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時心稀巴爛 作者:舒虞

作者:舒虞
    凌晨結束最后一場戲,江汐下飛機后一覺睡到下午。
    酒店窗簾緊閉,不分日夜。地毯上手機鈴聲大作。
    江汐被子蒙頭,不為所動。
    十幾秒后手機鈴聲戛然而止。
    半個小時過去江汐才睜眼,入眼一片黑暗,意識混沌。
    地上手機屏幕亮了下,室內晃過一片光亮。屏幕滅,又暗了。
    江汐沒動,過了會兒才有動作。
    她掀被下床,跨過地上手機慢悠悠朝窗邊走去。一雙長腿白花花,勻稱筆直。
    江汐拉開窗簾。
    落地窗外日落西斜,大廈林立,高架橋上車水如螻蟻。
    滿室終于通亮,窗邊茶幾上扔了包女士香煙和打火機。
    醒來還沒完全清醒,江汐伸手撈過桌上香煙,抽了根出來。
    細細一根夾在指間,蒼白又頹廢。
    抽了半根后她才回身去床邊拿手機,屏幕上是女經紀人佟蕓幾通未接來電和短信。
    江汐點開最近一條短信。
    -晚上九點維亞大酒店,四樓宴會廳舉辦殺青宴,不要跟我說不去,必須給我過去。
    -投資人,制片人和幾位導演今晚都會去殺青宴,學聰明點,不用我教。
    江汐沒什么表情,半晌按滅手機,煙掐滅在煙灰缸里。
    她手機隨手扔床上,起身進浴室。
    江汐最近拍一個古代劇,一個女三都算不上的角色,去不去殺青宴沒什么關系。
    但熱衷于名利場的人不可能放過這樣名流聚眾的機會,就如江汐經紀人佟蕓。
    夜幕降臨,京城燈火輝煌,奢華絢麗。
    馬路上車水馬龍,江汐站路邊打車。
    臉戴口罩,但即使如此身段仍吸引路人頻頻回頭。一頭栗色大波浪及腰,夜風吹過。
    很快打到車,車行半路有電話進來,高中好友紀遠舟。
    “昨晚就回京城了?怎么不跟我說一聲。”紀遠舟一口女煙嗓,聲域低啞。
    “凌晨下的飛機,直接回酒店了。”江汐說。
    紀遠舟:“凌晨,那我是不是得慶幸你沒打電話打擾我?”
    這其中意味曖昧影綽,江汐挑眉:“很囂張啊紀小姐。”
    那邊紀遠舟笑:“在做什么?”
    江汐目光落在車窗外的燈紅酒綠上:“準備去殺青宴。”
    身為江汐多年好友,紀遠舟清楚江汐不太熱衷這些活動,只會是經紀人安排,她問:“自己一個人去?”
    “嗯。”
    紀遠舟閑問:“你們公司到現在也沒給你配個助理?”
    江汐沒怎么放心上:“公司給我單獨配個助理浪費了,我沒給公司賺什么大錢。”
    小錢肯定有,大錢談不上。
    沒見過像江汐這樣給自己扎刀的,但紀遠舟也不擅安慰那套,實話實說:“確實。”
    兩人相處狀態一向如此,江汐被她逗笑。
    的確。
    江汐沒什么上進心,隨遇而安,工作從不爭取,都是經紀人安排。這也是經紀人佟蕓不喜歡她的原因。
    紀遠舟說:“你也該考慮考慮往上爬了。”
    路燈盞盞從眼底劃過,江汐懶洋洋的:“走一步是一步吧。”
    她目光從窗外收回來,問紀遠舟:“你什么時候有空?”
    “這話應該我問你,我隨時有空,得看你有沒有時間。”
    江汐入住的酒店離殺青宴地點不遠,已經到了。
    她說:“明天見個面吧。”
跳到:
上一篇:小溫軟 作者:遇時