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小公主 作者:浮期妄年

作者:浮期妄年
    宓歆藏在假山后,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夏日酷熱,不過一會兒她額頭就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子出來。
    她心中焦急,氣鼓鼓道:“這大將軍不是今日進宮嗎?怎么還不來?”
    青冬忙不迭將錦帕遞了過去,讓小公主擦了汗珠子,才慢吞吞道:“奴婢問了御書房的小公公,錯不了,就是今日。”
    她看見小公主嬌嫩的臉曬得通紅,心疼道:“公主要不先回宮,等大將軍來了,奴婢派人叫您。”
    宓歆眉心一擰:“再等等吧,本宮倒是想瞧瞧,父皇給我找了個什么樣的駙馬?”
    話音剛落,從假山外小徑處走出一少年,只見他身披鎧甲,面如冠玉,鼻梁高挺,眉入鬢間,俊美無濤。
    青冬見到那少年,比她的主子還激動:“公主,大將軍果然像傳說中那般英俊。”
    宓歆還沒開口,那少年仿佛聽到這邊的動靜,盯著假山處:“誰在那里?出來。”
    說著,抬步往假山這邊而來。
    宓歆的心撲通撲通跳得極快,她甚至不由自主地咬住嘴唇,心里止不住的懊惱。
    她昨日偷聽了父皇與母妃密談,說是要將她嫁給大將軍。
    當下她便心生煩悶,這莫名其妙就要將她嫁出去,若是大將軍是丑八怪該怎么辦?
    最后,還是身邊幾個宮女相勸,她與幾個貼身宮女一合計,便偷偷摸摸地躲到假山處偷看大將軍。
    這怕出事,宓歆還專門挑了話最少的青冬,沒成想最后這青冬也不靠譜。
    她一咬牙,就要硬著頭皮站出來。
    驀地,陸崢揪住她的衣領,將她從假山后提了出來。
    “你是何人?”
    少年的聲音清凌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仿佛玉石撞擊般清脆,語氣中帶著幾分冷漠。
    “咳、”
    宓歆脖子被勒得通紅,疼得她淚珠子直掉,卻依然揚著頭,眉眼帶著傲氣:“咳,你快松手,本宮是宓歆公主。”
    少年松了手,冷漠的臉上覆滿寒冰,語氣淡淡道:“原來是公主,臣下手重,望公主殿下恕罪。”
    “是下手挺重的。”
    宓歆小聲地抱怨,齜牙咧嘴地揉了揉脖子,好疼。
    小姑娘的肌膚極為嬌嫩,剛才他勒得緊,現在她脖項處紅得嚇人。
    陸崢不好意思地摸不摸鼻子,淡漠的臉上難得露出幾分窘迫。
    周圍驀地一靜,蟬鳴聲細細入耳。
    這時,嚴公公急匆匆地走了過來:“大將軍,您可算來了,皇上可是等著見您呢?”
    他抬眸瞥見小公主,規規矩矩行禮:“奴才見過公主殿下。”
    宓歆擺了擺手,撇了撇嘴,狠狠地瞪了陸崢一眼:“既然父皇要見你,本宮今日就先饒了你,下次、”
    絕不輕饒。
    少年面如常色,清冷至極,毫不理會小公主的威脅。
    氣氛驟然冷了下來。
    嚴公公估摸著兩位起了沖突,忙不迭將大將軍引到正路上,引著他往宮內而去。
    待他們走遠,宓歆才狠狠道:“哼!”
    青冬剛才見大將軍過來,嚇得躲到了假山洞里,現在馬上跪下謝罪:“奴婢誤了事,請公主懲罰奴婢吧。”
    宓歆知道她膽子小,只是輕輕將手里的帕子丟給青冬,抱怨道:“今日你是壞了事,不過”
    青冬低垂著頭,等待著小公主的懲罰。
    她湊到青冬耳邊,抿嘴一笑:“不過今日大將軍的行蹤也是你打聽出來的,功過相抵,就這樣算了吧。”
跳到:
上一篇:你哄哄我呀 作者:臟了個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