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牛奶分你一半 作者:嘉予

作者:嘉予
    下午兩點,烈日當頭,驕陽暴曬,正是午睡欲醒未醒之際。
    幸福里小區主干道上幾乎沒什么行人,室內室外皆是安靜,陳陳懶散坐在柜臺里,嘴里叼著根雪糕,咬一口,滿足地瞇一下眼睛,再哼兩上兩嗓子聽不出曲調的流行樂。
    一根雪糕很快被消滅掉,陳陳將扁扁的雪糕棍夾在指尖冒充香煙,慢慢遞到唇邊,微瞇著眼睛吸一口,再輕輕吐氣。余光瞅著面前的一張小圓鏡,邊觀察邊欣賞,被自己逗得嘎嘎大笑。
    她對這段自導自演的戲碼挺得意,保持著手持“香煙”的動作,低頭刷起了微博。
    室內很快再次陷入寂靜。
    幾分鐘后,門口鈴鐺發出叮叮鈴鈴的聲響,有人推開了超市玻璃門。
    陳陳沒抬頭,眼睛盯著手機抬高嗓門招呼一句:“歡迎光臨。”
    聲音清亮亮的。
    這個點能過來的大多都是小區里的住戶,十有八.九還是剛從她這棟居民樓上下來的,熟門熟路,像進自己家一樣隨意,完全用不著招呼。
    陳陳心安理得地埋著頭,手指貼著屏幕,將微博刷得飛起。
    微博刷新了一下,首頁里跳出一條沙雕視頻,陳陳托著下巴看得專注,冷不防笑出一串清脆的鵝叫,余光里感覺來人好像站在門口沒動,不知是在找東西還是在看她,她慌忙捂住嘴巴,抬眼看去。
    面前空無一人,好似前一刻只是她的錯覺,她微微欠身循著最里邊一排貨架看去,只捕捉到一抹不甚清晰的影子。
    好像是個男人,挺高挺瘦,大概穿著黑色短袖?
    這人走路賊快,腳步聲又輕,她連個后腦勺都沒看清。
    里面傳來捏起包裝袋的細微聲響,來人應該是在挑選商品了。陳陳不甚在意地收回視線,目光再度落在手機上。
    又過了幾分鐘。
    一堆商品被放在柜臺上,嘩啦啦占了大半塊桌面,那人沒吭聲,靜靜站著等她結賬。
    陳陳此時正看一篇懸疑案件的分析看得入迷,手臂抬起,摸著商品一件件拿起放到掃描儀下掃碼,頭還低著,眼睛時不時瞄一眼手機屏幕,像一只縮著腦袋的小鵪鶉。
    很快,電腦結算系統統計出了總數,陳陳隨手抽出個塑料袋,沒抬頭,語氣里捏出對顧客的慣常客氣:“一共251塊3,3毛不要了,收您251。”
    那人沒說話,陳陳也不在意,快速幫他把商品一件件往袋子里裝。
    眼前悠悠飄下三張毛爺爺,兩張紅的,一張綠的。
    陳陳幫他裝完商品,滿兜兜的塑料袋在柜臺上擺好,眼睛又黏在手機上,隨口提醒:“親,還差一塊。”
    頭頂傳來冷冷的聲音,那男人終于開了口,冰塊似的沒情緒:“250沒錯,高一那年,你欠我一塊錢沒還。”
    陳陳眼皮一抖,終于把注意力從手機上分散出來,男人清清冷冷的聲音激得她耳根一動,一股冰山般的壓迫感襲頂而來。
    頭冷……
    這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像是被上了發條的玩偶,每一秒時間都被放慢、定格。
    陳陳的視線定在柜臺上的紙幣上,然后順著紙幣邊角,看到輕飄飄點在紙幣上的指甲,很干凈,修剪整齊,微微透明,視線來到指尖上,順著那冷白的指尖看清了整根手指,修長筆直,細而勁瘦,骨節分明卻不突出,透過手背的皮膚能隱約看到下面的青色血管……
    很干凈漂亮的一只手。
    低垂許久的脖頸發出微小的骨骼咯噔咯噔的聲響,酸疼,陳陳終于抬起頭,看到男人的臉。
    男人半低著頭,唇角微抿出棱角,拉出下頜線流暢收緊的線條,鼻梁直而高挺,大刀闊斧地拉出面部深邃輪廓,睫毛濃密,此時全垂著,遮住了眼睛,讓她也一時間看不出情緒,黑發短而清爽,襯著冷白皮膚,隱隱透出幾分少年感。
跳到:
上一篇:她是梔子花香 作者:執蔥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