋起來,“只有窮兇極惡而且不知悔改的才可以。”
  “毀掉菜園子還不夠壞?”破壞食物,要是他爹在,這頭豬妖半條命都沒了。
  少年圓眼睛瞪著,黑色的瞳仁里滿是難以置信,連路人都忍不住多投去了一分目光,好奇他在跟人聊什么。
  “這個程度算是小錯。”老金小心說著,生怕觸怒了另一頭的少年。
  少年本名龍初初。
  目前是他們華夏妖管部S市分部,三天前剛上任的第八位員工。
  而他怕龍初初,則是因為龍初初是條龍。
  妖管部全名妖怪管理部門,全華夏大大小小三十四個分部,登記的有幾萬名妖怪,但龍卻只有前幾天剛冒出來的這一頭。
  余下的全是像他這樣成精的普通妖。
  龍初初就是一口氣把他們全給吃了,也沒別的妖怪能給他們做主。
  龍初初從鼻腔里噴出一口氣,不情愿道,“那行吧。”
  老金滑著鼠標,突然靈光一閃,“抓到豬妖會有獎金,五百塊。”
  龍初初頓時笑了起來。
  “不過不能傷太重,不然還要賠錢。”老金不大放心的交代著。
  這話可不是空口說的。
  龍初初前天抓到的那頭黃鼠狼,沒進監獄,反而先進了醫院。
  獎金八百,醫療費一萬。
  不過礙于龍初初沒錢,那一萬現在還記著賬。
  八百拿去給龍初初租房了,市郊區的廉租房,每月一百五,押一付三,只要六百塊。
  剩下兩百塊,龍初初一頓給吃完了。
  想到龍初初的飯量,老金又擔心了起來,猶豫著要不要組織大家募捐一次,先讓龍初初吃飽。
  “我知道的。”龍初初開心的掛了電話。
  五百塊的話應該能吃八分飽吧。
  但是他好像還欠了錢,那就存三百,吃兩百。
  下一頓又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
  龍初初摸著肚子,嘆了口氣。
  三天前,他還是一條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龍。
  他爹是山海境內的老大,他爸是人間界的商業大佬。
  沒有他吃不到的,只有他不想吃的。
  之所以落到這地步,還是跟他自己有關系。
  他雖然是一顆蛋,但是能吃能造、不,能感天地萬物,辨善惡,降妖更是不在話下。
  所以他在外面遍地跑,他爹也從來沒擔心過。
  誰知道他在山海境里睡了一覺,從樹丫上滾下來,直接掉到了另一方世界。
  還從蛋里摔出來了。
  山海境連同了大大小小不知多少世界,他初來乍到的時候,還覺得是自己機遇到了,是時候打遍眾妖,稱霸一方了。
  然后他尋著妖氣找到了妖怪聚集的地方,才發現這個世界跟他待的地方不同。
  妖怪不比拳頭,講究妖權,他不能隨便打妖怪,也不能把妖怪抓起來給自己種地了。
  于是他又想掉頭回去,卻發現自己迷了路。
  他各個方向都跑了幾千公里,沒找到過來的地方,反而是自己先跑累了。
  最后是S市妖管所的所長給他開了戶口,辦了證,還破例讓他當了臨時工。
  基本工資兩千,抓妖有獎金。
  但現在還沒到發工資的時候,他只能靠獎金日子,偏偏這些妖一個比一個脆,上次不過踢了那個黃鼠狼一腳,就賠了一萬。
  他想著跟他爸出門的時候,別說一萬,一千萬的他也能打,而現在……
  龍初初摸著自己的肚皮,“還先去抓豬妖吧。”
  他從兜里掏出來S市地圖,轉了個圈,直奔一個方向而去。
  十分鐘后,他又退回來,朝相反的方向跑去。
  看到十字路口金沙路的指示牌,龍初初才松了口氣。
  還好他跑得快。
  到了目的地范圍內就不用地圖了。
  龍初初吸了口氣,眉頭微皺,還是循著方向找了過去。
  ·
  李光林正愁意上頭,他是S市本地最大一間夜總會的經理。
  最近外地的商戶試圖入駐,天天找人來鬧事,也不知道從哪兒找的人,一個賽一個的能打。
  他店里的保全大半都住院了,再這樣下去非得讓上頭知道了。
  可要是上面的人知道這事,他哪兒還能坐穩這個經理的位置。
  他立在朝著小街的后門抽了根煙,煙剛點上,就看到從轉角跑過來了個少年,卷著風沖到另一頭,直接把一個胖子給壓倒了。
  而后輕輕松松的把那胖子的兩條手臂扣在身后,壓得人動彈不得。
  李光林手里的煙抖了抖。
  突然陰謀論起來。
  說不準這少年就是仇家派來的臥底,卻不可避免的心動了。
  ·
  周圍的人有拍照的,有立在邊上故作玩兒手機的,注意力不約而同的都放在了街上的兩個人身上。
  龍初初壓著豬妖,不滿道,“你跑什么?”
  “你突然追我,我這不本能么?”豬妖本體胖,化形之后也是圓形的身材。
  他仗著自己體重基數大,還想把按著自己的人撞開,試了一次沒成功,他便放棄了。
  轉而問龍初初,“你追我干什么?”
  龍初初舔了舔嘴巴,一手摸了下肚子,滿臉遺憾的把他直接拎了起來,“你撞壞菜園子了,帶你回妖管所。”
  “那個,這樣隨便抓人不太好。”旁邊一個青年見他們打算走,便忍不住出了聲。
  見龍初初看過來,不自覺的往后退了半步,小聲道,“我已經報警了。”
  不等龍初初開口,豬妖已經先和善的笑了起來,“這我親戚,鬧著玩兒呢。”
  “我自愿跟他走的。”
  龍初初見他這么聽話,干脆收回手,“走吧。”
  剛走出兩步,又被人攔住了。
  李光林這會兒也沒辦法了,反正暫時沒有別的合適人選,這個要真是騙子,他也認了。
  “兄弟,你有沒有興趣做個兼職?”
  龍初初眼睛動了動,卻沒接話。
跳到:
上一篇:宇宙級寵愛 作者:沉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